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04,可曾知你心——难两全

  二十三号那天,希尔顿酒店成了一片花海。

蒋思沅喜欢玫瑰花,她说,婚礼那天,她走过的每一寸地,都要铺上玫瑰花。

乔子愆笑笑,说,好。

每一寸地板都被鲜红的玫瑰覆盖,那血一样的颜色灼得方蓝若的眼睛生疼。可即使这样,她也只是缩在人群中不敢抬头。

新郎新娘交换戒指的时候,方蓝若突然转身,逆着人群,跌跌撞撞地向外走去,和一个托着红酒的侍者撞了满怀。

“对不起,对不起。”侍者连连鞠躬道歉:“我带您去换一件衣服。”

“不用了。”白色的长裙上开出了大片暗红色的花朵,方蓝若却丝毫不在意,淡声拒绝道。

洗手间内。

狠狠往自己脸上泼了一把水,方蓝若盯着镜中狼狈又憔悴的自己,恨恨咬牙。

方蓝若!你丫的就这么没出息?不就是失恋吗?没了男人,你就活不成了?你。。。。。。

“呕——”胃里忽然一阵翻江倒海,方蓝若连忙冲进内间抱着马桶狂吐起来,好不容易那种恶心的感觉过去。方蓝若揉揉酸痛的膝盖,站起身就要开门。

“大哥,咱们这么做太冒险了。”门外突然传来男人的声音,方蓝若忽然吓了一跳,赶忙把手缩回去,心道自己不会进错门了吧。

“冒险?”另一道低低的声音响起:“那是自然,不然我这辈子都没有机会报仇了!”

“可若是被乔子愆发现了。。。。。。”

“发现?”男子低低地笑了起来,声音阴冷利如刀:“怎么可能?还有三分钟,整个酒店都不存在了,我放了那么多炸药,就算发现,也来不及的。”

“还有三分钟?”另一道声音微颤:“大哥,你快走吧!”

“走?我走不了了。”男子苦笑:“乔子愆早就发现我混进来了,他肯定知道我会动手,如果我突然走了。。。。。。”深吸一口气,男子道:“耗子,我对不起你,还有两分三十秒,你先走吧。”

“我不走,”叫做耗子的男人声音坚定:“大哥,我们要死一起死!”

“你,”男子先是一怔,复而叹息一声:“你这是何苦。”

脚步声响起,两人似乎已经离开,方蓝若再也忍不住,“哇”地一声吐了出来。

两份三十秒,酒店里全是炸药!

方蓝若快步走出洗手间,朝着礼堂狂奔而去。

“新郎乔子愆,你是否愿意娶蒋思沅小姐为妻,无论生老病死,无论贫穷贵贱,你都会珍惜她,爱护她,对她不离不弃?”

“我,”乔子愆有一瞬间的怔忪:“我。。。。。。”

“子愆!子愆你快走!”愿意两个字还未说出口,方蓝若突然出现在大家眼前。

“方蓝若?”乔子愆喉结微动,眸光晦暗不明,只是锁眉看着眼前逆光而来的身影。

方蓝若的头发由于长时间的奔跑已经乱了,脚上的高跟鞋也不知被踢到哪里去了,甚至那白色的曳地长裙都被她撕成了包臀裙,而裙子上的红酒渍还未处理,整个人看起来要多狼狈有多狼狈。但她无暇顾及这些,她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

乔子愆,你不能出事,你不能出事!

“子愆,快把她赶走,这个贱人想破坏我们的婚礼。”蒋思沅第一个反应过来,不悦地盯着方蓝若大吼。

“乔子愆!”方蓝若的声音有些颤抖:“现在酒店里埋满了炸药,还有不到三分钟就要爆炸了!你快走啊!”

满座的宾客还保持着看笑话的心态,可方蓝若话音刚落,爆炸声顿起,整个酒店都在颤抖。

宾客大乱,蒋思沅吓得花容失色,拉起乔子愆就往门口方向跑。

爆炸声越来越频繁,混乱之中,乔子愆突然甩开蒋思沅的手,跑到方蓝若身边,将她一把推开。

还没来得及喊痛,方蓝若惊恐地发现,支撑房梁的柱子轰塌,狠狠压在乔子愆的腿上。

腹部突然传来刀割般的剧痛,方蓝若站不起来,只得慢慢爬到乔子愆的身边。

“你别急,”方蓝若的声音带着哭腔,用力抬着柱子,她的心里满是慌张与凄楚:“我能救你,我一定能救你。”

乔子愆幽深的瞳孔中浮起一丝苦涩,深深地看了方蓝若一眼,用力挥开她。

“你滚!”声音已经沙哑的不成样子:“你害我还不够吗!”

“我不滚!”方蓝若被推的一个踉跄,恶狠狠地盯着乔子愆吼道:“乔子愆你口是心非,你为什么要回来救我!你别告诉我你是被蒋思沅推过来的!”

乔子愆的胸膛起伏不定:“方蓝若!你要是再不跑你就出不去了!”

“已经出不去了。”方蓝若微微闭了闭眼睛,半晌,突然露出了一抹明媚的笑靥,眸中星光点点:“子愆,你爱过我吗?”

“我,”乔子愆喉咙发堵,心中隐痛:“我。。。。。。”

方蓝若眼中的光芒一点一点地暗了下去,最终化成了嘴角一抹自嘲的弧度:“原来,你连安慰安慰我都不肯。”

话音刚落,一声巨响,酒店整个倾塌。

本台最新消息,恒轩珠宝总裁乔子愆在与蒋氏千金蒋思沅结婚之日,希尔顿酒店的婚礼现场被炸毁,在场所有观礼嘉宾,以及新郎新娘,无一幸免。

004,可曾知你心——难两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