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下

  18

  部队的宿舍楼,十名新兵跟着班长走进一间宿舍,四处打量,看到整洁的桌椅,方方正正有棱有角的“豆腐块”被子和纤尘不染的床单,干净得闪闪发亮的地板,还有沿着墙壁的暖气和屋顶的两个电风扇。

  刘强开始讲话:“同志们,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我团新兵连一班战士,我会从最基础的内务开始教你们,明天正式开始进行体能的训练,大家把自己的背囊放在写有自己名字的柜子里,然后跟我到训练场。”

  新兵们就照做。操场上,新兵们看着满场的训练器材眼花缭乱,看着老兵们在上面训练的矫健身影更是羡慕不已。突然,他们身边跑过一支队伍,背着背囊,拿着步枪。

  来自农村的新兵李大虎兴奋地喊:“可算看见真枪了,这啥枪啊,长得这奇怪?”

  一旁的王晨一脸的鄙视:“土包子,那叫95式步枪。”

  一边的刘强听见了,点点头,走向王晨:“可以啊,还知道95式步枪呢。那你知不知道队列里不许说话!还有那个李···李大虎,你们俩俯卧撑五十个,快!”

  王晨还以为班长要表扬他,结果挨了一顿骂,心理很是不服:“我招你惹你了?你凭什么罚我啊?”

  刘强没想到王晨会反驳他,但还是很冷静,却压抑不住愤怒大吼:“如果这是战争,因为你们两个蠢货,咱们全连都会被歼灭你知不知道?还敢不服从管理,一百个!”

  王晨更委屈了,从小到大都没这样被骂过:“就不,你能把我怎么样?”气的刘强一脚踢在他的腿上,王晨倒在了地上,刘强又一次怒吼:“做!不做就给我滚蛋回家!无组织无纪律的兵老子不要!”

  王晨没有办法,趴在地上做起俯卧撑来。

  刘强不管他和李大虎,继续讲:“解放军是有钢铁般的纪律和钢铁般的意志的钢铁团体。任何人犯错都要受罚!如果是在战场上,我们就被敌人发现了!连基本的战斗意识和常识都没有,当个屁兵啊?”

  王晨还是极其不忿,一边做着俯卧撑,一边在心里爆骂这个班长,他不明白为什么一架打到了部队还遇到这么个混蛋班长。旁边的李大虎已经做完了五十个俯卧撑,他却要做一百个,从小娇生惯养的他这辈子好像都没有受过这个鸟气。

  刘强低头看看他,冷冷的说:“快点,我们还要继续到食堂和靶场去。

  部队靶场上,有一个连的战士正在射击一百米人形钢板靶,噼啪的枪声时不时响起,对面的靶子就叮当作响,但是很难看清到底打在了几环。刘强开始介绍:“这是我们的靶场,这里可以进行一百米步枪射击和五十米步枪和手枪射击,那边的训练楼可以进行多功能战术射击。你们在新兵连就学好卧姿射击就可以了,至于那个楼,你们只有进入侦查连才可以去那里训练。”

  王晨在心里感到不屑,不就是一个小小的侦察连吗,有什么可牛的?这步兵的侦察连还能有特种部队厉害?说得好像解放军就靠你一个侦察连打仗一样。

  刘强看出了他的不屑:“这军区每年都会从各个部队选拔精英参加特种部队,咱们团就数侦察连入选特种部队的人数最多。另外全团最先进的实验装备都会首先列装侦查连。在战争时期,侦察连也是全团的先锋连。”

  李大虎在一旁听得愣愣的,好像侦察连就是天兵天将一样,一边的王晨却撇撇嘴,不以为然。

  19

  第二天早晨五点半,新兵们还沉浸在睡梦中,刘强走进宿舍,吹响起床哨。新兵们都吓了一大跳,睡在下铺的王晨一激灵从床上弹起来差点掉在地上,破口大骂:“谁阿?神经病,妈的疯了吧?”别的新兵一愣,齐刷刷望向王晨和刘强。昨天一天的接触使他们都清楚:这两个都是硬茬子,都不好惹。

  刘强心里有一点小小的吃惊,这新兵蛋子脾气还不小,他已经猜出来这小子应该打小就不是好孩子,也许还是个混混。但刘强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就是环顾手忙脚乱的新兵们:“一分钟之内穿好衣服叠好被子,列队徒手奔袭五公里!”

