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八章 世界这么脏,谁有资格说悲伤

  “原来,你还真的不接除我之外的电话。”调侃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回眸望去,是沈羽俊。

“这不是创意广告公司?”我故作疑惑的问,沈羽俊不明所以的说:“是啊,怎么了?”

“嘿嘿,这里好像不是沈助理的地盘吧?”我笑笑,剩下的半句话就是:你来这里干什么?

“多好的一天!我们都很久没有一起吃饭了,我请你?”沈羽俊好评听不见我的弦外之音,像我曾经缠着他那样曲解意思,现在轮到我身上,真是烦不胜烦!

“那个‘人生若只如初见’是你?”我简直不敢相信,学物理系的沈羽俊不但进了李基轩家的电子公司,还学着做起了黑客在我的办公室电脑里写了代码?他应该很讨厌那些密密麻麻的字母才对!

“对啊,那天吃饭的时候就帮你存了我的新号码,省的你还要费尽心机的打听。”沈羽俊温文尔雅的笑着,用上学时常用的词说就是,与我咬牙切齿的模样恰成对比。

“然后,还整了王雨露?”费楚韵不知何时凑了过来,‘啪-’的把报纸拍到了桌面上,我不解的看着他,沈羽俊也迅速的浏览了一边,指着那个泼妇般的王雨露的照片问我,“你跟她有仇?”

“我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顾小枫说有人先生打电话给他们,用福尔摩斯的话说,这一定的阴谋!”我回想起BBS上的那段话,想必那个人一定是认识我,理解我,并且,如果是两年前认识的,那么也许是大学同学,没准儿是跟沈羽俊一个学院的同学!

“阴谋?呵呵,杜梓媛,你的阴谋论可真有趣!”费楚韵像出现时的悄无声息一样,默默消失在我的视线里,让人有些无所适从。

耐不过沈羽俊的软磨硬泡,我还是跟他一起去吃了午饭,开着我的车,去了朝鲜一条街,老板大概是个朝鲜人,菜谱都是方方正正的朝鲜字,我递过菜谱,果然不出所料,沈羽俊皱了皱眉,随便指了一个,我笑了笑,虽然不是全都能懂,但我知道哪个是朝鲜冷面,服务生微笑:“要不要过水?”

“嗯,过水!”我回答。

十分钟左右,服务生就端着盘子来了:“这位女士,你要的朝鲜冷面;这位先生,你要的朝鲜冷炙。”

所谓朝鲜冷炙,无非是店家取的名字,其实也就是烤肉,用烘炉烘凉了端上来,一共九块肉。

“这个……这个……”沈羽俊的脸冷了下来,我笑了:“快吃吧,下午还要上班呢!”

一顿饭犀利,我是吃的饱饱的,沈羽俊弄了满手油,却并没有吃饱,我笑着出去提车,把结账的事情留给沈羽俊,开车想送他回公司,在路过创意广告的时候他却执意下车,虽然有些奇怪,但还是由着他去了,反正也省油了。

想了又想,还是打给了方舒珍,“你在忙什么?”

“我在查病例呢!怎么了,你竟然还给我打电话?”方舒珍不可避免的惊讶,我笑笑,“怎么样,在新的医院还适应吗?”

“哎呀,你还真别说,星光医院就是不一样啊!”我甚至能想象出方舒珍一脸期待撞,拿着手机放在耳边,肯定连病例都忘了翻!

“跟其他人都还好吗?交了新朋友就忘了老朋友?”我咂咂嘴,偷笑自己的这个偶然的决定!

“哪里忘了?改天我请你吃饭!以后你又什么病就跟我说,我给你治!”方舒珍斗志昂扬的声音,让我的额头沁出了汗水,“别咒我好不好?我现在还活的好好的呢!你们医院的医政科的人你都认识吗?”

“医政科?我只知道有一个快退休的老头子,还有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是个女的,满脸青春痘!”方舒珍跟我一样,青春痘很少,而且大都长在了额头,刘海一挡,什么都看不见,跟本不会影响形象。

“哦,你忙吧!有什么事情再联系。”费楚韵突然出现在停车场,边走边打电话,我忙收了线,看了一小会儿,然后打开车门,进入公司。

第四十八章 世界这么脏,谁有资格说悲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