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1·照片上的男孩,孩子的父亲!

  薛芯飖第二天一早,她的助理便告诉了她这个消息。她,从今天开始,指导RK的珠宝设计,为期一个月。不光如此她还要去RK报道上班。

  这一消息着实让她吃了一惊。

  ?“什么?”她一脸诧异讶异”谁同意的?”

  “是薛董事。”助理诚实的说。

  ?“薛董?”薛芯飖有些想不明白父亲为什么会这样做。这不是把自家的本领往别家的送吗?这要是以后他们的产品超过了CM可怎么办呢?

  ?“你先出去吧。我知道了。”薛芯飖对着小助理说。

  “是”助理退出去,还顺带了门。

  董事长办公室。

  “爸,我一来就收到把我派去RK的通知?”薛芯飖一进门就问薛徵,没有半句废话。

  “飖飖你来了。”薛徵抬头看来人是她,便把手中的笔放下。“本来昨晚就像和你说的,可是有点晚了就没打电话给你。”

  “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第一时间和我说呢。”薛芯飖扶额。“这其中有诈?”

  “不会。就是一般的合作交流。他们在珠宝设计这一块确实比较欠缺,而我们也有不是很擅长的领域。所以互相合作也是有必要的。这可是互惠互利的。”

  “公司设计师这么多偏偏就选我?”薛芯飖不解。

  “RK指明了要你过去。”薛徵乐呵呵的。

  薛芯飖扯了扯嘴。莫非是她坑了他几百万?可明明是他自愿的嘛!既然要给就别那么小气嘛!

  “爸,我申请不去。”薛芯飖还是拒绝了

  “芯飖,CM和RK可是有合作的。况且CM答应了RK,我们不能够爽约。”薛徵两次提到CM这显然就是摆明了一定要薛芯飖去的节奏。而且不得让薛芯飖推脱。明显的话中有话。为什么?不去,就是失信于人。这是商场上,商人们最为忌讳的一点。合作,最基本的就是要以诚待人。

  “可是……”薛芯飖眉一皱。

  “诶,芯飖。听话。爸爸都答应了RK了。”薛徵用手摸了摸她的头。“宁愿在商场上多一个朋友都不愿多一个敌人。”

  听到父亲都这么说了,她也就不好推辞了。

  “好吧。”薛芯飖终于松了口气。

  “那你现在就去RK报道吧。”薛徵看了看腕上的表,明显的八点。

  “好。”薛芯飖转身就走了,顺带了门。

  “薛设计,怎么样啊?”小助理抱着文件,走了过来。“您真的要去么?”

  “恩。可能最近一个月估计我都不会过来。小事你就自己决定。万一真有什么事你就打电话给我。知道么?”毕竟还是不怎么放心,所以忍不住就嘱咐着。

  “是的,薛设计。”

  “哦,对了。我有空的时候还是会抽空回来查看的。还有,如果有什么task的话,就把预选方案发到我的邮件里。”薛芯飖整理着桌子,手上顺手拿起自己的包包。“有事打电话,我过去报道了。”

  “薛姐。知道的。我们会乖的。你别担心。”小助理笑的很是让人放心。

  “知道了。你快去做事。不然一会儿扣你工资。”薛芯飖打趣到。

  小助理哒哒哒的跑去工作了。薛芯飖轻笑着离开了CM的大楼。

  “翊总。”秘书把文件带进来“这是新签的合同。请您过目。”

  “放着吧。”赫连翊示意着秘书放下那份文件。“我发布的那份合作公告,下面的人都知道了吧?”

  “大家都知道。”

  “她来了么?”赫连翊的眼里看不出什么来。

  “还没有。”秘书摇了摇头。

  “恩。我知道了。一会儿她来了就直接让她来总裁办公室。”

  “是”秘书很是利落的走出去了。

  不知几时,薛芯飖出现在了RK大楼内。

  只是……

  “等等。你是什么人?怎么随便就进了我们RK?”来者不逊,前台的美眉很是不屑的看着薛芯飖。

  “我找你们总裁。”薛芯飖没有恼火,好气的说。“能否请你带我上去?”

  前台说话很是轻蔑“有预约吗?”

  “没有”薛芯飖挑眉。

  “那就滚远一点。别以为自己有点姿色就想高攀我们总裁。”前台一说起上司,眼里早已眼冒桃花了。唉,这又是一个身中‘总裁毒’的女人。

  薛芯飖摇摇头。“小姐,我有事找你们总裁。”

  “每天找总裁的人多了去了,你排得了老几?”前台小姐还真是艺高人胆大的。

  薛芯飖的脸上露出了一抹不明所以的笑容,弄得前台小姐感觉寒光立现,身子都忍不住的抖了抖。

  薛芯飖不再说话,拿出来自己的名片。

  这下,前台小姐可真就是……真相了。

  “对不起,对不起。薛小姐我不知道是您。刚刚有出言不逊的地方,您可千万要大人不记小人过啊。”一脸的陪笑,仍旧看不出什么真诚。

  “如果你今天遇到的不是我,而是其他的人呢?姑娘,不要以为自己在RK就职就高人一等。每个人的地位都是平等的。不要仗势欺人。也许上一秒你生在天堂,可下一秒你就身处地狱。”薛芯飖不可否置的看着她。这就是社会的一个小小的缩影。也许就因为这样,人们都认为是上帝造就了不公,其实不然。

  “薛小姐……”

