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清晨明亮的光扰了叶景言的好梦,皱着眉微微睁开了眼,办公室已经空无一人,慢慢地起了身,肩上的黑色外套滑落到地板上。叶景言知道那是谁的,但偏偏懒得弯腰去捡,墙上的钟表显示已经8点,叶景言伸了个懒腰,瞥了一眼电脑上的方案,无声的笑了。

叫来了小助理,把方案交给了市场部,做最后的整理。最后再把方案给恒源送过去。现在,她要做的,就是泡杯咖啡醒醒神儿,慢慢等消息了。

心情很好,拿起手机看着上面21个未接来电愣了一下,心情就更好了,按了回拨,才响了两声就被接起,程墨凡的声音在电话的那一头带着明显压抑的怒气“昨天晚上你去哪了?”

“公司加班啊,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程三少爷一样,不出力也有钱拿啊。”叶景言才不怕他,嘬了一口咖啡,懒懒的回。

“一整晚?”

“嗯。”

“和司陽一起?”

“嗯”

“好,很好。”程墨凡的被气的声音都开始不稳。

叶景言想着他在电话那头的样子,就低低的笑出声来,心里突然就安静了下来,慢慢的呼出一口气,弯出个笑,转身看向窗外,早上的阳光不那样炽烈,却耐心极好的一寸一寸扫过每一片土地,悄无声息的抚慰这个钢筋混着水泥的冰冷城市,叶景言突然就说些不着边的话“今天真是个好天气呢。”

程墨凡闻声顿了一下,没有说话。

“我有点想你。”

叶景言的的声音那么轻那么轻,落在程墨凡的心上就化为一汪水,把他的心都泡软,让他就再也气不起来,连呼气都变的小心翼翼,心脏扑通扑通的叫嚣着几乎要跳出来。

“那晚上我去接你好不好?”话说出来温柔的连程墨凡自己都皱眉,有些无奈的笑了,前一刻还气的恨不得掐死她呢,后一刻又捧在手心里了。

呵呵,中毒太深,且无药可解。

叶景言也笑,这边的声音更加娇媚,故意勾他“好的呀。”翘着的尾音在程墨凡的心上软软的划过,脑子里有一根弦啪的一声断了,那股剧烈的冲动涨的整个胸腔都隐隐作痛。

叶景言娇笑着挂了电话,程墨凡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只能咬着牙平复自己的心情。

中午十一点,业务部的人从恒源那里回来了,叶景言挑眉等着他们报告,众人却吞吞吐吐的不知如何开口,突然就有了不好的预感,心也一点一点的往下沉。

十一点半,叶景言再次独自坐在办公室里,地上是散落的方案,叶景言双手紧扣,长长的指甲深深的扣进肉里,身体微微发颤。

哈肯马不停蹄的赶方案,送到恒源那里的时候还是晚了一步,施容尚居然拿着和哈肯一模一样的方案正和余非相谈甚欢。

叶景言几乎咬碎了银牙,好样的,施容尚,你真是好样的。你竟然跟我玩阴的。

消息同时也传到了江氏,程墨凡坐在办公桌前听着季洛铭报告,越听眉头皱的越深。低着头不说话,季洛铭说着说着就没了底气,慢慢的就没了声音,心里也是憋着一口气,施容尚这次玩大了,他绝不应该在和叶景言的第一场交锋里就使这么上不得台面的手段,程墨凡不会就这么轻易就算了的。

办公室的气氛越来越冷,在季洛铭沉不住气要开口的时候,程墨凡抬起了头,只一眼,季洛铭就笑了,程三少爷,要动手了呢。

第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