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贫不是谦辞,而是事实

  “相爱吧相爱吧在能够相爱的时候,当我一直在你身边,成为离我最近的另一个我吧,谢谢你让我活的如此正直,在艰辛而复杂的时间,将成为我助力的一人,我绝对不会让你伤心,请不要动摇,尽管也有想哭的时候……”吉学美优美的声音不厌其烦的传入我的耳膜,而我,捧着费楚韵给我的棒棒糖,丝毫没有被桌上的手机所影响。

“不接电话吗?”

“这棒棒糖太好看了,我都舍不得吃!”

我和费楚韵机会同时出声,我的声音不变,而费楚韵的声音逐渐减弱,他的眼睛不再是上次那样冷酷,而是流露着关心。

“吃吧!我这里还有呢!”费楚韵眨眨眼,有从‘魔术袋’里拿出了一根漂亮的棒棒糖,我看着他的桃花眼,暗想着怎么摆脱这位‘情圣’。

“这样吧,我们一起吃,看谁吃的快?”我丝毫不被执着的来电所动摇,擦了擦脸,微笑的看着他,让我郁闷的是,他竟然还在看我的手机屏幕。其实,我听这铃声就知道,一定不是新朋友打来的电话,扫了几眼,号码始终不变,但我完全不想接;离开学校五个月,他没有像关心我的去向,甚至连我什么时候离开也不大清楚,我们似乎连兄妹也不适合做。

所以,我把手机设成了飞行模式,这下,沈羽俊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吵不到我了。

“也许你不知道,我不喜欢成天捧着手机聊的不亦乐乎的人,有什么事情就当面,光明磊落的说,要么就发短讯或者加我QQ,给我打电话的,别说是陌生人了,就是熟人我也不一定接。”我已经剥开糖纸吃了起来,一会儿功夫我就把它咬碎了吃进肚子里,费楚韵直直的望着我说:“我还没说开始呢!你怎么就吃完了?”

“我还要去见个朋友,先走了。”我抓起手机边往外走边停止录音,谁知费楚韵追上来,说:“去哪儿?我的车就在外面,可以送你。”

“我的车也在外面,不用麻烦了,费楚韵先生。”我有谈话录音的习惯,而这部手机的快捷键正好符合我的要求,所以我又按下了按钮。

“杜梓媛小姐,你可以叫我的名字。”费楚韵抓着我的胳膊说:“你刚刚哭过,眼睛一定很疼这样怎么能开车呢?”

“叫我杜梓媛就可以了。还有,”我笑着对上他的眼睛,“谢谢你!”

那天他把我送回公司,真的留下了手机号和QQ号,告诉我,再联系,我冲他笑笑,点了点头。

但如果我知道这是万劫不复的开始,我绝对不会选择认识他。

如果生命可以重来,有愿意回到五岁时,阻止这一切的发生,但是上帝不会给任何人重新开始的机会,既然我不好过,那么,其他人也别想着舒服了。

但我不会像崔雪那样,势力的人不敢动,而报复在刚进城的我妈妈和我身上。

我妈妈进城前,妈妈的舅舅经常出现在电视上,发表讲话。据说他曾经是一家大公司的副总裁,地位跟高,在大连这个小城堡里,几乎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在那个全民皆穷的年代,爸爸妈妈跟爷爷奶奶一起住在不足五十平米的旧房子里,而妈妈的舅舅家,只有妈妈的舅舅和舅妈两个人,住在两倍于爷爷奶奶的新房子,而舅姥爷只有一儿一女两个孩子,各自结婚,独立门户。

当我在听妈妈说这些陈年旧事的时候,我就在心里暗暗发誓,我一定要让妈妈过上好日子,住在宽敞明亮的房子里,有大气的车子,吃着精美的食物。但我一次也没有跟妈妈说过,因为我怕。外一我没有做到,妈妈一定乎很失望的。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在坚持,哪怕活的艰苦,我也不愿意放弃生的希望。我听着妈妈在床边照顾生病的我,说:善恶有报。我不相信真的有报应,即使有,我也不想等。我要把我所经历的痛苦全部还给他们,让他们知道,我不但没有像他们期望的那样,慢慢的死去,也没有缺胳膊少腿,而是,完整又全新的回来了,有像样的工作,还。有小轿车。

其实,在我小的时候,我并没有想到会这样。我像其他的孩子一样,活泼开朗,怪爸爸妈妈逼我吃药,怪所以人。

后来上学了,听说有一本书叫《圣经》,其中有句话叫:改变我能改变的,接受我不能改变的。

爸爸总是让我别乱花钱,而妈妈,为了两元钱的护手霜也要犹豫半天。于是,我知道,贫穷不是一个好东西,所以无努力强大自己,什么人格什么高尚,统统见鬼去吧!

第九章 贫不是谦辞,而是事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