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章 美好时光,能不能像海苔一样吃掉。

  重温雪的冰冷,却有别样的欣喜。

但这短暂的欢乐时光却让我难忘又害怕,难道是因为这是沈羽俊第一次给我的惊喜,害怕这样的片段太美好了,在经历了那么多之后,竟然还能享受到这样的美好,我甚至冲动的想要跟沈羽俊一起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然后一起了此余生。

但这也只是想想,我张了张嘴,最后什么都没有说。

回去的时候我拒绝了沈羽俊送我回公寓的好意,而是到了不远处的姑姑家。

凭着记忆,我敲了敲门。过了好一会儿,门开了,姑父惊讶的说:“哎呦,稀客稀客,小波,你看看谁来了?”

“唉呀呀,杜梓媛,真是稀客呀!外面冷,快进来坐!”

姑姑一家热情的招呼着,我的心也跟着温暖起来。

刚刚换好拖鞋,便见鞋架旁边放了两沓黄纸,如果我没说错的话,这些东西还有一个别名,叫做冥币。

“姑姑,这些纸是要做什么吗?”我忍不住问。

姑姑大概是在洗碗,手上还戴着胶皮手套,走过来感慨着说:“不瞒你说,今天是你大姑和大姑父的忌日,我和你二姑父正准备下午去呢!”

大姑和大姑父我没什么印象,据说是在我小的时候就因为交通事故去世了,又没有孩子,就悄悄的埋了。

“都过了十多年了,难得二姑和二姑父还记得。”

我随口附和道,没想到姑姑却像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的讲起来大姑和大姑父的‘事迹’。

“你大姑这一辈子都好强,跟你大姑父结婚之后,生活也一直都挺好的,什么都不缺…”

“行啦,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就别提了。小媛才来,要不要喝点桃汁?”

姑父打断了姑姑的话,问我中午要吃什么,姑姑也起身去了厨房,给我端了一杯牛奶。

我喝了两口就放下了,打量着偌大的客厅,许久没来,这里的变化不小。

“这沙发不错,跟房间里的装饰很相配呢。”

嗯,这是你姐姐买的,当初我还说,买这么大的房子,到时候空荡荡的不好,没想到你姐直接就买好了沙发和茶几,好看吧?

表姐上班之后,把姑姑和姑父当初住的小单间换成了三室两厅的大房子,她自己结婚的时候,却没有多少钱了。

我不知道这样的做法是不是正确,但我觉得,表姐对生活一直都是很精打细算的,突然出手大方付了全额,难道这就是孝顺?

“下雪天纸不好烧,收拾好就走吧!小波,你在家里陪着杜梓媛,我自己去就行了。”

“不,姑父,我跟你一起去吧!我给朋友打个电话,让他开车来接我们吧!”

我看着姑姑不放心的样子,便提议道。

想到顺风车,我又想到了梁惠。

电话接通,我开门见山的说明了原因,结婚梁惠正在上班,不过,她会找人来接我的。

我笑着应下,又过了半小时,来信息了。

“我在楼下等你。”发信人,梁鸿。

梁惠说要找人来接我,就是这个人吗?我放下手机,无语望苍天。

“怎么了?”姑父问。

“车来了,我们走吧!”

这么大的雪,可惜了那辆凯迪拉克了,我心里想着,上次已经害他爆了胎,这次可别刮花了漆了。

这样想着,我们依次换好鞋子,下楼走了几布便见到了那辆熟悉的商务招待!

这辆车又到了梁鸿的手上?

来不及多想,梁鸿拉开车门走下来,今天他穿了一件黑色呢大衣,黑色西裤,黑色圆头皮鞋,还真是去墓地的合适的着装。

姑父笑呵呵的说:“不介绍一下吗?”

我知道姑父一定是误会了,只好解释道:“这是我同学的哥哥。”

“叫什么名字?”姑姑紧跟着问道。

梁鸿绅士地为姑父和姑姑拉开车门,很快又拉开副驾驶的车门示意我上车,却完全没有自我介绍的打算,我只好说,

“梁鸿。”

“就怕像他们当年那样…”

姑姑的话没有说完,姑父碰了碰她的胳膊,换了一个其他的话题。

就这样,过了一个小时零三十分钟,我们才到达大姑喝大姑父的墓地。

“是这里吗?”梁鸿面色凝重的问。

姑姑毫不避讳的说:“啊呀,我们每年都会来这里给他们送钱。”

梁鸿没有再说什么,默默的走到后备箱里拿出了花篮,这下轮到我目瞪口呆了:“我都没准备什么,梁鸿哥,你……”

“如果觉得外人去不合适,我可以在车里等着。”梁鸿淡定的说。

其实我讨厌极了上坟这种事情,但我更讨厌跟梁鸿单独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我担心我会窒息的。

所以,只好拿起花篮跟着姑姑和姑父一起往山上走。

冬天凛冽的风吹来,我的手都快要冻僵了,难道上山就是个错误的决定?

怪不得林冲是被逼着无奈之下才上了梁山。

姑姑见我越走越慢,走过来接过我手中的花篮:“你的小手可别冻坏了,我带着手套呢!给我吧!”

天大寒,砚冰坚,手指不可屈伸。

那些古人的刻苦,我有些无法想象,没有推辞,赶紧把手缩到口袋里取暖。

“据说当年大姑和大姑父的事故家喻户晓,有人传说是两车相撞,一家三口都遇难,也有人说是谋杀,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想了想,好奇的问。

第七十章 美好时光,能不能像海苔一样吃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