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四章 远足的记忆是一首无韵的诗歌,似你悄声的选择

  杜梓媛:

我和果果就像多年前的好姐妹,一见如故,颇有相见恨晚之一,丝毫没有因为夏广明变得尴尬。

但是柳儒笙正的让我很无奈。他不懂穷人的艰辛,不理解底层人的艰辛,也没有怜玉惜香之情,毫不客气的告诉我,“嫁给我,这一切都不是问题。”

我不想嫁到那样的家庭。在上海我见到了柳儒笙的母亲,竟是市场的人真让人觉得可怕,也很让人担忧。我不明白为什么柳儒笙这样有钱却不给他的母亲治病,二十由着她发疯?

不知道沈羽俊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对我的突然离开而感到惊讶?爸爸妈妈会不会为我担心,是不是因为我跟西子和一大帮朋友去唱歌儿生气?如果我再也没回到北京,他们能不能来找我?但是,半年过去了,我儒人间蒸发般丛京城小时,也没有人来找我,原来我是这样卑微,不值一提。我自嘲的笑了笑,上海的街头人来车往,站在因特兰集团想念俯瞰,有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我却一点也快乐不起来,甚至后悔把车钥匙给沈羽俊了,他无心恋你,你便有千般的好,他也不放在眼里。

“明天你是否会想起/昨天你写的日记/明天你是否还惦记/曾经最爱哭的你……”是老狼《同桌的你》,跟夏广明一样,我们都还还念在学校的那段美好的时光。然而夏广明跟沈羽俊不同,他会发信息给我,打电话给我,问我现在用的QQ号……

也许有一天我真的会被夏广明打动,但是杨子帆要怎么把你?杨星宇会不会找他打一架?会不会去我家大脑一场?这个有着前呼后拥的保镖又是因为什么?传说中的一见钟情貌似是不打线上,因为从未去过美容院,有整天忙碌,皮肤不好自是不必说,脸色也不好看,这样难看的我,让我自己都觉得厌恶。

简单的说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无奈的看着沙发上优雅的柳儒笙,浓眉,高深莫测的眼睛,刀削般的脸,建议的轮廓,竟然依稀有沈羽俊的模样!我摇了摇头,就算想象力丰富,也无法把这两个人联系到一起。

“刚跟情人打完电话,就这样盯着我看?”柳儒笙勾了勾唇,“不会把我挡成漂亮小姐了吧?”

啥子?原来那天他听见了我和方舒珍的对话?我囧到几点,池渊也枕着说道:“有没有人告诉你,长时间盯着我们柳总是要收费的?”

“没有!从来没有人告诉我这样变态的收费!”我赶紧摇头,“还有,夏广明不是我的情人。”

“那时什么?恋人?还是爱人?”柳儒笙来了兴致,似乎查公事是无关紧要的,重要的调笑我,让我觉得尴尬,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都不算吧!他是我的高中同学。”我抿了抿嘴看着庄毅上,生怕一个不小心落地窗出了问题我就掉到楼底下去了。

“不过,你的行踪很奇怪诶,第一次见到你是开着宝马到废旧仓库去,第二次是在饭店领着一大群保镖去吃饭,怎么你又来上海了?”我小心翼翼的问,柳儒笙轻笑:“距离你上次见到我,已经超过一个月了。不过可以理解,你出车祸躺了一个月,脑子也有些不灵活了。”

没想到如此优雅的先生也会这样嘲笑人,跟他说话,简直是自取其辱!我看着窗外各色的灯光,说,“我要离开了。”

“如果你想坐我的顺风车也可以,但你若之一为祖国航天事业做贡献,我不拦你。”柳儒笙翘了翘二郎腿,大手一挥,“备车!”

第三十四章 远足的记忆是一首无韵的诗歌,似你悄声的选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