  新兵们还都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赶紧穿衣服,只有王晨坐在床上没有动。刘强看着他:“你,为什么不穿衣服?”语气凌厉,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王晨却没有搭理他。

  刘强凭多年带兵经验的结论:新兵不能惯着,尤其是80后和90后,惯着的少爷兵打不了仗。他怒吼:“我问你呢,你为什么不穿衣服?你不训练吗?”

  王晨也被激怒了:“你他妈有病啊!大早上吹你大爷的哨啊?再烦我老子弄死你!”接着竟然上床盖上了被子要接着睡。

  刘强气得牙根都痒痒,一把抓起王晨的被子扔到了地上,王晨也被裹着掉了下来。这下子王晨彻底愤怒了,他顺手抓起昨天新发的军靴扔向刘强,刘强没有躲闪,敏捷地伸手抓住,旋即又砸向了王晨,王晨来不及躲闪,肚子被狠狠地砸了一下。

  王晨怒吼着爬起来挥着拳头冲向刘强,刘强一下子擒住了他,干净利落。王晨双手被拧到身后,脸因为胳膊的疼痛而扭曲着,哭号:“你大爷的,从小到大我爸都没打过我,你给我等着,我早晚治你!”

  刘强又好气又好笑,心想你拿什么治我?新兵蛋子。但他没有说过多话,握着王晨双手的那只手慢慢加力,王晨感到钻心的痛,好像胳膊就要折了。刘强问他:“小子,服不服?”

  王晨怒视着他:“老子不服,有种弄死我!”

  刘强不说话,继续加力。王晨还是硬挺着,尽管他已经浑身疼痛。刘强还是没有说话,继续加力。

  王晨终于受不了了:“大哥,大哥你松开吧,我服了,服了。”

  刘强呵斥:“你叫我什么?”

  “班长,班长大哥我错了!你松开吧。”

  刘强放开他,:“所有人,一分钟之内穿好衣服楼下集合。由于这个混蛋,你们多跑五公里,十公里越野,跑不完都他妈别吃饭!”

  王晨站起来:“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为什么罚他们?”

  刘强回头怒吼:“你他妈以为你是谁啊?你以为你好汉吗?因为你们是一个集体!集体懂吗?别在这给我装英雄,现在是十二公里!你再他妈说一句话就再加两公里!”

  大家都各自忙活着,李大虎走到王晨身边:“没事,大家都不怪你。”

  王辰揉揉自己酸痛的胳膊,小声说:“班长就了不起啊?老子早晚要你好看!”

  20

  在部队中,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第一次新兵实弹射击,刘强带着新兵们到达靶场,下发子弹,每人一个弹匣,里面有五发子弹。

  “这是你们第一次实弹射击,难免有些激动,但大家一定要注意,枪口不能对准自己的同志。现在进入靶场准备卧姿100米步枪射击。”

  大家都很兴奋,手持95式步枪跑步进入靶场。在对应的靶子前趴下。

  刘强站在队尾高喊:“全体都有,枪弹合一!”新兵们笨手笨脚地把弹匣插入步枪。

  刘强继续发出指令:“打开保险,上膛,自行射击。”新兵们一片开保险,拉枪机声。随后是一片噼里啪啦的枪声。

  王胜是新兵连的连长,拿着望远镜在新兵们背后观察:“刘强,过来。”

  刘强马上跑步过去,敬礼:“连长,有事?”

  王胜两眼冒光,把望远镜从眼前移开,指着王晨:“那个兵,五号靶那个,是不是被你抽走之后特能闹事那个王······王什么?”

