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七章那就怪不得本尊了

  自己这是怎么回事,竟然想吻她,会在乎她喊的名字像是亲密称呼。绝,应该是个男人的名字。

那个男人又是谁?不对,那个男人是谁与自己有关系吗?

不知不觉已经在书房内了,“他最近有何动向?”凤无溪双手背在后望着窗外的月亮问道,“前几日没有动作,但,秦王今日去见了赵将军。”

“是吗?等不及了,也好,朕也累了,想早点收网。传令下去,明日下午朕要和美人去东郊狩猎叫秦王陪朕去。”说完便离开书房。

在离魔嫣十厘米的地方,他渐渐睡着了。梦里他看见一个黑的不吓人的女人在面对男人提着剑砍下的动作却,没有任何害怕,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姑娘,皇上还没醒,你,你不能。”凤无溪被这吵闹声给惊醒了,皱起眉起身就看见魔嫣坐在桌上,吃着东西。一群奴才见他醒来,那皱着的眉吓的她们磕头求饶道:“皇上饶命,皇上饶命。”魔嫣继续吃着,“你们都退下。”凤无溪道,个个奴才如罪释放的立刻出去,没超过三秒这个房间就安静下来,就只有魔嫣咀饭声。凤无溪翻下床,拿起衣服。魔嫣本就是对着他坐的,他要换衣服!

“朕要换衣服。”凤无溪道,“喔。”魔嫣回答到继续吃。凤无溪真想扶额他这算不算自作孽不可活?为了方便就拆了前厅,括建来个暗室。

“你暗室里有这个地方的记载吧?本尊有些书要查。”凤无溪很想问你怎么知道我的暗室?昨天你是装睡的,那自己要亲她的举动?

“没有本尊不知道的事,只有本尊不想知道的事。”说着一擦嘴,摸着密室机关进入密室。好吧,魔嫣说话夸张了一点,这个暗室是她一早醒来一眼就发现的,开关到是摸索了很久。

凤无溪见此没啥可说,他还要上朝。今天他要好好规划,他都忘了那个女人是个废材。带她去,他担心她见到如此血腥之事会做噩梦。

魔嫣进了暗室,翻看了关于这个地方的记载。不知不觉到了正午,凤无溪进来暗室就看见魔嫣很认真的看着书,但她的动作也太撩人了。就标准的媚惑靠床动作,“地下凉这么凉,起来,正午了,你不饿?”凤无溪说着把她抱了起来,可以感觉到她身体的冰冷度。“嗯,终于看完了。”魔嫣说着书一扔,撑了个懒腰。“呃。”这才意识到自己被抱起来了,凤无溪见她那副像只傻猫的样子,伸出手指刮了她的鼻子。这动作就是如此华丽丽呀!

魔嫣这种情商低的人怎么懂风趣,“你,敢动本尊!”

“碰”凤无溪被一股强大的力量震开,“噗”竟吐了一口血。

而魔嫣被她衣服上开放的梅花轻轻放在地上,“你。”魔嫣不知道说什么,这股力量就是她衣服上开的花释放出来的,随着她的喜怒或变花样或释放强大的力量。也是唯一保护她的武器了,魔剑自那次与莲竺她们一站就消失不见了。

“没事,走,正午了。”凤无溪抹掉血道,他早就注意到这件衣服。能自己开花,变色,变花样,这个女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又与莫嫣什么关系?

才上好菜,还没来得及动筷。“皇兄,臣弟来蹭午饭了。”魔嫣这才开始打量来的男人。

一张可谓贼眉鼠眼的长样,呵呵,凤于冥你这是亲自下凡来杀凤溪的吧。可惜,仙法太差居然失忆了。那就怪不的本尊了,你是自己倒霉。

第六十七章那就怪不得本尊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