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五章 你年少掌心的话,依旧紧握着吗

  茶几上,放着当天的报纸。

我随手翻了翻,然后在其中一页停下。

这张照片是哪里来的?

难道还有其他人在参与吗?

我的心里有些不安。

打开手机,正要再发一次邮件,却又接到了邮件提醒。

我忽然想起,昨天我发了两封邮件,一封是匿名邮件,把王雨露的大尺度照片发给报社,另一封邮件是给夏广明的,与他讨论一些细节。

而我今天看到的,夏广明给我发的邮件,是问我关于新闻的问题。

是谁?总躲在背后干什么?

我忍不住皱眉,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有人做出我所不知道的事情,偏偏我什么都查不到。

仔细看着这照片,角度很专业,拍的都是背影和侧脸,但绝对能认出来王雨露。而随行男子虽很模糊,可身材与梁鸿大相径庭。

梁鸿的身高超过一米八,快要追上柳儒笙那一米八三的模特级身高了,却偏偏长了一堆肥肉。

而照片上的这位,显然没有那几乎比王雨露高出一个脑袋的身高,也没有胖到梁鸿那浑然一体的模样。

只是这背影,怎么有点熟悉呢?

找到照片上的人。

我按下发送键,然后倒在沙发上不想起来。

心里有些疲惫,但战争还没有结束,我还不能停止。

没有睁开眼睛,按下了熟悉的号码。

很快,无线电波那头传来了焦急的声音,

“杜梓媛,你去哪了?怎么没在家?”

我没有听错吧?我这不是要打给妈妈吗?怎么变成了另一个人接电话?而且还很耳熟?

我猛地睁开眼睛,看着手机屏幕,正在通话中的人备注居然是‘人生若只如初见’!

电话那头又传递过来焦急的声音,“杜梓媛,杜梓媛,你还好吗?”

我没有听错吧?你是沈羽俊?

我被惊讶冲昏头脑,没发觉我的声音沙哑的不像话。

“杜梓媛,你怎么了,声音那么沙哑?”

沈羽俊关切的问。

我挂断了电话,发了一条短信告诉他我很好,然后静静的坐在沙发上。

第二天,我感觉自己好些了,便换了衣服,扶着栏杆慢慢的下楼。

好不容易到了楼下,我有些头大:现在这样,怎么能够到北京?

然而,面前很快停下一辆TAXI,一个年轻的司机探出头来:“嘿,小妹妹,你要去哪儿?”

本想去火车站坐动车回北京,但看了这张有亲和力的脸之后,我笑了笑:“永定门长途客车站。”

“北京南站?”司机是个有点小帅的男孩,声音也很好听,但我总觉得这好听的声音在哪里听过。

虽然记不起来这男孩到底是谁,我还是说道:“南站那里太空旷了,还不如去永定门呢!”

小帅男孩笑呵呵的跟我聊了几句,见我气色不佳,没有上高速,而是走小路。

我看着窗外倒退的风景,有种莫名的空洞感。

“你的手机响了。”小帅男孩提醒我。

车窗外的繁华荒漠与我无关,何况谁又知道,以后会是什么样子?

流年易逝,连人也跟着苍老了。

我打开手机里的邮件提醒,看到了三封未读邮件,刚要打开,这时候来来信息。

是沈羽俊发来的:“圣诞节,老地方等你,不见不散。”

老地方?沈羽俊说的老地方是哪里?

我想到,在还没有离开的时候,外面常见面的地方是沈羽俊所在的学校,后来因为工作,我便常请他到我工作的网吧里,有时候是请他买些零食,偶尔请他代班。

离开这里之后,就连见面都屈指可数了。

虽然疑惑,但我没有回复,也没有问老地方是哪里,我怕他失望的说,那些过往我都记着你却忘了,那是多么可悲的事情!

忽略掉那些邮件提醒,我打开了沈羽俊的个人主页,把最近两个月的一百多条说说看了一遍,除了描述每天的心情外,别无所获。

也许是博文?我抬头看了看前方,已经进入北京了,时间过的还真快。

小帅男孩突然对我说:“中午了,前面有个便利店,要不要买点什么?”

“嗯,好,你帮我买个面包,再加一根烤肠。”我递过去一张毛爷爷,然后又低头看着手机。

突然,看到了一篇叫做《你年少掌心的话,依旧紧握着吗》的文章吸引了我的注意,这个人主页我来过很多次,这篇文章却是第一次见。

前面也没有【转】字,难道是自己写的?

我打开之后,几张图片映入眼帘。

我忽然明白了。

第六十五章 你年少掌心的话,依旧紧握着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