  “王晨。”刘强补充道。

  王胜哈哈一笑:“你小子捡了个大便宜啊!你自己看看。”把望远镜甩给了刘强。

  刘强接过望远镜,看向五号靶,不由得默念出声来:“打了三发,两个十环,一个九环,哎,又打上一个十环!这小子体能给我耍赖,枪打得还不错啊!”

  王胜笑笑,拿回望远镜,“培养培养这小子,准备送进特种部队。”

  刘强一脸的纳闷:“这么好的兵咱们不自己留着?为啥要给特种部队?您不怕团长收拾您?”

  王胜一脸的无奈:“我当然怕团长收拾我,可是我更怕我哥收拾我。今年无论如何给我多要一个名额,留给这个新兵。”

  刘强这才想起来王胜有个哥哥在特种部队:“可是下个月就要全军区选拔了,这批新兵得再过一个月才能成正式的列兵呢。”

  王胜这才想起来这茬:“对对对,那就让他明年再去,这个兵能多留一天就多留一天。年底的联合军演就拿他跟我哥手下的兵斗一斗。你回去好好收拾他,让他犯点错误,这样我再把他要过来就没人记恨了。”

  21

  射击完毕,新兵们还是笨手笨脚的把弹匣卸下来,验枪,起立。刘强走到队伍前面,开始总结。

  “同志们今天打的都不错,没有人脱靶,这一点比往年的新兵要好得多。你们愿不愿意多打枪?”

  新兵们当然很兴奋:“愿意!”

  刘强的脸色一下子变了:“王晨!乱接话茬,还想让大家陪着你受罚吗?”

  王晨一脸的无辜,但是比刚来的时候收敛了一点:“报告班长。不是你问的我们吗?他们也都说了!”

  刘强一副蛮不讲理的样子:“是你起的头,还狡辩!本来要让你们明天观摩侦察连的特种射击训练,这样就算了,老老实实给我练体能!”其实压根就没有什么观摩训练,他只是想让王晨更加窘迫。

  战士们不敢再说什么,心里却都暗暗惋惜,也有几个向王晨投去埋怨的目光。王晨看着刘强的眼睛,愤愤不平,又看看其他新兵,心里又充满了内疚。

  解散后,新兵们都没有说什么,三三两两地走向宿舍,没有人理会王晨,只有李大虎走过来,拍拍王晨的肩膀:“没事的,大家都不怪你,是刘班长故意刁难你的。”王晨没说什么,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点点头,继续往宿舍走。

  “王晨。”后边,刘强叫住王晨。

  王晨心里怒不可遏,在心里大骂:刚才刁难老子,现在又叫老子干蛋啊!可是他还是成熟了很多,也不敢和刘强硬碰硬,只能强忍着愤怒,转身回答:“到!您找我?”

  “对,我找你。过来。”刘强招招手。

  王晨心里有点毛:他找我干啥?想单练我?这部队这么黑暗啊!没办法,硬着头皮扎着胆子就走过去了。李大虎一下子不知怎么办了,愣在原地,是跟着过去还是走啊?

  刘强摆摆手:“大虎啊,你先去宿舍吧。王晨跟我来操场。”

  李大虎答应一声就赶紧跑了,王晨就跟着刘强走到操场边的一格斗台旁边。“上去。”王晨爬上格斗台。刘强也跟着上去,他们两个站在格斗台上两边,看着对方的眼睛。

  王晨的眼睛里是疑惑,他不知道刘强要干什么,还有一丝胆怯,预感到没什么好事。

  刘强的眼睛里是凶狠,是杀气。他首先用眼睛镇住了王晨。慢慢的,他两腿开立,摆出格斗姿势:“来,向我出拳!”

  王晨一下子蒙了,这是干啥?要单练我?他不会就是想找茬打我吧?我这几天可没惹他啊!

  对面刘强见他不动手,怒吼:“来啊,你丫的不是不服我吗?打啊!”

