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二章 沿着一双热切目光的航道,徐徐走来。

  好吧,我承认我太善良又太可悲了。缩在车里等我待费楚韵出来。想到油不知加了多少,钥匙插进锁孔,油表的指针却只是晃动了几下,就又近似的归为0,我吃了一惊,踩了油门,没有反应!

汗水从我的额头上滴下,我对油箱里的油的去向感到疑惑,难道是开我的车到了这个不食人简烟火的鬼地方?

看来只有坐梁鸿的车才能离开了。

我叹了口气,远处有呜哇呜哇的声音,警察叔叔总是珊珊来迟。但此时我还是很庆幸的。

梁鸿进去已经超过十分钟了,四处安静的像坟墓一样可怕。

打开暖气,我忽然想起高欣雨,上次我们也是被绑架到了废弃的破房子里,然后神一样的柳儒笙出现了,他那高大的形象至今还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里。

后来,因特兰事发,我无数次怀疑柳总是故意的,但又一次次否决了这个猜想,告诉自己幕后另有其人,但我始终是势单力薄的,唯一能帮我的,也就是夏广明了。

打开车灯,很快就吸引了警察叔叔,‘咚-咚-咚-’,车窗被敲响,我降下车窗,说明了原因,可警察叔叔还是要求我跟着他们去局面做笔录。

我实在没想出来警察除了会做笔录还会做些什么。

打开车门,指了指摇摇欲坠的破房间,一个警察头头还亮出了手铐。

我无语的看了他一眼,直接无视,在众人各异的眼光中一步一步地走向那个让我窒息的地方。

拿出手机拨打了梁鸿的号码,然后慢慢的走了过去。屋子里的窗户都用木板钉住了,光线很暗,我打开手电筒照明,屋子里只剩下了费楚韵和梁鸿。

“他们呢?”我问。

“刚才,听到警笛声都跑了。”梁鸿摸摸脑袋说道。

“到附近找找。”那个头头对身后的人吩咐道,转身又拿出了手铐,看着我,说:“请跟我们走一趟。”

“接下来的台词是不是,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说的每句话都会成为证堂供词?”我笑笑,倚在旁边的台子上,微微有些喘息,忍着冒金星的眼睛,强装淡定的一动不动。

“刘警官,我们都是受害者。”

梁鸿强撑着要站起来,他的腿应该是受伤了,外套又给了我,显得有些单薄。

“受害者?杜梓媛那个贱人也是受害者?说句直接点的,她就是个间谍!”在我离开后,费楚韵似乎又受了新伤,看起来好像很痛,但脸却是完好无损的,以至他的嘴一直都没有闲着。

大概是见我不动,以为我很不安的缘故吧!

“不管怎么说,跟我们走一趟吧!”

刘警官这个态度让我觉得很‘敬佩’,如果每个警察都锲而不舍的追查真象,那么这世界上的每个警察都可以成为警探,甚至警监,所有的案件也都会被解决,再不会有冤假错案。

“就在这里做笔录吧!我明天还要上班。”我看着刘警官,轻轻地说。

“今天很晚了,明天再调查吧!”

梁鸿说着,扶起了费楚韵,好像还对我说了句,“跟上。”

我没有完全听清,但还是跟着他向外走。

一步一步地走着,离那个荒凉的地方越来越远,眩晕感也越来越明显。

剥开随身携带的糖果盒,拿出一粒糖含在嘴里,甜甜的,有种牙疼的感觉。但总算清醒了些。

“这是怎么回事?”是刘警官的声音,一抬头,便见梁鸿的凯迪拉克变矮了,原来是车带被人放了气。

费楚韵看着我,刘警官看着我,身后的小警察也在看着我。

我知道,这个时候我不能倒下。

这样想着,我耸耸肩,说道:“我的车刚刚加了油,却也不能启动了。”

打开后备箱,油桶还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我随手一拎,竟一个不慎,险些撞到车上。

“这里还有油?”再次加好了油,由一个警察叔叔开车,我和梁鸿坐在车后座,费楚韵坚持不肯坐我的车,于是,我们分开行动了。

那些小警察们请求支援,把梁鸿的车托运走。

想到这位土豪哥最近换车的速度,我忍不住咧开嘴笑了笑。

“好点了吗?”梁鸿问道。

“好什么呀,我不是一直都这样吗?”我靠在车后座,努力的让自己舒服些。

梁鸿帮我拉了拉大衣,也许是我的错觉,总觉得梁鸿的体温正通过这大衣源源不断的输送过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停了下来,外面是让人眼花缭乱的各色灯光,我有些费力的抬起头,分辨不出这里是哪,只见身旁的车门被打开,夜风徐徐吹来,身上的温暖正努力的抵御着寒冷,好一会儿我才认出,这个在冷风中向我伸出手的人是郑隽秀。

“我要回家。送我回去吧!”我轻轻的说道。

“杜梓媛,来做个检查吧!你从那里出来的时候就很不舒服,别坚持了,快下来吧!”

梁鸿站在旁边皱着眉头说道,看着我的目光是那样有神。

我想,我这一生都不会忘了那炯炯有神的目光。

在这样的时刻,我又要怎么坚持下去呢?

默默的挪动着,努力的‘蹭’了出来,迎着他的目光走去。

第五十二章 沿着一双热切目光的航道,徐徐走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