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昔时故事

  听到“赵菱”,沈成渊身形一顿,随即招呼钟姐上来把沈希带到房间哄他睡觉,而后让司机送宋韶安回家。

“安安阿姨,明天见啦!”临走,沈希摆了摆小手向宋韶安道别。

“小希真乖,明天见。”宋韶安摸了摸沈希的小脑袋,径直走出了大门。

见四下安静了下来,沈成渊进了书房,点起一支烟。

“她说什么了?”烟雾里,沈成渊凝视着办公桌上摆放的照片,眉头微微地皱起。

“没有明说,但隐约是问我你最近的动向,看看还有没有可能再和她在一起吧。”沈成江耸耸肩,做传话人的滋味他可不是太喜欢,况且,是在赵菱和沈成江之间。

听沈成江这样说,沈成渊的眉头皱的更厉害了。

沈成渊蓦然想起六年前他和赵菱在南加州大学最后一次见面。

“下个星期我就回国了,你真的不跟我回去?”沈成渊沉着气,尽量平静地和赵菱谈话。

“我要留在洛杉矶。”

“以我的实力,完全可以给你你想要的生活。”

“不必了。”

赵菱伸手撩了一下额发,“BennettChan向我求婚,我答应了。”

沈成渊从没想过她是因为答应了别人的求婚而不和自己回国。一时之间,他的脑海中一片空白,旋即又觉得十分惊愕:从相识到求婚一定有一个过程,而这段时间两人即使不常见面,但通话中他感觉不到任何异常。

他失望至极,又觉得这女人可怕,已经变了心思却还要敷衍自己。

“BennettChan独自一人在这里经营生意,你知道吗?”沈成渊本想说独自一人,无牵无挂,所以无所畏惧、毫无顾忌。

赵菱浅浅地扬起一抹笑容,弯弯的桃花眼里满是讽刺,“我知道。他没有介意我出身的父母,也没有什么血亲,他还能让我、我的家人都很好地生活在这里,这对我而言是好事。”

沈成渊甫才明白,他同赵菱相恋的五年中,赵菱从一开始看重的是什么。他也自嘲地笑了笑,最后点点头,道:“希望你永远不会后悔。”

赵菱也瞪了瞪眼睛,耸耸肩回应:“我就当那你这是祝福我了。”

思绪回转,沈成渊心生疑惑:六年来他从未和赵菱再联系,直到一个多月前赵菱把沈希带到他面前,告诉他这是他的儿子。她说她知道自己怀孕后就回了国,只是不知道怎么面对沈成渊。孩子渐渐大了,这才觉得应该让他见见父亲。

赵菱看起来也是用心良苦。只是她把沈希放在沈家就离开了,直到有一天沈希实在哭着说想妈妈,她才把沈希接走,后来又托陈盈照看沈希。再后来,沈成渊就接到了宋韶安打来的电话。

知道有沈希的存在时,沈成渊的父母还在瑞士度假。沈母董瑞澜当即就着急得要回国,一是看看孙子,毕竟她自大儿子回国后就催他赶快成家却一点用都没有;二来,她要看看那个赵菱又出什么幺蛾子。

沈成渊及时劝住母亲,希望自己能有时间来好好捋顺这件事情,也更多地了解一下沈希。

“我看着依妈的性子,六年前不接受赵菱,现在估计还是不会同意你和她的婚事。”沈成江随手翻开一摞相册中的一本。

那些相册也是赵菱送来的,里面塞满了沈希五年来成长的点点滴滴。沈成渊看向那些相册,他还记得赵菱那天说的话:“孩子说长大就长大了。电子版的照片可能会删掉,但是冲洗出来的照片可以一直留着。”

“那年你回来的时候都难受成那样了,现在她回来了,要是有意思再跟着你,你准备娶她么?”

沈成渊侧了侧头,想起自己刚回国时那好长一阵的浑噩。再后来的两三年,他一心一意打理工作,丝毫没有恋爱、结婚的意思,直到三年前和汪熙龄在一起。

他的介怀是因为对赵菱的不舍还是不甘,是怀念还是愤懑,他自己也理不清。

第七章 昔时故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