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玲珑魂蟠

  若雾正蹲在地上正寻着什么,她刚才在客栈中听说向北的方向灵气胜足,就好产各种珍贵的草药,但是由于地方偏远,没有什么人愿意为了几根草大老远的跑来。

“说好的灵气胜足呢?说好的草药呢?”

“你们都骗人!”

某雾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低声嘟囔着。

“唉……若雾啊,那不就有一棵呢。”一个幽幽的男声在耳边响起,听起来很熟悉。

“昂?”若雾环顾四周,没看见有人。

蹭的一声站了起来,“唉!不会是树精吧……”

警惕似得看着周围各种树木……

“我是……”貌似能脑补到他现在一头黑线的样子。

“哪儿呢?”然而,若雾并没有要问他是谁的意思。

“正前方。”白君然扶额。

“真哒!”

向正前方看去,地上果然立着一根小到差点看不见的狼珠草,眼睛瞬间发光。

“你这小妖纳命来!”若雾正蹲在地上小心翼翼的拨着一棵其貌不扬的草药,被一声历喝吓得手一哆嗦,草……断了…………

“混……蛋……!”若雾看着地上成了两半的草,咬牙,起身。

随声望去。

只见一个发丝凌乱的女子跪坐在地上,嘴角溢血,精致的脸上满是恐惧的看着黄袍道人。

“道长,道长我从未伤害过人,何必苦苦相逼。”‘女子’的声音瑟瑟发抖,身子微微蜷缩着,不敢抬头靠他。

“等你伤到人就晚了!”黄袍道人并不为所动,一脸的正直,举起魂蟠,准备对向‘女子’。

“魂蟠。”白君然在镜中看见道人手中的魂蟠,尽管不怎么地,但是起码还能用。

“好嘞。”操起一块石头藏入袖口。

你确定你真的懂白君然的意思?

“道长……”若雾就这么,光明正大,正大的走向,走向道人……

“你又是……”那道人不耐烦的收起魂蟠,转身。

“姑娘,你来这里做什么。”再看见若雾容貌的一瞬间,声音又软了下来。

“迷路了?我送姑娘回家吧。”又是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

如果忽略掉他眼底那抹贪婪的色彩的话。

“真,真的吗?”若雾抬头看着道人,表现出一副惊讶的样子,像一只小兔子一样纯洁。

道人心中就像是猫爪子挠了一般,尽管她长得没有那只妖好看,但是也是不错的。

“姑娘,我扶你。”在暗处吸吸口水,咸猪爪慢慢的抚上她的肩膀。

“可是那位姑娘……”若雾转头看着还跪在地上不敢起身的‘女子’微微忧虑,不知为什么,她咬重了姑娘二字。

“她啊……就……”道人回头看着地上哭的梨花带泪的‘女子’,话未说完。

“梆……”隔着衣服将手中的石头砸向道人的脑后,道人应声而倒。

“噗……”看着若雾的动作,白君然喷了。

他就知道,他是不会知道他的意思的!

“唉,对不起了,我也只是受人指使的。”若雾将袖中的石头扔在地上,拍了拍手上的灰尘,看着昏厥不醒的道人,毫无顾忌的往白君然身上泼脏水。

“你一个妖,居然还能弱成这样?”又蹲在一边吓傻了的女妖身边看着‘她’,摇了摇头。

“他有魂蟠,我才刚修得人性,我害怕。”‘女妖’委屈的一撇嘴又开始哭。

“好了,不害怕。”若雾看着面前这个嚎啕大哭又不知比自己大多少岁的‘女妖’,无奈的摇了摇头,用手轻轻的揉着她的头。

“唔……”‘女妖’眨眨眼吸了吸鼻子盯着若雾看。

“对了,你知不知道魂蟠怎么用?”若雾捡起被摔在地上的魂蟠,放在‘女妖’面前。说真的,这玩意儿质量还真好一点划痕都没有。怪不得白君然让抢着魂蟠呢,以后砸人就用不着捡石头那么心酸了。

如果白君然知道她心中怎么想的,会不会崩溃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他一定会很心酸的……

看着若雾朝着自己摆弄着魂蟠,以为她要收了自己,‘女妖’吓得又要哭。

“不准哭!”虽说声音很威严,但是手却不由自主的将魂蟠放在了地上。

“你凶我……”眼泪吧擦的看着若雾。

“好了,它还怎么用。”若雾指了指地上的魂蟠,叹了一口气。

“这样,这样这样……”

“真温柔……”若雾走后,原本坐在地上的‘女妖’用袖子抹了一把眼泪,摸摸头,轻轻的笑着,眼睛笑成了好看的月牙形。

“若雾,那妖……”白君然还是感觉刚才那只妖有些问题。

“唉,那只妖太单纯了。”若雾低头摆弄着手中的魂蟠,想起那张动不动就哭的脸摇了摇头。

“这么单纯一定是个可爱的男孩子。”

其实她的引申义就是“这么傻的娃一定是个二逼青年。”

“……”

“白君然,你说我要炼魂的话,这玩意儿够用吗?”晃了晃有着杂色的玲珑魂蟠,表示不相信。

“只是暂时凑合用一下,以后再看见好的就再……”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在一次被打断了。

“我知道,抢,是吧。”

“不是我说你,你看起来像个谪仙一样,心里这么的……”

“啧啧……”摇摇头,将魂蟠收进袖口。

“……”

白君然表示以后再也不想和她说话了,一个字也不说“哼~”

噗……你这么傲娇,真的好吗……

第八章 玲珑魂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