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10,顺手来栽赃

  望着眼前的美景,叶萦若几乎惊呼出声,不是因为看到了多么名贵的奇珍异草,而是因为这里———

漫山遍野,桃花灼灼。

身处于如此迷人的景致中,叶萦若几乎被这花香迷醉了心智,像个小孩子一样拉着楚连城跑来跑去。楚连城也颇为惊讶,想不到平时那个恬静淡然的女子,竟然还有这么活泼可爱的一面,觉得有趣,也就陪着她胡闹一通。叶萦若突然松开他的手跑远了,嘴里还念叨着:“快来抓我啊。”

“好,我来了,”楚连城哭笑不得,只好陪她一起幼稚,两人你追我逃的游戏玩得正欢,叶萦若突然回头,站在桃树下,伴着漫天飞舞的花瓣,对他盈盈一笑。

楚连城着实被惊艳了一番,怔愣了好久,可随之,一股铺天盖地而来的悲伤似乎溺毙了他,让他疼的不由得弯下了腰。

叶萦若被吓到了,连忙跑到他身边:“你怎么了?”

“不知道,突然好难过,”楚连城道:“可能是想到了我母妃吧。”

“你母妃?”叶萦若怔愣了一下,从来没有人提过他的母妃。

“我母妃也喜欢桃花,”楚连城淡淡道:“父皇曾经还特地为此为我母妃在宫里建了一座桃花园。那时候,我母妃也喜欢带我来这里,她经常在树下站着跟我说‘城儿,到娘的怀里来’。”

叶萦若沉默了,她敏感得觉察到,这一定是个悲伤的故事。

“可是好景不长,自古帝王多风流,父皇爱上了一个更美更妖娆的女子,那个人,是母妃的妹妹,她比母妃更讨父皇欢心,父皇冷落了母妃,有一次母妃为了救生病的我,母妃去求那个女人,可是最后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个女人却在母妃的寝宫,掉了孩子。父皇,就将母妃打入冷宫。”

“可谁又能想到,三个月后,冷宫走水,我母妃,就在那场熊熊大火中,走了。”楚连城的声音略略低沉,听不出喜怒。可叶萦若却从他的声音中听出了不甘和悲伤。

思及此,叶萦若突然上前,从背后抱住了他。

“你的母妃正在天上看着你,她不希望你难过,”将脸靠在楚连城的背上,叶萦若轻声道:“我的娘亲身体不好,生我的时候就落下了病根,在我四岁那年,一场大病夺走了她的生命,可我,却没来得及见她最后一面。哥哥跟我说,娘亲,去了很远的地方,等我长大,她就回来了。所以从那以后,好长一段时间,我都很努力地看书习字,我以为这样就能长大,等娘亲,回来。”

“别想了,那些难过和悲伤,都让它们过去,好不好?”直到冰凉的手指附上叶萦若的脸颊,她才惊觉,自己竟然不知何时泪流满面。只听楚连城缓声道:“今天邀你出来是想开开心心的,却没想到,把咱们两个人都弄得这么悲伤。”

“要不,回去吧。”叶萦若离开楚连城的怀抱:“时候也不早了。”

“好,”楚连城笑笑:“王妃说什么都好。”

带着两个丫鬟回到叶府,叶萦若就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

很安静,不同寻常的安静。

“二小姐,”将要回房的叶萦若被何管家拦下了:“老爷请您去大厅一趟。”

去大厅?叶萦若心中升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打发两个丫头回房后,向大厅走去。

接近大厅,叶萦若隐隐听见一阵哭声夹杂着断断续续的咒骂声,想起中了催情药的叶萦月,叶萦若心中一沉刚想迈步进大厅,谁知,叶萦月突然冲到她面前,高高地扬起手臂。

“一进家门就给我行这么大的礼,大姐这是想做甚!”抬手攥住叶萦月的手腕,叶萦若冷冷地直视叶萦月,眸光如冰。

“孽障!”叶南潇厉声喝道:“放开月儿!你给我跪下!”

慢慢放开叶萦月的手,叶萦若缓缓跪下。只听“啪”的一声,那一巴掌,终究是落在了叶萦若脸上。

“爹爹!”叶萦月哭喊道:“就是这个贱人,就是她害我。”

明明脸上痛的火辣辣的,明明发丝凌乱,狼狈不堪,可叶萦若仍旧挺直了腰身,双目直视叶南潇,一字一沉:“敢问父亲,萦若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要遭受这番待遇!”

望着那双酷似已故爱人的眼睛,叶南潇心里的悲哀和怒气更盛:“萦若,你当真如此不知悔改?你母亲善良稳重,你怎能如此歹毒!”

听见叶南潇提起柳芳菲,大夫人眼中怒气更盛,奈何叶南潇还在这里,只得反手一指叶萦若,厉声道:“贱人,你怎么这么狠心,萦月是你的姐姐,你竟然给她下这种药,你这是要毁了她啊!”

“就是就是!”叶萦月哭喊道:“娘,这下我可怎么办呐!”

“姐姐,”掩起嘴角那层冷笑,叶萦薇低低一叹道:“我知道你一直对自己的婚事不满,可你也不能因为嫉妒,就想出这么下流的手段那!还连累了我,现在,姐姐的事闹得满城风雨,这下,恐怕姐姐的婚事也。。。。。。”

“我杀了你这个贱人!”叶萦月双眼通红冲过去对着叶萦若的另一半边脸颊,扬起了手臂。

“住手!”叶南潇厉声道,瞥了叶萦薇一眼,再见叶萦月一副愤愤不甘的样子,又道:“身为相府嫡长女,口出恶言,动不动就对人拳脚相加。”

“夫人,就是这样管教女儿的?”凉凉地看了一眼大夫人,叶南潇沉声道。

“就是,老爷,这三小姐还一句话都没说呢。”轻抚着女儿的头发,兰姨娘的声音娇娇柔柔的,却又不显突兀。

“萦若,”叶南潇一叹:“此事,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清者自清,”叶萦若声音低沉又不失清脆:“萦若不知自己一进门就被所有人针对的原因,但萦若只知,自己从未做过下作害人的勾当。”

“贱人!你住口!”叶萦月仿佛被刺了一下,又发起狂来,抬手掷出一个茶杯:“你不得好死!”

下意识地闭上眼,预想中的疼痛却没有传来,缓缓睁开眼睛。一只手,接住了离叶萦若的脸只有一拳距离的茶杯。

“敢动本王的女人,你是找死吗?”楚连城的声音寒森森的,听得叶萦月下意识地打了个哆嗦。

“睿王?”叶南潇的眸光陡然凌厉起来,对着随后赶来的何管家道:“睿王大驾光临,为何不通报!”

“自家人进门,还需拘礼?”另一道声音响起。一名身着白色战袍的男子缓步走来,男子脸部线条刚毅冷硬,眉目英挺,凤眸微凛,仔细看去,战袍上还有斑斑点点的红色,一身的煞气怎么也掩饰不住。

那是来自战场上的气息。

叶萦若一怔,顿时泪流满面。

哥哥,你回来了。

010,顺手来栽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