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匆匆十二年

  但是对于让我离开他们这件事还是犹豫不决,五万显然是笔巨款,对家徒四壁的家里是个不小的诱惑,但是爸妈忙于赚钱养家,所以这几年并没有怎么陪过我,眼看我就要到上学的年级了,这学费也是问题,现在倒好,有蜀山的帮忙,生活可以无忧,我也有学可以上了,而且是外面的好学校,可是总是舍不得的,最后思量再三,决定考虑一个晚上。

当天晚上我一直醒着,我爸妈也一直醒着,一整晚我灵敏的耳朵都充斥着父母的对话,他们商量到快凌晨才睡去,最后我很悲催的被我爸妈决定给“卖了”,他们没跟我商量过,也没想跟我商量,跟一个五岁的孩子有什么好商量的,一切都是为了我好,我也没有生他们的气,我自从被老骗子洗筋伐髓后,灵智几乎成长到一个成年人才有思维能力,所以我很理解他们,以至于我在他们目瞪口呆的表情面前风轻云淡地一口答应他们的请求,没哭没闹,且毅然决然地跟老骗子走的时候他们都还没反应过来,最后欣慰地自行脑补为我懂事了。

后来我在我们省重点小学上了学,拼接着超越同龄人的接收能力和理解力一路杀向重点初中高中大学高歌猛进,因为记忆力好的缘故空闲时间很富裕,本以为可以大玩特玩,却被老骗子告知学习之余的时间得用来练功噩耗。

小学六年我背了六年心法口诀,蹲了六年马步,初中三年我天天负重跑步,从起初的十公里到后来的五十公里,从十公斤到三百公斤。

期间还要练习潜水闭气,从开始的一两分钟到最后的一两小时。

每天早上五点就得起来练习呼吸吐纳,练习心法口诀,让我郁闷的是,老骗子从来就没教我过什么功法招数,也没教我练过剑,这TMD算什么剑侠。

高中三年的时候更要命,要练习站桩,开始是大木桩后来越来越细比小拇指细的竹条都得在上站得稳。

最最痛苦的当属练习身法了,刚开始是躲沙包,然后是小石块,最后是躲暗器刀子,然后是躲子弹......,也不知道老骗子哪来的枪,那段时间简直是伤横累累,有几次差点要了老命。

整整12年天天都要泡一次老骗子调制的药浴,每次都疼得要死,不过泡完训练受的伤就会痊愈,而且自愈力和防御力一次比一强,到最后我发现除非大杀伤的热武器,否则根本就伤不到我。

从上所述,大家知道我过的是什么非人的生活了吧,就这样我变成一个超人(我才不承认我是怪物),18岁时老骗子告诉我,我已经超越了人类的身体极限。

我速度力量防御恢复能力都达到一个前所未闻的状态,虽然没有刀枪不入但是普通武器根本伤不到我,枪能打伤我但是也只是皮外伤,除非大口径阻击枪打击重要部位才能要我的命,可惜躲了几年子弹的我可不是那么容易打中的。

想想要是普通人这样生活,说不定再强大也会变得仇恨社会,变成一个怪物,不过我却心态一直特别好,也许是心智开发的比较早,也许是老骗子太贱害我思想也有点异于常人,也许是我的父母因为蜀山的帮助也活的有滋有味,让我没有顾虑,后来老骗子说,这就是他不叫我功法招数,只让我每天练习心法口诀的缘故,要练体必须修心。

我爸当年拿着老骗子给的五万块下海经商,在国外赚了大钱回到家乡开了公司。

经过老爸几年的奋斗,我们家公司业务覆盖餐饮、农业、电子、房地产成为全省有名的沈氏集团后,我成了同学中的隐形富二代。

但我并没有告诉他们我家里是干什么的,其实我很想过纨绔子弟的糜烂生活,可惜老骗子跟看贼似的,爸妈每个月给我寄的大笔生活费都被他给扣了,只给我每月几千块的开销,说是为了我好,后来我发现老骗子每天鱼翅鲍鱼花天酒地,我才发现这钱肯定被老王八私吞了,可怜的爸妈被他正气凛然的形象给欺骗了。

我还是很满足我的生活,因为而且至今还为当年的选择津津自喜,为我为家里作出的卓越贡献还是很表示很自豪的,嘿嘿,毕竟以后老爸的资产还是得我来继承的。

当然,作为一个年轻人,我也热血中二过,高中时期因为偶尔暴露的超强体魄,被我们学校的几个“老大”相中,要我跟着他们打天下。

就在那次我有幸见过一次我读书的城市最牛逼的黑社会几百人的混站,很可惜就是两大群人刀光剑影你来我往砍来砍去,和想象中的香港枪战的场景并没有出现。

对于那时刀剑不伤的我实在是索然无味,这使我叛逆期的热血黑社会幻想直接被扼杀于萌芽,随手扔飞几个朝我挥刀子路人甲后悄悄退场,老老实实地当我的好学生,并接受老骗子长达一个月的禁足。

没办法,到现在我还是打不过他,我就想不通一个已经六十多岁的糟老头子哪来这么大的力气,我被他按在地上动弹不得,只能在心里对老骗子的强权主义表示无声的抗议。

后来我考上了北京大学,刚满18岁的我第一次走出生活了十八年的地方,跟所有高考过的人一样,对大学的憧憬是那么的美好,最最重要的是老骗子竟然说因为有急事要回蜀山所以不跟着我去大学了。

这让我笑的几晚都睡不着,这无疑是对我这个被老骗子禁欲的血气方刚少年郎的解放,大学啊,你懂的。

老骗子送我上了飞机,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他对我露出不舍的酸楚表情,这十几年虽然我对他没多少好脸色,还经常斗嘴,但是我们俩都知道,十几年的相处说没感情是虚的,他早把我当成儿子一样看待了。

虽然他表面上还是一脸贱样,大大咧咧的,还在大庭广众之下大声叮嘱我要是交了女朋友记得不要省钱,开房要开好的卫生,戴套要带贵的安全,然后在他戏谑的眼神中我掩面跑进待机室。

在进门的前一刻,我回头跟他挥了挥手,看着他满眼的戏和眼角的皱纹,我才发现当天的帅大叔,现在已经略显苍老了,不知不觉老骗子都已经六十多岁了。

第三章匆匆十二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