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六章 个人自扫门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

  “你哥哥的产业太多了,都打理不过来。还需要别人帮忙。”

宋完嘉轻轻抚着果果那小巧的脸,笑着说道。

“嘉少说的哪里话。”

果果一边回应着,一边给他喂着水果。

“柳总走到哪里都有前呼后拥的保镖,所谓树大招风嘛,当然要为安全着想了。”

宋完嘉笑呵呵的转过头看着我,大概是在嘲笑我今天的狼狈。

“可是看看你梓媛姐,又是名人,又办学校,还这么低调,不参加任何访谈,甚至连经济人都没有。”

“嘉少,你说的是真的吗?”果果一脸惊讶。

“你看我像开完笑的样子吗?”这位少爷摆明了是要跟我较量。

就在我刚要说点什么的时候,他又打断了我。

“从来不把自己放在公众视线里,让别人娱乐,连出门开的车都跟同事们一样。”

宋完嘉靠在了果果身边,笑着咬下她手里的菠萝。

“这保密工作做的可不是一般的好呢!”

我甚至有种冲动,想把宋完嘉暴打一顿扔出去。

可是众目睽睽之下,我只能咬牙坚持着。

“这是我第一次来江西会所,可是,第一次听说,却是在好多年之前。”

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后找出对方的漏洞。

“高贵的东西,都那么明显,即使风光不再,也要维持面上的光彩。”

江西会所是宋家的产业,这在我小的时候就听说过。

只是后来在宋然成还夏美丽的“统治”下,蒸蒸日上。

凭借老子打下的江山和自己的长袖善舞,夏美丽拥有了别人没有的东西。

无需像其他人一样,经历筚路蓝缕的创业期,然后给自己的孩子提供最好的一切。

但是夏美丽很注重教育,把宋完嘉教育的很好。

有着许多富三代没有的优点。

而李基轩,仅仅比宋完嘉小了一岁,能力却相差十万八千里。

如今仍然只是个初出茅庐的经理。

宋完嘉的独当一面让人叹服,然而,敌人的优秀,又是谁的不幸呢?

我有种危机感:他什么都知道,但是什么都不说,只等待一个机会。

这个机会来了,他便会给我致命的一击。

在我还没有准备的时候,战争就这样措不及防的打响了。

“我还有事情,先走一步。”

我站起来,抓紧了手里的背包。

“且慢!”李基轩的话让我的心突地一跳。

“你敢走,沈羽俊会畏罪自杀的。”

赤果果的威胁!

李基轩完全无视了沈助理,选择了跟大亨们同流合污。

可是,这也是人之常情。

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那种方法,总是最先想到自己。

只有沈羽俊那个傻瓜,居然顶替了莫须有的罪名。

“还有什么事情吗?”我定了定心神,回过头来。

“哎呦,妹妹有什么事情,急成了这样?”

宋完嘉慢悠悠的靠在了沙发背上,得意的晃动着高脚杯。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我直接拉下脸来。

宋完嘉的眼里冒出了火花,脸上却还是不动声色。

这样的演技,去好莱坞也足够了。

“这里在座的各位,有想要放屁的吗?”

宋完嘉看向了其他人,很快,大家都哄笑了起来。

“有什么话,直说不行吗?”

我有些无法忍受那一张张虚伪的脸。

“我是想帮你呀。”宋完嘉站起身,认真的看着我。

那模样,差点连我都相信了。

重新回到残破的车里,看着后视镜里的自己,吓了一跳。

镜子里这个半人半鬼的家伙,是我吗?

曾经羡慕别人那洁白如纸的脸,可是现在,为什么脸白了,却不好看了呢?

那因为忙碌而没有好好休息的眼睛略有些浮肿,头发也因为汗水贴在脸上。

很不舒服,也没有一点人样。

刚刚在电梯里就开始的头晕,现在还没有恢复。

果果的声音仍然在耳畔回响——

梓媛姐你不要怪我哦!果果不知道你的身份呢!

这话怎么听着怪怪的?

该不会又是宋完嘉出的主意吧?

可是,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我有些想不明白。

我跟他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到底为什么这样对我?

是为了让我接受他的城下之盟?

想到这个可能,我莫名的愤怒起来,狠狠的踩下了油门。

超越了前面不慌不忙的TAXI,转动方向盘冲到奥迪的前面。

风透过开着口子的玻璃,发出呼呼的声音。

眼前的景象快速移动着,有种飞起来的感觉。

享受着不断超车的快感,慢慢的才感觉到好受些。

第一次觉得,飙车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待心情平复了,我才注意到,我居然超速了。

而且车子已经到了极限,油也快没了。

在一个陌生的荒凉的地方,我的脚慢慢的离开了油门。

脱掉了鞋子,踩着副驾驶座的座椅,检查着我的双腿双脚。

小腿莫名的有些酸软,脚趾也跟着有些疼痛。

原来,穿高跟鞋的都是女王。

而我,并不适合那个模样。

该换双柔软舒适的软拖鞋了,举目四望,我却怎么也没找到商店。

只是,这周围的景物怎么还在飞速的变化着?

这个认知让我的额头冒出了冷汗。

难道是我的鞋子还压在了油门上面?

我捡起了鞋子,尽量让自己蜷缩起来。

可是速度,依旧不减。

这个时候,我终于意识到,宋完嘉不是在开玩笑。

他跟他的父亲一样,都是些狠角色。

杀人不见血。

先是袭击我,然后引我去他的老巢,炫耀他的才能;

之后在我的车子上动了手脚,让我自取灭亡吗?

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是为了钱吗?还是其他的什么?

从小到大,宋家的人一直都高高在上的模样。

始终也没把我们平等的对待。

记得在我上学的时候,宋老夫人出了交通事故。

夏美丽说,她要照顾孩子,让我妈妈去照顾她的婆婆。

理由是,我家距离宋家老宅比较近。

宋完嘉比我大一岁,他在上学,我也在上学呢。

当时他们家的长子还健在,说了一句公道话——

都是孩子,他们家的孩子……

话没有说完,因为妈妈有事,就离开了那里。

当时我就想,钱真不是个好东西,能让人用有色的眼睛看着其他人。

作为工薪阶级的大舅能客观的评价。

而作为领导人的二舅妈则不愿意做那些不‘赚钱’的事情。

典型的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

来不及多想,眼前的情况不容乐观。

第七十六章 个人自扫门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