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五章 微笑就像创可贴,掩饰了悲伤

  “好久不见。”面对李叶君,我依然友好的笑笑,心里疑惑的想,他是怎么知道沈羽俊公寓的位置呢?

“刘茜在吗?”李叶君有些急,我连忙叫住他,“一起喝杯咖啡吧!”

“你明明很在乎他,为什么要这样呢?”梁惠不解的问。

是呀!我为什么要这样呢?

如果放弃了沈羽俊,不再关心他的一切,是不是就不会这样累了?

我这样问我自己。

当然,这个问题始终没有答案。

去了‘香格里拉’,我给梁惠点了一杯卡布奇诺,李叶君和我都是拿铁。

静静的坐下来,享受着片刻的回忆时光,听李叶君讲着我不在时他们发生的趣事,心里却总是开心不起来。

据说沈羽俊会去看望我的爸爸妈妈,有时候会拿着果篮,有时候会那些食材,然后在我家蹭饭。

他总是这样乖巧懂事,做了那个讨人喜欢的哥哥。

可我又能说什么呢?这是他的选择,我无力改变。

“你要去哪里?我送你。”

出了‘香格里拉’,送走了李叶君,梁惠问我。

“没事的,你回去休息吧!反正我回慕达也没什么事。”

慕达集团旗下的银行经理梁惠,真的跟我记忆中的那个矫情公主不一样呢!

再想到刘茜,我真的很想发泄一下,想大声的质问刘茜,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让我为数不多的朋友更少了。

“杜小姐,请留步。”

又是那个池渊!我有些头疼。

“你先去忙吧!今天辛苦了。”

我想请梁惠吃饭的事情又泡汤了。

再回头,池渊仍然像雕塑一样站在那里,我问,

“有什么事情,说吧!”

“柳总说,杜小姐考虑好了就打电话。”

池渊如机器人一般吐出几句话,就闭上嘴巴老实的站着。

“好了,我先走了。”

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觉得头晕,腹肌也一阵一阵的难受,只想躺在床上,舒舒服服的睡一觉。

于是,我慌忙的逃离了,甚至忘记了我根本没有柳儒笙的电话号码。

到了外面的角落里,忍受着难耐,蹲下来,我又来始想念家里的大床了。

这个时候,能吃点东西,然后吃上药,再睡一会,就满满的都是活力了。

早上没有吃饭,又喝了许多咖啡,此时,只能用‘自食其果’来形容。

“梓媛姐,你怎么在这里?”

清脆的声音响起,抬起头,只见果果一身漂亮的红色吊带裙,耀眼的水滴状耳坠,闪闪发光的银色项链,与我此刻的狼狈成了鲜明的对比。

没有了顺风车,但还有熟人,我站起来,说道,“果果,帮我拦辆车。”

“梓媛姐,我今天可是来参加爸爸的生日宴会的,看!我这身行头是哥哥准备的呢!怎么,我哥没告诉你?”

是秘书池渊为你准备好的吧?我在心里轻轻回答。

果果却被上流社会的奢侈冲昏了头脑,看到我的样子,更衬托出她的光线靓丽,兴奋的脸上全是骄傲,仿佛在说,看吧!柳儒笙对你再好,也还是不会娶你。

我只好笑笑,说道,“我先走了。”

“哎呀,别走啦,跟我一起回家吃顿饭吧!”

果果笑的很灿烂,我拿来了她抓着我胳膊的手,笑了笑,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然后自我催眠着,告诉自己我可以的,我能坚持住的。

这样想着,似乎真的好多了,难怪古人说望梅止渴,画饼充饥!暗自庆幸身体还算给力,在关键时刻没让我掉链子。

看着果果期待的眼睛,我不介意再去看一场好戏,于是,我点点头,说,“好。”

原来想要打车回公寓里的计划泡汤了。

幸好刚刚简单的啃了几口面包,让我能够坚持下去。

宴会上,自是衣香鬓影,觥筹交错。

而我和果果,是所有参加宴会的人当中,独特的,没有开车的人。

果果没有车,而我,为自己没有开那辆二手的日产车而松了一口气,因为环视停车场里的车,最低档次的也是七位数的。六位数的同胞,我看了半天也没有找到。

回到家,吃了药,便躺下了。

半梦半醒中,妈妈拿着面包的模样又浮现在眼前。从前,每次难受的时候,只要回到家,妈妈就会负责一切,而我只要照做就可以了。

都说有妈的孩子像个宝,我却突然觉得,妈妈在身边的孩子才是个宝。

第五十五章 微笑就像创可贴,掩饰了悲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