  这下子王晨可被惹毛了进这个部队这么长时间,忍了你这么久,今天自己来挑事?王晨怒不可遏,冲过去直拳打刘强的脸,刘强闪身躲过,回手一个勾拳打在王晨下巴上,王晨一下子感觉眼冒金星,脑子嗡嗡直响。

  他使劲摆了摆头,使自己恢复清醒。他怒目盯着刘强,眼中也慢慢腾起杀气。他双手紧紧握拳,好像在忍,也好像在等待最后的爆发。

  刘强看着王晨的眼睛,瞬间竟感到一阵悸动,心里暗暗惊喜,默念:这有的人啊,天生就是尖兵!他没有注意到,王晨看出了他心里在走神,冲了过来!

  王晨压抑的情绪终于爆发了,他高声叫骂着冲过来,刘强措手不及,反应过来时为时已晚,被像头牛一样的王晨顶着后退了几步,一脚踏空掉下了半米多高的格斗台。幸好下面有海绵垫,摔在上面没什么事。正当他想起身时,天空出现一道黑影!

  王晨从格斗台上纵身一跃,直接骑在刘强身上,照着刘强的脸就是一阵爆锤。王胜坐在电脑屏幕前,看着监控画面,心中非常惭愧:小刘啊,委屈你了,我太喜欢这个兵了!

  22

  连队卫生所,新来的小军医正在给刘强的脸上涂碘酒。

  老军医站在一边:“对对,轻一点!涂匀,然后把纱布裹上!那小伤就贴上创可贴就行!”

  刘强哭笑不得:“赵大爷啊,拿我当教具不好吧?这新军医手法没您好啊!”老军医满脸嘲笑:“让一个新兵打成这个德行,还好意思叫唤?再废话让他给你换酒精了啊!杀杀你!”

  刘强苦着脸:“别啊,我不是打不过他,这不是让他犯点错误嘛!王连长您又不是不知道,想要那个兵又抹不开面!”

  老赵军医哈哈大笑,新来的小军医细致地处理好刘强脸上的伤口,老赵看了看:“嗯,不错。这处理伤口,简单一点说无非就是消毒和包扎。比较复杂的以后你再慢慢学。这次可以得满分了。”说完,拿起一边的计分板,打上分。

  刘强在一边看着:“得,我不只是教具,还是张考卷啊?”

  老赵在一边记着分:“你啊,下回再找个新兵打一架,我哪里还有好几个没出师的呢!哈哈哈······”

  23

  连队的禁闭室,王晨在里边颓废的坐着。门外响起了脚步声。

  接着,王胜的脸出现在禁闭室的小窗口外。

  经过这段时间的部队生活,桀骜不驯的王晨也懂了点规矩,见到王胜来了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抬起右手敬了个军礼。

  王胜冷笑一声,没有还礼。“你以为你还能继续当这个兵吗?殴打班长,还打得鼻青脸肿,别说团里还要不要你,你就说哪个连长会愿意要你?你牛气得很嘛!“

  王晨没说话。他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就那样傻傻地站着。他好像在预想自己未来的命运,在想自己如果被部队开除,回家后怎么面对父亲。他的大脑好像是呆滞的状态,也好像在快速运转。至于自己在想什么,他自己也不太清楚。

  王胜看着他,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但他还是保持着一副阴翳的面孔,不冷不热地说;“小子,你想不想留在部队?”

  王晨看到了一丝转机,赶紧说:“想!我能留下吗?”

  王胜看着他,心里更高兴了,但他还是不动声色:“那就收拾东西到连部找指导员,他会给你安排个住处。平时跟着我的队伍训练,两个月之后团里会有一次小型的演习,如果你在演习中表现出色,我可以考虑把你留下。去吧。”

  王晨不无惊喜地向王胜敬了个礼就抱着自己的被子跑出禁闭室。王胜看着他的背影,满意地点了点头:“你只要愿意待在部队,我就能把你锻造成尖刀。”

第三章 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