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压寨夫人

  后来听我娘芬杜说,狼头当晚进屋就没敢抬头,一直低着头在桌边坐着。而她也是小心提防不敢松懈,后来她自己撑不住睡着了,第二天早上醒来,天光打进屋里她看到狼头还趴在桌上还没睡醒。

芬杜当然不会选择在此刻逃走——被抢来的时候傻里傻气的铁虎居然懂得蒙住她的眼睛,这荒山野岭的她哪里识路。

此刻的芬杜也不敢打开房门,生怕惊醒了狼头遭来不必要的麻烦。而且……她的手脚还被绑着,于是一个床头枯坐一个桌边倒头睡。

后来狼头被外面的声音吵醒了,不知道是不是清晨初醒给了他勇气,他居然敢和芬杜说话。

狼头故作幽默地讨好说:“你怎么不装睡啊?”

芬杜不回答,板着雪白冰冷的脸眼睛也不眨。

这会儿狼头没办法了。

呵呵,搭讪失败。

不久有寨友来敲门,说是前几天那个龙鑫又来了,于是狼头匆匆出去了。来了两个女眷守着芬杜。

山寨门口,龙鑫带着众家丁仆人正想冲进来。

看到狼头出现了,龙鑫立即问道:“芬儿呢?你把她怎么样了?”

一个会说笑的寨友松壳笑不可支地说:“我们嫂子啊,昨天傍晚送进我们大当家的屋里去了,现在在我们大当家的床上,今后就是我们的压寨夫人,你个小子给我改口!”

龙鑫对他们的戏弄显然不在意,也许他早就猜到会是这样。他面不改色地说到:“我想见一见她,不管发生过什么,我一样要带她走。”

这会儿寨友红翅抢着回答道:“别装了你小子,铁虎都和我们说了,你被捆在茅房都哭晕了吧?就你一身的屎臭哪配见我们寨主夫人。”

又一个寨友说:“看你的家丁仆人手抖脚软的那个鬼样子,怎么不把你们府上的丫鬟一起带来充数?”顿时寨友们一阵起哄大笑。

这时候狼头发话了:“我的兄弟们能打能杀,你打算让你无辜的仆人们白白牺牲吗?在我看来我兄弟们的命和我的命一样值钱。就这一点,你就不配和她在一起。”大伙又立即齐声附和。

这时龙鑫的管家气势不足地说道:“你们是山贼,是土匪,就不怕官府缉拿吗?还不赶紧交出芬杜姑娘。”

松壳打趣道:“俺们寨得山神保佑,占据山险,别说官府不管,就算官府来也攻不下呀,唬谁呢你?”

这时铁虎闷头闷脑地说了一句:“昨天我们狼头刚好满三十,我们也没什么礼物送他,谁让你偏偏这时候结婚,明显是想引起狼头注意,你不就想送狼头一个新娘子吗?”

龙鑫看来有意撤离,正色地问道:“对她要好,作为一个男人,你不仅要答应还要做到。”

狼头立马回复道:“这是自然”

就在龙鑫一行人准备离开时,两个女眷带着芬杜来了,不等狼头询问,芬杜先开口说道:“当家的,我有几句话想和那个人说,可以吗?”

很明显,狼头听她叫自己当家的很高兴,于是一口答应了。

本以为以芬杜大家闺秀的身份,她会选择与龙鑫借一步说话,谁知……

“以后你不要再来找我了,我不会和你走的,我已经是他的人了,从今以后就是这里的压寨夫人了。也请你转告我爹娘,就说我已经死了。”

龙鑫面露悲色,眉头紧皱,连连看了几眼芬杜后说了一句:“保重”,便失落地和一行人离去了。

寨内众人都叫好,纷纷称赞夫人好魄力。

就在狼头准备上前和芬杜说话的时候,芬杜已率先迈开了回房间的步子。

两个女眷即使地奖狼头喊到一边,无奈地对他说:“姑娘不想和你说话,让我们转达,她说她不能回去了,她在这里过了一夜,回去会给娘家丢脸,并不是因为寨主才留下来的。”

此时的狼头面露腼腆,摸着头琢磨该不该回屋。

几个寨友走过来嬉笑道:“狼头,是不是觉得自从屋里多了个女人后那屋就有点不像自己的屋了?”

另一个接着说:“看来狼头是找不着回屋的路了,咱们送他回屋吧”。

就在这一帮人的推攘下,狼头和芬杜又处在一个屋里了。不过啊,又是一个枯坐在床头,一个低头对着桌子。

狼头没有了平日里领导局面的风光样,芬杜也压抑得不敢喘粗气,毕竟没和山贼头子打过交道,气氛那叫一个尴尬。

就这样,到了第二天的饭点儿,芬杜才主动出屋问着路去饭堂。狼头得知后也多次怪自己不体贴,人家姑娘可是好久没进水米了。

这个寨子里的人都是同吃同劳,芬杜去了饭堂后大家都热情地和她说话,芬杜呢也不是一个清高的姑娘,自然会礼貌亲切地回应。

寨子里人比较多,劫到的财物却很有限,因此吃得比较粗淡。但自那以后,狼头打劫之余常会带着兄弟们去山上打猎补贴寨内生活。

再相逢如意
狼头和芬杜的尴尬磨合期

第二章 压寨夫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