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唯有自己

  若雾缓缓将草药敷在它的后受伤的腿上,小心翼翼的,看着它一脸的迷茫仿佛不认识自己一样。

“安若雾,不认识了?”她将手上剩下的草药擦干净,站起来,指了指自己笑了,像是自我介绍,眼神却是黯淡了几分。

“若若……?”它抬起头看着她,试探道。

那样子,像极了。

若雾怔了一下,低下头掩住眼底的晶莹,却极力的挤出一抹笑“是啊,想起来了呢……”

意味深长。

“恩,想起来了呢……是他吧,对的是他的……不会认错的。”喃喃自语,像是要说服自己,反反复复,又似是嘲讽,轻勾的唇角那么扎眼。

她走向床榻边,侧卧着,低头看着面前还处于呆愣阶段白白的一团,伸手,用手指轻轻地揉揉它头顶上的绒毛。

然后缓缓地笑了“小东西,我知道你听得懂,以下我的话你要牢牢记住。”

怔了一下,点头。

“伤好以后就离开我,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见到我了也要躲开。听懂了吗?”

小东西迟疑了,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愣愣的盯着她的眸子。

思念和痛苦占据了她的眸子,那般看着自己,他知道他的样子像极了她心中的某块空缺,但是她还是推开了他,明明,明明……

他也可以做一个……替身的……

他不说话也没有动作,躺在床上眼眸轻阖。

“你在这里待着别动,我去看看哪里有买药的。”若雾看着面前装睡的小东西叹了口气,起身。

她转身离开时,身后的小某某睁眼,看见了她的身后的衣裳被血浸湿一片,后脊处的衣服也是撕裂了,那翅膀,可是生生撕裂了她的后背长出来的?

垂眸,不知他此时在想些什么,可能是怜悯吧,或者是感到同命相连?

……

“要白芨,蒲黄,血涂炭还有……”若雾找到了药铺,这项抓药的技能还真是要感谢当时村子里的人啊……

苦笑。

“一共,一共三,三两银子,您拿好。”药师将药包放在她手中怪异的看着她。

“三两?”

“是……是……”

“这个行吗?”若雾在身上搜了一遍,什么也没有,只好从头上摘下一只玉簪放在桌子上,头发缓缓地散落在她的肩上,又看着看一脸尴尬的药师。

“不够吗?”她的眉目间尽是单纯与清澈,似是硬要他难堪一般反问道。

“我已经没有东西了。”两手向他一摆,歪头。

“不,不要了,你拿去吧。”药师看看桌上的玉簪,又看看了看她,忙将玉簪和药包推向她。

“这样不好,要不等我挣了钱再来还给你?”若雾没有动作,定定的看着他。

“这些,这些不要钱,你拿走吧。”药师低头不再看她澄澈的眸子。

“真的?那我拿走了。”若雾一手将玉簪收进袖口,一手提起药包离开了。

药师这才敢抬起头,看着若雾那染血的后背发愣,看不见她脸上与刚才截然不同的嘲讽。

‘三两?’若雾看着手上小小的纸包,勾唇,轻轻地笑了,没有温度。

然后是衣裳……

“就这件了。”若雾指着一件被放在最深处的素色的衣裳。

“哎呦姑娘您眼光可真好,这可是本店最好的衣裳了,你瞅瞅这颜色,这手感,怎么说也要十两啊,看着姑娘你这么漂亮,就收你八两吧。”那个老妇人就像是花楼里的老鸨一样,眼睛放光的看着若雾。

这么单纯,不坑一把那可对不起自己。

“可是,可是我身上只有这个了。”若雾将药包放下,缓慢的从袖口中拿出玉簪。

“我爹爹病了,钱,钱都拿来买药了。”

“这,这是我娘亲的遗物,够吗?”垂眸,定定的看着手中的玉簪,不舍之情尽显眼底。

“我也遭歹人砍伤了后背,身上也只剩下这些东西了。”

然后再不语,眼底早已水雾一片。

“姑娘,姑娘你别哭啊,我,这衣裳,就当我送你的了。”老妇人没有了当时的奸诈,只剩下懊悔,怎的能这般坑人呢?!

“真的?”似是不相信一般,泪眼朦胧的看着老妇人,一脸的不相信。

“姑娘这衣服你拿走吧。”老妇人拿起衣裳和药包往她手里一塞。

“那,那我走了。”

“您真是好人。”走到门边的若雾突然回头,抹了一把眼泪,冲着老妇人笑着。

老妇人看着她背后早已让血浸湿了的衣裳眼底一片懊悔。

街上,若雾拿着玉簪衣裳还有药包又是轻轻地一笑。

“三两,三钱,十两,十文。”喃喃自语,缓步走向客栈。

……

“真乖。”进门看见小东西安静的躺在床上,若雾走了过去放下纸包,用手指揉了揉它头上的绒毛,笑了。

还是,没有温度。

发生了什么?

他看着她眼中的寒意心疼。

却是很快恢复,她怎么样和他没有关系,只要自己能够待在她身边,近期基本上就是能得到保护的。

他心中反复这般想着,却是在想到为了保护他,那翅膀的骨架撕裂了她的后背,穿透了她的肩甲骨,他的心中还是一阵抽痛。

镜沐
咳咳……纯属来凑字数的……

第五章 唯有自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