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九章是福是祸躲不过

  或许,男人没意识到。那莫嫣二字是他的霸道,不在笑。那笑只属于他!

“是福是祸躲不过。”男子修长的手摇着龟壳发出“咚咚咚”的声音,只见那银色的镂空木槿花边袖一闪,龟壳里铜钱散落在紫檀木上。男子修长的手在上窥探,柔眉渐渐皱起了弧度。“师父。”,闻其声男子抬头,女子一袭白色烟笼碎花裙,外罩一层浅紫纱,一根白色镶金边的丝带勾勒出女子青涩的身姿,系的一块凝脂环玉在女子的走动下俏皮的轻抖,女子一头墨发被一只玉兰花轻轻挽起,散发着淡淡的清香,清秀的眉在女子绝色的脸庞下有些抚媚,浓而纤长的睫毛随着女子的调皮一拢一张似扇一般精子无可挑剔,那一双眸比出水的芙蓉还要纯美三分,俏鼻,薄唇是女子的青涩的年华。

女子也盯着男人,一身银色的镂空木槿长袍,外罩浅白色的薄纱,修长的手停在一枚铜钱上,却不减他那一身看淡世俗之感,三千墨发随意的散披透露着丝丝慵懒之感,那一对剑眉很柔美今日轻轻带上了丝丝愁,那一对眼眸很唯美仿佛集结天地的智慧一般很有灵气,高鼻梁,淡色的薄唇,刀工神斧般刻成的脸庞在紫檀烟香的熏染下似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她的师父是有勾人犯罪的资本。

“嫣儿。”云麟轻轻启齿道似流水般潺潺的动听,“今日怎么有空,前来看为师?”

莫嫣知道这小家子气的师父在怪她闭关没有给他打招呼,她吐了吐舌头道:“师父,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都七日没见师父,不是想你了吗?”话完还撅着小嘴,一副我想你,你不信的样子倒把云麟那丝丝愁给抹了下去。自从那个认的师父把她托付给自己以后,他潜心修炼终成仙,而那女婴过了近十亿年也就是十二年前才醒来。她的仙根和绝佳的仙骨让他不得不离开危险的大雾密林来到人间,他在人间随便混了个门派,成了个‘白吃白喝‘的一大掌门。

“是吗?我看是十年一度的门派选拔赛让你找借口出去玩吧。”云麟轻声道

“才不是呢!”莫嫣乖巧的倒了杯茶,递给云麟。云麟接过茶细细的品味,莫嫣见此绕到他身后为他捶背道:“师父,你看你就我一个弟子。我不在的时候,谁你给端茶倒水给你揉肩?”

“习惯了。”云麟放下茶吐出这三字让莫嫣抽了抽眼角,这是变相说她尊师不周呢!

“师父,作为你唯一的弟子。我怕我不笨继承不了你的衣钵,那个,你还是要考虑一下收个新徒。”莫嫣说道,为了出去玩都自己骂自己笨了。

“在理。”云麟不咸不淡的说道,让莫嫣有股撞墙的冲动。要是她都承认自己笨了,谁敢在她面前叫板说她聪明?算了,为了出去玩。

“为了继承师父的衣钵,我作为师父的首席大弟子应当好好考验一番。所以我决定要出门替师父你物色个聪明的徒儿回来!”莫嫣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要做什么伟大贡献呢。

“好。”云麟出声道,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莫嫣不可置信的想掏一掏耳朵,这个师父终于肯放她出去了。她这十二年除了在后山练功,就是在这高悬的岛上小住几日。除了这个师父,她连其他的鬼影子都没见过。她当然知道是这个师父干的好事,她潜心修炼不就是为了一招破了他的阵法出去玩吗?

“真的,说话算数。”莫嫣脸上那毫不掩饰的喜悦都让云麟觉得自己是不是虐待过她

“去收拾收拾,明天为师放你出去。七日后若是未归,”云麟还没说完,莫嫣就受不了了。她这个师父短字短语的时候,让你觉得他闷骚;长篇大论的时候,就堪深闺怨妇。

“好好好,我现在就去!”莫嫣话闭就跑路去了。

云麟看着她离去的背影,蠕动的嘴唇还是没有发出音。是福是祸躲不过,到底是何来的孽缘?他哪怕冒死都要窥探天机!

第九十九章是福是祸躲不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