  “总裁办公室在几楼?我自己去。”薛芯飖也不在多说什么,这是RK的地盘。

  前台小姐惶城惶恐的说出楼层。薛芯飖疾步走了上了电梯。

  到达楼层,薛芯飖一眼就看到了所谓的总裁办公室。一路上也没有什么人。

  她礼貌的敲了敲总裁办公室的门。应声而来的并不是所谓的总裁,而是他的秘书。

  “小姐您好。请问您是薛芯飖薛小姐么?”甜美而不失职业的声音,让人不反感。

  薛芯飖点了点头,不近乎也不疏远。

  秘书似乎看出来薛芯飖心里所想的。“薛小姐,我们总裁现在正在会议室里开会。估计还要几分钟。总裁说了,如果您来了就直接让您在他的办公室里等他。”秘书把门打开了作了个请的姿势“薛小姐,请。”

  看着薛芯飖进去了,秘书也就主动的出去了。

  薛芯飖观赏着这个陌生的房间。很是不错的布置。黑白主调,偏带欧式的设计风格还有一股优雅的复古时尚风。如果她不做珠宝设计的话,也许她会选择室内设计,做一个室内设计师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来设计房间,住在自己设计的房子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虽然她还不是,但是她房间里装修是自己设计的。

  这也足以证明她在这个没有学习的领域也还是很有天赋的。

  薛芯飖打量的眼满是赞许。想必这个人应该很会享受。薛芯飖的目光落在了他的办公桌上。

  桌上除了有整理好的文件,还有一盆水中植物,根部处两条金鱼。水底全是白得如玉的石头。还有……几个相框。薛芯飖走过去看相片。

  当她看到最后的一个相片时,薛芯飖惊呆了。为什么?

  她在照片上看见了她的儿子——琦墨!不,准确来说,是看见了一个和她儿子相似的一个人。不能说全部相似,但是或多或少能够找到两人的相似之处,而且照片上的男孩看来和比琦墨小,周围的三人她也不认识。怎么回事?一时间薛芯飖看呆了。

  “我的照片好看么?”有些邪魅并且具有磁性的声音从薛芯飖的背后传了出来。

  薛芯飖有些慌,怎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来。糗了!虽然很是慌乱,但是她依旧让自己快速的冷静下来。

  “我只是看看罢了。”薛芯飖笑得很不自然。“这个男孩是谁?”薛芯飖指着照片里的琦墨。

  “你认识他?”赫连翊反问“你小时候看见过他?”

  薛芯飖摇摇头。“没有”虽然没有见过这个照片上的男孩,但是她现在可以天天看见这个长的有些像的人。不就是她儿子么?如果他知道这个男孩是谁,那么她就可以知道琦墨的父亲是谁了。

  “你和他是什么关系?”薛芯飖见赫连翊没说话,继而追问到。

  “你觉得还有谁能让他的照片出现在这个办公桌上?”这个女人怎么回事?一进来就看见她出神的看着自己小时候的照片。

  “你说这是你?”薛芯飖没能接受这个事实。这个男人说这个小男孩是他自己。那不就是说……我的天哪!!!

  赫连翊看着眼前的女人脸上的表情千变万化。怎么了?知道这是他有这么的——夸张吗?

  “薛小姐?我们小时候见过吗?”赫连翊一本正经的看着她。

  没有,当然没有。在她的记忆深处,可从来都没有这个那男人的身影。除了前几天签合同的时候。怎么可能会是?我勒个去……

  薛芯飖的头摇了摇。“没有,当然没有。”

  为了不让他有所怀疑,她笑道说“想不到赫连总裁小时候萌萌的。”和现在的性子完全不一样。

  赫连翊瞬间黑了脸,冷哼了一声。

  薛芯飖不厚道的笑了笑。

  赫连翊一个眼神扫过来,她立马就不笑了。

  “赫连总裁?对于这个RK与CM的新合作您是否要做一些讲解?我到你们这来该怎么做?”说到工作,薛芯飖很好很快的略过了刚才那个尴尬的话题。

  赫连翊轻笑,“难道薛小姐还要我来安排工作?”

  “翊总,您可是要弄明白,我过来只是来指导的。但至于把我所有的所学全部贡献出来这是一个不可能的事情。毕竟我终究是CM的设计师。我不会为了一个合作而放弃我们公司的利益。”在自己公司的利益前,薛芯飖分得很清楚。合作是合作,自身利益又是另外一回事。“至少不会为培养出一个阻碍CM发展的对手。”

  “哦。”看来这个小女人分得很清楚嘛!很聪明。“我也没奢望你能把必胜所学的都教赋予一个只有一个月合作的RK。”

  “不过请你放心,我既然来,也不会无作为而归的。至少我会让你们现在处于珠宝领域的地位提高一些。当然,我也希望RK派出去的人秉持本分就好了,其他的也无多大的要求。”做出的承诺,自然会做到。至少是在互惠互利的情况下。

  “当然了。RK派去的人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既然你也说了,我也承诺你——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期待一个月后!”

  “期待一个月后!”

  他们两人的声音同时响起。眼里全是坚毅。

  随后,赫连翊便让手下的人宣布了薛芯飖为RK特别的顾问。

  对于这事,虽然没人敢说什么,但是仍旧还是有人不满,尤其是站在珠宝设计部总监——白总监,白婼这边的人!

21·照片上的男孩,孩子的父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