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九章 相思一夜情多少,地角天涯未是长

  下雪了。

这是今年我见到了第一场雪。

到处都是白花花的一片:对面的楼顶,楼下的花坛,人行道,道路旁边的树,都被银装素裹的装扮起来,显得格外漂亮。

看着白色的世界被偶尔经过的行人踩出一条痕迹,我不禁有些惋惜:这样漂亮的世界,总是要有些缺憾。

有快活的小孩子跑到外面,堆起了雪人,然而,势单力薄,两个不足一米高的孩子忙乎了半天只把雪滚成了一堆,没多久就失去了兴趣,打起雪仗来了。

看着这些刚上幼儿园的小孩子多快活,可惜,我却早已经失去了玩的兴趣,连那个曾陪我一起玩的人,也不见了。

也许,他会给我一个惊喜?但很快,我就摇摇头,在我们最快乐的时间,他也不曾给我惊喜。

惊喜是太过奢侈的东西,从小到大,好像还没有谁让我惊喜过。

而沈羽俊,更不会例外。

树枝承受不住雪球的力量,折断了。我忽的想起了圣诞树,旁边的小孩子围着圣诞树跑呀跑,不知道哪时才有终点。圣诞将近,我真的要回去吗?

那篇文章我读懂了,沈羽俊是约我到上次去的那家韩式餐厅,但我是真的不想再吃生牛排,也不想再跟沈羽俊见面了。既然不能给他希望,就别让他失望。

只是我没想到,杨子帆得到了我回来的消息。想了想又觉得理所当然,毕竟是他的弟弟杨星宇带我回来的,虽然我们约定好了,只住几天就走,不要通知所有人,但显然,星宇对哥哥是毫无保留的。

接到杨子帆的电话的时候,我有点惊讶,但还是接通了,很快,他的声音便透过无线电波传来:“元旦的时候,来我家吃饭吧!”

没有问我最近去哪儿了,没问我最近好吗,没有说派司机来,像以前一样的冷淡,偶尔的温柔和若隐若现的关心都不见了,我有些疲惫了,但还是应道:“哦,我知道了。”

杨子帆没有再说什么,直接挂断了电话,我捏着手机,心里有些凄凉:是到了说再见的时候了吗?可惜,我们分开后只怕连朋友都做不成。

犹豫了很久,我还是订了机票,踏上了回家乡的路。

下飞机之后才发现,带着凛冽的风里还夹带着雪花。

出了周水子机场,望着穿梭的人群,却没有一个是我熟悉的,鼻子忽然就酸了。

走的时候只拿了几件棉衣,没有道别,只留下了便条,让父母不要担心。

没有带那部常用的手机,不想听杨子帆冰冷的声音,也不想让谁联系我,回来了,也没有通知任何人,自然就没有人来接我。

也许我的存在本来就是多余的?从小到大,好事不多坏事不断,难道这就是命?

“嘿!你想什么呢?”

走着走着,有人拍了我的肩,回过头,竟然是沈羽俊!

我没看错的吧?沈羽俊?他居然在这里?是来接我的吗?

不!肯定不是来接我的,失望了那么多次,难道我还没有清醒吗?

我努力的让自己清醒过来,却还是忍不住问:“你怎么在这里?”

“不好意思,我用官网查了你的出入记录,知道你今天回来,就翘班过来了。”

沈羽俊摊摊手,手机还抓着在格信集团工作配的车钥匙,我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嘴角的微笑怎么都改变不了:“好吧,真是服了你的假公济私。”

不得不承认,李基轩给员工的待遇是很不错的,虽然不是几百万的名车,但车内的暖气开的很足,有种舒适的感觉。

坐在副驾驶座上,看着窗外并不熟悉的风景,疑惑的问:“这是要去哪儿?”

沈羽俊神秘的一笑:“惊喜!”

惊喜?

沈羽俊说惊喜!有没有搞错?我简直不敢相信!是我的耳朵出问题了还是他的问题?

沈羽俊没有再多说什么,绅士的拉开车门,伸出手来拉着我,

“小心点,这里的雪很滑,别摔倒了。”

那是一家海边餐厅,推开门,屋内的热气扑面而来,沈羽俊拉着我到窗边的位置坐下,桌子上有一朵冰玫瑰插在花瓶里。

室内这么高的温度,怎么还会有一朵这样的花?

沈羽俊见到盯着冰玫瑰看,便把花瓶推到了我面前,看着我道:“许个愿吧!”

“嗯?许愿?”

对着冰玫瑰许愿?怎么想怎么觉得怪异。但我还是闭上眼睛,认真的许下一个愿望。

再睁开眼睛时,一朵鲜艳夺目的玫瑰花被递到面前,沈羽俊笑吟吟的看着我,问:“喜欢吗?”

“你,真是惊喜!”我笑了起来。

第六十九章 相思一夜情多少,地角天涯未是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