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每一段回忆,仿佛都会让我窒息

  “嫂子,你是不是喜欢大俊哥哥呀?”星宇问我。

“我的男朋友是子帆。”我对星宇说,也是对我自己说,星宇那小鬼头却做思索状,良久,才问:“那你为什么喊‘哥哥’?我记得你认了大俊做了哥哥就天天缠着他叫他哥哥呢!”

我啊,我为什么要喊哥哥,为什么要想起沈羽俊?这个问题我也很不解!但是,忙碌的杨子帆找到我,让我扮演他的女朋友的时候,我让他给我一个理由,他竟然如实告诉我:有个男生送花给我,希望能成为我的男朋友,微笑着把花给了同行的西子,告诉他别再送了。后来他不知从哪里得来了我的手机号码,每天都给我打电话,还问我为什么不接,我变换着不同的借口应付他,可那位竟然信以为真,我说手机没费了他就给我交了两百块钱,我说手机没电了他就给我买了充电宝,我说上课时手机要静音他就跑来跟我一起听课,而我一直对他熟视无睹,从那时起,我就成了出名的吝啬鬼,那个号称情场高手的男生转手就去追朋友的女友,据说很快就被挖走了,还带着她庆祝生日,还故意邀请了那个落单的男生。而那个落单的男生,就是杨子帆。他不但不拒绝,还跟我并肩出人。

我后来才知道,那个挖墙角的男生之所以挖了杨子帆的墙角,是因为有一次,他跟我说话时,我的眼睛跟随着深沉稳重的杨子帆,忽略了他,让他觉得我对杨子帆有意思,没料到生日聚会上,那女生竟然大闹一场。

当时,我想着,反正也是吝啬鬼,不如帮他一把,说成是赚钱工作的小时工,然后拉着西装格屡的杨子帆转身离开,过生日的那位却突然喊道:“我给你,陪我过生日,如何?”

我最讨厌势力的人,仰仗着自己有钱,以为自己就能拥有全世界,特别是富二代,从不劳动,却挥金如土,所以我转过身回去,走到他面前,那女生大概以为我要同意他的提议,抬手就要打我,杨子帆却手疾眼快的抓住了她的手腕,说,“不管怎么样,今晚她是我的女朋友,你不要伤害她。”

我惊讶的顿住脚步,很快便释然了:在他心里,是怕我欺负那女生的吧?

仰望着高出我一个脑袋的男生,告诉他:“钱也不是随便赚的,合适的人,走在一起才会有安全感。”说完我就微笑着拉着杨子帆向外走去,快到门口时,不知谁喊了一句:“那不是沈羽俊的马子吗?”

我当即石化,几秒后便飞快的跑了出去。

也许是与生俱来的怜悯之心,我一直希望帮助弱者,可惜,一直以来,我都是最弱的那个,为了强大自己,就必须自己努力赚钱。

我在北京贷款买了房子,即使是首付也花光了所有的积蓄,还把大连的房子卖掉了,生活一直很拮据。所以,我一直都在努力的赚钱,为的是不让父母有太大的负担。

想到负担,我又想起了杨子帆。我真的很猜不透他,明明看到我送给沈羽俊昂贵的礼物,却什么也没有说,一如既往的宠溺着我。

我想我是在意杨子帆的,不然我不会与他相安无事的度过这几年。

可不知为何,最近我的眼前经常浮现出沈羽俊柔情似水的眼睛,和那总是爱开玩笑的笑脸,带给我许多快乐。

现在我有些害怕,也很矛盾:有句话说,当上帝想惩罚你时,就满足你的愿望,我想念沈羽俊,想念杨子帆,希望上帝能让他们来找我,可是我又不能跟他们离开,我又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上帝带来了杨星宇,他对我说,别忘了,你是见过我爸妈的,我的未婚妻。等你们结婚了,我哥就要继承家业的。

我说我知道,星宇,你也要好好考虑你的未来。

如果你出车九了,不管是身体还精神,我都会狠狠的报复。星宇扔下这句话就走了。我的胸口仿佛针扎出了伤口,一针一阵的疼。

我会为了沈羽俊,背叛杨子帆吗?背叛了杨子帆,就等于背叛了全世界,而沈羽俊算什么,就算我抛弃全世界去找他,他未必会在身后留位置给我。

你就是个麻烦制造商,可惜没人爱买你的帐。沈羽俊说这话的时候,温柔的眼睛一直停留在我的脸上,我不知道其实他还想说,除了我还有谁愿意给你收拾烂摊子。

我抓起手机登录很久都没有上的QQ,一个个头像闪个不停,我习惯性的全部打开,然后一个一个慢慢的看。

沈羽俊没有给我发任何消息,子帆却关切的几乎每天都给我说一些琐事,看着他一条一条的消息,我竟然捧着手机想哭。

两个月前我回北京拿毕业证,算准了爸妈上班的时间,我回家用家里的电脑上了QQ,有个昵称叫‘在夏末之前和你遇见’的人给我发了消息:你说你最喜欢夏天,转眼之间就要变成秋天,在夏末之前和我遇见是最美好的心愿。

这句话也是他的个人签名,这个没有备注的人,我知道是沈羽俊。

是的,我喜欢夏天,但现在,沈羽俊的昵称与签名都与我无关,而子帆,仍不厌其烦的给我发消息。

我轻轻的按下手机,回复他告诉他我很好,不要为我担心。

不知为什么,我坐在温暖的客厅里,竟然有雨滴落在脸上,滚烫的液体很快就滑落,在地板上,开出一朵花来。

“你没事吧?怎么哭了?”妖媚的声音响起,我抬起头,恍惚间看到了一双似水的眼,我努力的眨眨眼,却发现眼睛已经酸涩的不行,只好低下头,捂着脸,因为那双眼睛,像极了我曾经迷恋的似水的眼眸。

“书上说,心情不好的时候只要吃了棒棒糖,就不会难过了。”他变戏法似得从身后拿了一支递到我面前。

这句‘书上说’提醒着我:安慰我的人,不是沈羽俊,也不是杨子帆,而是只有一面之缘的费楚韵。

第八章 每一段回忆,仿佛都会让我窒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