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有些话我说不出口,但我想你能感受

  顾小枫:

说实话,我也不喜欢我的新姿态。一条腿长,一条腿短,我自己找镜子都觉得怪丑的,真想把长的那一截砍了,又迟迟的下不了决心;住院费有太贵,现在吃的药只是维持现状。

那个漂亮的白领姐姐出现了,仿佛用她的光照亮了我,从那以后我终于相信了奶奶的话:上帝不是没有关照你,而是把你所有的好运气都积攒起来,一起给你。

别人都叫她杜小姐,妈妈也这样叫她,她却说这称呼太生分,可以叫她名字,我也可以叫她梓媛姐,我不好意思的咧嘴笑了笑,梓媛姐说我像她以前一样,遇见生人就不好意思说话,应该报个主持人训练班锻炼锻炼,而且很多电视台的主持人都是坐着的,不用担心别人说你什么。

除了妈妈之外,第一次有人这样关心我,不但帮我们请了律师,还把我的事情发到了网上,让那些欺负我的高年级同学登门道歉,他们的家长还送来了一笔钱。

那笔钱虽然不多,但足以让我们家每天都能吃上肉。

妈妈做了一桌子的菜请梓媛姐来家里吃饭,梓媛姐买了些我从未吃过的熟食,还不住的劝我多吃些,我真的好喜欢这位漂亮的姐姐,真希望她是我的亲姐姐,这样我就能经常看到她了,看到她穿着不同的漂亮衣服,我也很开心。

梓媛姐说她是独生女,一直希望能有个兄弟姐妹,想认我为弟弟,妈妈犹豫着答应了,是的,我们都很贫穷,配不上高贵的梓媛姐姐,她能不嫌弃,我就很开心了。

很多人都嫌贫爱富,梓媛姐却不一样,还说如果需要的话,我们也会帮忙的,父亲早逝的我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等好事,信誓旦旦的保证,如果与需要帮忙的地方,梓媛姐尽管提,我们一定竭尽全力。

然而,没几天的世界,梓媛姐竟然出了车祸。妈妈熬了鸡汤给她送去,我好说歹说,也要跟着一起去。

几经打听,我们到了病房门口,推开门,竟然看见梓媛姐在发脾气,把漂亮的花瓶都推到了地上,碎了一地,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一个叔叔,靠近窗口站了两个叔叔,其中一个穿着白大褂,应该是个医生。

坐着的叔叔说,梁鸿让你做全面的检查是为了你好,顺便检查一下身体状况,你不能太累了。

站着的叔叔说,别孩子气了,隽秀特意挤出时间单独给你做检查,你应该配合,医药费你不用担心。

‘白大褂’也说,是啊,上次你也没痊愈就出院了,梁鸿给你叫的医药费这次都够用了。

梓媛姐躺在床上,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却一字顿一字的说,我不愿意做浪费时间的事情。

好看的睫毛轻动,梓媛姐缓缓睁开了眼睛,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妈妈和我,勉强的一笑,阿姨,小枫,你们怎么来了?

站着的两个叔叔很快就走了,只有椅子上的叔叔没动,问我们是谁。

小枫是像我亲弟弟一样的人,阿姨对我也像亲妈妈一样,梓媛姐轻轻的说,看的出来她很疲惫,说几句话仿佛爬了好几层楼一样,呼吸都凌乱了。旁边的叔叔皱了皱眉,还是在梓媛姐的注释下离开了。

我有件事,想拜托你们。梓媛姐很吃力的说,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吗?知道我为什么说你像曾经的我吗?因为,我也是实验品啊!十八年前,我5岁,就突然由健康活泼的孩子变成了躁动不安的孩子,所以才会到医院里寻寻觅觅,因为王雨露。

这是个熟悉的名字,因为有一天,我的主治医师张正南请假了,王雨露代替他给我做了检查,而梓媛姐,要求我们用这个理由把所以的错误都推到王雨露身上。

闭上眼睛,有两行清泪流下。

第二十一章 有些话我说不出口,但我想你能感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