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尽烽火只为褒姒

燃尽烽火只为褒姒

再相逢如意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狼头抢亲

  自周武王建立西周设立分封制以来,宗主国越分越弱,而诸侯国拓土开疆,逐渐强大起来。这些诸侯国形式上隶属于宗主国,却也在积蓄力量准备他日扬眉独立。

在西周分封制出现了裂痕的大环境影响下,黄河沿岸衍生了许多小国。公元前803年,今陕西镜内出现了一个新的小国——褒国。

公元前797年初冬,我出生在褒国的一个山寨里。我爹是山寨寨主,他们都管他叫狼头,这个山寨里的人没有姓氏,所谓的名字也只是一个随口的称呼,在这里,我的名字是“小姒子”。

所谓山寨,就是一伙汉子带着妻小一起过着打家劫舍的日子,因此,我打小就见惯了烧杀抢掠。

据说狼头有一次劫得了一个富贵人家的公子,那个年代,一般富人都不会轻易舍弃钱财,那位叫龙鑫的公子却主动交出钱财,还说只要肯放他活命,我爹可以随时去他府上取钱。

大家只当这个龙鑫是个贪生怕死之徒,山寨里不少人说“狼头,留着这小子也好,把他押回去好生看管,等他府上拿大价钱来赎”。

狼头没有立即回答,龙鑫见状又急忙补充道“只要肯饶我姓命,赎身后还可以无偿去我府上拿钱,你们都是我的客人”。喜闻这等好事,大家便乐呵呵地把这位公子带回去关起来了。

大家当然也不相信这小子赎身后还会无偿舍财,但是听得出来这小子家里钱不少,肯定能为寨里带来不少赎金,因此乐得高兴。

果真,第二天傍晚他府上的人就打听到了这里,并且立即连夜赶回取钱。山寨里的人虽然打劫伤人无数,却还讲个“信”字,第三天收到钱便放人了。

龙鑫临走时居然神清气爽的,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山寨里有什么神物使得他如此。

后来守牢房的说“这小子艳福不浅,要娶咱汉川第一美人呢,他赶着回家成亲,看这春光满面的,难怪肯这么大方花钱买命”。

所谓的汉川第一美人就是我娘芬杜,当时不止汉川当地人知道她的美名,就连褒国朝中权贵也对她很是仰慕。

然而山寨中的人也只知传闻,就连他们的“狼头”也未曾见过“芬杜”。

我娘芬杜是汉川茶庄庄主的女儿,龙鑫的姐姐是褒国皇妃,他们家便成了皇亲国戚,芬杜和龙鑫本就青梅竹马门当户对,大婚也是两家众忘所归之事。

如果我爹这个山匪不出现,我娘会在战乱年代过着幸福美满的日子。

但是乱世就是乱世,乱世中的美人注定一生坎坷,注定我娘会有一番遭遇,我也注定会背上千古骂名。

狼头那拉了几天肚子的拜把兄弟铁虎听说芬杜的婚事儿后,拦也拦不住的就冲出了山寨。

大伙儿猜他可能是想见美人一面,还有的调笑道“我看铁虎那急样儿,该不会是是去躲在美人闺房里陪美人过最后一晚单身夜吧”。

第三天,我那不讲理的铁虎叔居然把芬杜给扛回山寨了,他抢了婚不说,还是为别人抢的——这不,非要把我娘送给我爹做压寨夫人。

此刻的芬杜由两个女眷扶着站在寨大堂,虽然被绑着手脚蒙着眼睛,大家伙儿还是惊叹了一番——芬杜着一袭大红嫁衣,更显肌肤白皙,五官灵动,自然然天成地散发着美。

我那傻头傻脑空有一身力气的铁虎叔的理由是:“狼头哥是我的救命恩人,年纪也不小了,是时候找个夫人了,再说也只有这姑娘的模样才配得上我狼头哥”。

大伙儿问铁虎把那个新郎官儿怎么样了时,他憋着笑说:“我能把新郎官儿怎么样,我对新郎官儿是又敬又爱。”

大伙儿不信,他又补充道:“你们还别不信,这是真的。”

这会儿一个刚挤进人堆里不知情的寨友说:“谁是新郎官儿啊?”

铁虎毫不犹豫自然地说:“当然是我狼头哥,没看见啊?新娘子都来了。”

大家笑做一团,都说铁虎说得对——今天我们大当家的狼头才是新郎官儿。

大家嘻嘻哈哈地笑个没完,个个嘴里重复喊着:“新郎官儿,新郎官儿……”说着就让寨子里的女眷把绑着手脚蒙着眼睛的芬杜送到狼头屋里去了。

话说到这里,大伙儿发现那个抢人不眨眼又爱拍案而起的大当家的狼脸早就红透了,丝毫不像平时专舞大刀的狼头。于是纷纷夸赞铁虎抢对了人。

铁虎这会子高兴了,傻傻地问了一句:“这回我不傻吧?不傻吧?”

大家更乐了,纷纷回答道:“不傻”还排队摸他的头。

再相逢如意
狼头与芬杜的初见,狼头无意间抢了亲。

第一章 狼头抢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