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冬至(下)

  “打人?”沈成渊挽好袖子,坐了下来,拿过案板上的小面团和擀面杖,边擀面皮边道,“你们两个小孩一起玩闹一下也好。”

这下轮到两个白脸人惊愕了——一边包饺子一边温和地说话,画面太诡异,让人想揉眼睛。

“别愣神,面皮不够了,快擀呀。”沈成渊拿起勺子敲了敲宋韶安面前的案板,又轻声对沈希道:“去让钟姐给你擦擦脸,然后拿毛巾给阿姨。”

见爸爸没板着脸训自己,沈希松了一口气,脚步轻快地去找钟姐。餐桌旁,只剩下宋韶安和沈成渊两个人。宋韶安默默地擀面皮,不知是不是该主动搭话。沈成渊利落地垂着眼包饺子,似乎也没有说话的意思。

门铃声响起,钟姐恭敬地引着一个戴了墨镜、身穿驼色羊绒风衣的女子进来,高跟鞋的声音逐渐逼近,直到餐桌前才停下。

“Chad,没想到你也会洗手作羹汤。”女子摘下墨镜,向沈成渊绽放一个露出八颗牙的标准微笑,头轻轻歪向一旁,十分大气。

宋韶安闻言转头,一眼便看到女子涂了正红色口红的唇,丰满娇艳,她一个女生都忍不住多看几眼。

“趁着冬至,也是难得和小希一起包饺子。”沈成渊略略抬头,“你带的案子结束了?今天有空到我这来。”

女子懒洋洋地斜倚靠到沙发上,拿出一支细长的女烟点上,兀自轻轻吸了一口。“是啊,今年的最后一宗案子结束了。我准备休年假了,回杭州。”

已经把小脸擦干净的沈希拿了毛巾到餐厅,见沙发上有个坐没坐相还抽烟的阿姨,不由得皱了皱小眉头,走到宋韶安面前乖乖把宋韶安脸颊上的面粉擦去。

“小希,这是汪阿姨。”沈成渊一面示意沈希叫人,一面给汪熙龄递了个眼色,让她把烟灭掉。沈成渊烟龄也有几年,但自从把沈希带回来住,他一般不当着沈希抽烟。汪熙龄和小孩接触不多,加上她在沈成渊面前想来不克制抽烟,便没顾忌地抽烟,却不想引来沈希的不快,还被沈成渊捕捉到了。

宋韶安识趣地知会沈成渊一声,而后出了厨房,穿好外套,走出门去。

自打去南方上大学以后,好久没有看过今晚这样纷纷扬扬的雪了。

手机铃声响起,是陌生人的来电。

“……”

接通后,对方没有说话,宋韶安心中疑惑,“请问哪位?”

“宋韶安,我是卫恒。”

听到如此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宋韶安胸口一窒,拿着手机的手不禁发颤——这是他们认识九年来第一次通话,原来电话里的声音是这样的。

“嗯。”宋韶安一时语塞,竟不知如何答话。

“我今天才回了符城。”

“哦……那你好好休息吧。”

宋韶安蠢笨地接着话,却是分分钟能把天聊死。

“那什么,你明天下午有时间吗?我想回学校看看。”

“好呀,我也好久没回去了。”

“那明天下午放学点,校门口见。”

另一端挂了电话,半晌,宋韶安手冻得刺痛才后知后觉地收起手机。

雪越下越大,厚度已及小腿。路上行人不多,偶尔能看到几个推着自行车不行的人。昏黄的路灯下,一高一矮两个穿校服的中学生把宋韶安的思绪拉回了九年前。

也是一年的年末,下了几十年一遇的大雪,积雪没过膝盖,路上只有公交车正常运行。打扫完卫生的宋韶安推着自行车准备回家,却被身后的声音叫住。

“喂!我的车子不见了,可不可以借你的用用?”

她转头,正是同她一个卫生小组的卫恒。他背着大书包,脸色发红,像是刚跑过步的样子。一说话,眼睛镜片上全是雾气,倒是有几分滑稽。

卫恒将小山高的书包放在车筐里,又将宋韶安的书包摘下来背在自己身上,并一把夺下车把,自己推着车子在雪里走。

“我是嫌书包太沉,总背着多累。”卫恒在前面走,由于戴着口罩,声音闷闷的。

两人一前一后,走了近一个小时才到了宋韶安的家。到家时,天已经黑透,天空被雪映得深红。

“喏,还给你。”卫恒摘下手套,拍了拍书包上的积雪。

“诶,你的帽子都结冰啦!”

卫恒挠挠头,嘿嘿一笑,镜片上又是一片雾气。

第九章 冬至(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