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汝以何名

  “真乖。”若雾将药包放下,斜躺在床榻上,看着已经闭着眼睛假寐的小东西轻笑着。

慢慢的为他顺着背上的毛。

“小东西,你叫什么?”她用手指摸摸他的小耳朵,轻轻搓捻着。

“……”

“也对,我们以后也不会有交集。”她似乎并不介意他的冷淡,又是浅笑。

“你可要快点好啊,这药呢可是花了我三两银子啊。”她将药包拿起,在他的面前晃晃,又抚了抚他的小耳朵。

他睁开眼看着那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小药包,默默叹气‘三两?!’这丫头是刚出生吗?三两可是一个人好几个月的伙食费啊!

“我的新衣服好看吗?十两呢,银子。”她又扯了扯身上那件素白的衣裳笑了,像得到了最爱的糖果的孩子一样。

“好贵的吧……”垂眸,不语。

默默的拆开药包,将里面掺加的各种杂草挑出来,把只剩下了了几根的草药一一归类,小脸儿上只有对于这个世界的讽刺。

那孩子确实是刚出生,纯洁的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却和这世界格格不入。

她缓缓起身,步伐有些踉跄,有一种随时都会倒下的感觉。

“这些药材是止血的。”将药材捣碎,头上冒出了丝丝细汗。

“也不知道他们的牙有毒没。”很久,她取下头上草草盘起长发的玉簪,将左手食指扎破,把血液滴进捣碎的药草中,微微的笑着,脸色却越发苍白。

“呐,喝吧,应该很快就能恢复了。”她又缓缓的向床榻移去,现在似乎动一下,全身都在叫嚣着疼痛。但是脸上却永远都挂着笑,看在他的眼中十分扎眼。

那笑意是一种心如死灰的意味,化不开的悲伤,似乎为一的挂念就是它,或着说,是它身上某人的影子。

“你还不知道吧,我的血,能解毒的。”她坐在床边,垂眸看着被自己扎破了的手指清浅的笑着。

“现在还真有用处了呢,挺感谢那些人发现了我这么特殊的体质,呢。”将他缓缓的提起,抱在胸前,喂着药汁。

“这些药材,是止血的。”

他喝了,没有任何顾及,也没剩下一点。

“真乖。”她看着一滴不剩的碗底,又将他放下,用另一只手,轻轻的抚着它的毛茸茸的小耳朵。

‘是的,这样才能快点好啊。’却莫名的酸楚。

“小东西,你说今天会不会有人来看我?”

“小东西,你说那个小狐狸还会来吗?”

“小东西……花树?你陪我说说话好吗?”

“……”

她一个人不厌其烦的唱着独角戏,他却早已闭眼歇息了。

“你知道花树是谁吗?我也不知道。”她嘿嘿一笑,侧卧在床边闭着眼睛。

没有声音的轻轻的掉眼泪,也不知是背后的伤口还在疼,还是……

“嘿,我叫蓝玉,记住了。”蓝玉看着她静静的睡着了,眼角还有着丝丝哭过的痕迹,用毛茸茸的前爪抚了抚她受伤的手指。

她怎么听得见?她睡着了。

“这幅身子还真是小的可怜……”他摸了摸刚才若雾抚过得地方,喃喃到。

他说的是谁?

我不知道。

“小东西世界上没有公平可言,善良的人总是会被欺负的。你啊……还是坚强一点吧。”他又看看那张安静的睡颜因为她如此放心自己而摇了摇头。

他又哪里知道,她能够睡的如此安然,都是因为他。

或者说那个他……

闭眼,不语。

是夜,她幽幽转醒,慌张的看着依旧躺在自己身边的蓝玉,这才缓缓地松了一口气,微微一笑,却扯动了后背的伤口却不敢出声,满眼眼泪也不敢流。

缓缓趴在床榻上,支着下巴,静静看着蓝玉。

用手指慢慢的描摹着他的样子,“你好诺诺。”歪着头轻轻的笑了。

“你好花树。”

“你好蓝玉。”

“你好,安,若,雾。”

又是咧嘴一笑,眼泪却吧嗒吧嗒的往下掉个不停。

这个世界本就没有什么公平可言,越是善良的人就越是会被欺负,人啊,还是坚强一点,免得一个小小的浪花都能让你永远都爬不起来。

若雾慢慢向蓝玉靠近,轻轻的环住他的身子,睡着了。

“你好安若雾。”蓝玉却是幽幽的睁开了眼,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小脸,夜太黑,看不见他的表情,不知他心中在想些什么。

应当是……

怜悯吧。

两个冻僵了的雪娃娃抱在一起互相取暖……

当然,结果也就是,融化掉。

第六章 汝以何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