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章 那些不美好的记忆,我从不说我都记得

  “嘿,那不是杜梓媛吗?”

“不是吧?她们全家不是都移民去北京了?”

“去北京不叫移民吧?何况去移民了也可能回来!”

“哎!杜梓媛!”

有人叫我?听声音的确是有些熟悉,我回头看了看,是二姨和表姐。

“二姨,姐姐,你们怎么在这里?”

“唉呀,我们家就住在那边的小区呀!”

顺着二姨指的位置一看,正是顾小枫家的对面!

“要不要上去坐坐?”

表姐热情的邀请,我却只能笑笑。

“改天一定来,我还有事,先走了!”

拉开车门,冲她们笑笑,然后离开,背后的议论声渐渐远了……

“杜梓媛现在也开上车了?”

“还是日产的呢!比姐夫开的国产车要贵出不少呢!”

“以前我是真没想到会这样哇!你也赶快买辆车吧!”

“妈!不要像墙头草一样,只看见人家开车,还不知道是誰的车呢!”

多年来,我们家的条件一直都不好,因为要维持我的生命,供我吃药,还要供我上学,家里一直有债务,但时间久了,我也习惯了,听着别人的恩惠,心想我一定要让他们刮目相看。

终于,我有了工作,买了房子,买了车。与此同时,也有了一笔不小的贷款。但我已经不在乎了,因为在意,只会让我自己平添烦恼。

其实二姨的生活也并非一帆风顺。据说,二十多年前二姨和姨父还是农民,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因为农村的养儿防老之类的理论,在他们的儿子死后,就一直想再生一个儿子,然而天不遂人所愿,在生了女儿之后,又赶上了计划生育,这事情便只能搁浅了。

再后来,土地值钱了,他们又没有儿子,便决定到城市里去享清福。

那个时候还只有我家在城市里,我的爸妈便经常去帮助他们干些农活,在把土地卖掉的时候,没有任何签合同经验的二姨和姨夫请去了我的爸爸妈妈,于是我的童年记忆,有一部分是独自一个人生活的。

我也因此学会了煮面和做一些简单的食物供自己吃。

当然,卖掉土地来到城市之后,灯红酒绿的生活让常年务农的农民眼花缭乱,一时间有些无法接受,但他们在努力的改变,不知道该怎么做菜就去不同的饭店试吃;不知道该穿什么样的衣服才能跟的上潮流,于是去买最贵的衣服,一旦有人说一个‘不’字,立马扔掉。

听到表姐对于饭店的评价是:‘都吃恶心了’!我感到无话可说。

不过,我其实没想过会以这样的方式重逢,让我有些措手不及。

不知道我这样的姿态,会不会让人大吃一惊。

但是,我想这样做。

让别人看到我生活的很好,这跟当年的二姨又有什么区别呢?

想着想着,车竞开到了曾经的家门口。

那曾经破旧的木头窗框换上了铝合金,曾经背妈妈擦的纤尘不染的窗户换成了绿色玻璃,清冷的门厅变的热闹,因为是一楼,买房子的人开了家小店,卖起了小商品。

不远处是宋然成曾经的住过的地方,也是宋明玉的家,虽然去过几次,但我现在一点也想像不出来那个传说中人满为患,门庭若市是怎样的场景。

正想着,有人从阴影里走出,我连忙关上车窗,只留下一个小缝,很快便听见一个男子的声音。

“什么?查到了?恩,好,你知道该怎么办!别说一个服装城,就是十个我也不怕!”

这个声音我并不熟悉,但是却让我感觉到疑惑,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却莫名的让我心慌,总有钟感觉,有人在暗处操纵着生活,我不一定认识,却总是能感受到他的存在,仿佛福尔摩斯在探案,却总有人在背后捣乱。

果断的下车,去了附近的小超市,看来看去竟不知道买什么好,打开钱包,只剩下一百五十块钱,还有十天我才能发奖金,难道我要喝西北风度日?

想了想,最后还是选择了一箱特价的牛奶。

敲门,开门的是舅姥爷,见到我有些疑惑,我只能解释道,

“我是杜梓媛呀!您真是贵人多忘事。”

“杜梓媛?唉,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呀?然成才走,杜梓媛又来了。”

舅姥躺在床上,听到我开门见山的自我介绍,感叹道。

然成?宋然成?那么我刚才看到的黑影,他说服装城,难道,说的是梁鸿?

第五十章 那些不美好的记忆,我从不说我都记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