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都说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王子瑞:

都说人生若只如初见,我怎觉的初见不及再见?初见时你是我家兄弟的仇人,我鄙视你讨厌你,视你若仇人,然而,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你的出现是那样令我惊奇。在同学聚会上,我们都穿着各式各样流行的衣服,唯有一个跟在六班老师身边的是一个着装正式的女子:乌黑的头发用宝蓝色的蝴蝶发夹盘起,黑色的职业套裙,黑色的高跟鞋,手边是黑色的镶钻手包。她身上散发着一股高傲的气息,仿佛在说:我是比任何人都要成功的人,我也将是老师最引以为荣的学生。

奇怪的是,初中毕业六年,那么多次聚会,第一次请来了我们以前的班主任丽丽,还让以前六班的同学们跟我们一起吃饭,我悄悄的问金宁,这是怎么回事?

金宁摇摇头,眼中也略有疑惑,坐在金宁旁边的张鑫却神秘地凑过来说,据说是六班他们邀求的呢!看到没有,那个跟在六班班主任旁边的那个女的,听说是她花钱包下这里的呢!太势利了!

毛烨语忽然跳了过来,大吼一声:“那不是成天跟大姐大在一起的杜梓媛吗?”

老师说的对,毛烨语就像活猴子似的。个子矮,刀削脸,嗓门却又尖又细。他这一叫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那个很势力的女的转过头来,我一眼便认出了那是杜梓媛,千真万确!

记忆中那些过往的种种又浮现在脑海,杜梓媛不再是那个被我们欺付却无可奈何的小女孩,现在的她竟是这般耀眼,还有得意。

杜梓媛缓缓地走过来,脸上还带着些许微笑:“好久不见。”她的声音变了,似乎温柔了许多,但又夹杂了许多陌生的礼貌。

毛烨语似乎还很排斥她,理直气状地说:“你来干什么?滚!”

说来奇怪,我们都是因为李基轩才讨厌杜梓媛的,但是现在李基轩发扬他的少爷风范端坐着品酒去了,毛烨语道炸毛了?

杜梓媛却笑的很无辜:“真是的,今天请大家来是想快快乐乐的玩一天的,怎么还来了个砸场子的人呢?”

丽丽走上前想缓和一下氛围,六班的班主任易靖忙出来打圆场:“都是同学,闹什么?赶紧坐下来,吃饭吧!”

她缓缓的走了过来,脸上竟还带着些许微笑,“好久不见。”这声音似曾相识,却又有些改变,似乎温柔了许多,但又夹杂了许多陌生的礼貌。

毛烨语似乎还很排斥她,理直气状地说,“你来干什么,滚!”

杜梓媛笑的很无辜:“真是的,今天请大家来是想好好玩一天的,怎么还来了个砸场子的人呢?”

丽丽瞪了毛烨语一眼,六班的班主任易靖赶紧上来打圆场:“都别闹事了,同学一场都不容易。”

毛烨语踢翻了椅子,暴起了青筋:“我又不是跟那样的人在一个班级的!有这样的同学我实在丢不起那个人!”

“金宁说对了一部分,今天是我包的场子,”杜梓媛的笑容让人头皮发麻,说出的话更令我们大吃一惊,她说:“但是,势力这个词与我无关。”

在我所认识的朋友中,梁鸿就算很有钱很淡定了,没想到的是,跟他一样的,竟然是我一直看不起的杜梓媛。

这个认识让我感到可怕。

之后的事我记不太清了,反正毛烨语是被赶走了,没有人跟他一起走,甚至我和金宁、我以前的老队儿--大姐大方舒珍都坐上了她的车,那辆东风日产的白色小轿车很漂亮,一直把我们送到我工作的“芒果”,酒吧,留下一张便条,告诉我们如果需要帮忙可以给她短信。

这是第二件让我奇怪的事,我虽然不像毛烨语那样排斥她,但也并不喜欢她,为什么有事要联系她呢?而且还不能打电话,只能发短信?

大姐大方舒珍却是一阵惊呼,杜梓媛,这么多年了你都没换号?

我看出杜梓媛的犹豫,愣了几秒,然后又恢复了一惯保持的微笑,点了点头,方舒珍的号码我也能背下来。她轻轻的说道。

几天后我在“芒果”看到了杜梓媛,这次是杏色的休闲蝴蝶结,白色的职业套裙,白色的高跟鞋,月白色的串珠手包,从上到下无一不透着高贵典雅的气质,与酒吧里的气氛格格不入。她一来就看到了吧台前的我,还有当天聚会的几个死党。

我们在一起喝的都是啤酒,她却叫了一瓶很贵的红酒,作为“芒果”的主管我很高兴有这样的业绩,作为朋友我却觉得她很奇怪:既然想喝红酒,为什么不去星级的酒店而来这样的酒吧?既安之则适之,她为什么要穿成这样,让人顶礼膜拜?

梁鸿指着杜梓媛问我,“你朋友?”我叹了口气,轻声应道:“算是吧!”梁鸿却灿然一笑,“跟梁惠是完全不一样的人。”我当即石化,幸好服务生阿文递来了红酒,不然我真的没法呆下去了。

刚送去红酒,她便说要高脚杯。“啊,还真是个有品位的人。”梁鸿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无可奈何的介绍:“这是杜梓媛,前几天在同学聚会上才见到的。”

“哦,这么说来,你也是大连人?”梁鸿的问题可真多,不过想想也有道理,为什么以前没在酒吧里见到她?不过我意外的是,梁鸿在听到肯定的答案后,却问她衣服在哪里买到的。我推了他一下,“你有雨露还不够吗?”

杜梓媛仍是微笑着,说是网购的,梁鸿却说这是北京卖场的衣服,价格在三千九百元左右,鞋子是首尔设计师设计的新款,中国只有四个城市有,价格在九千元左右,手包是镶嵌珍珠的,而且是最好的珍珠,美国进口货,蝴蝶结也是进口的吧!你到底是做什么的,能有这样的财力,又为什么来这种小地方?

我没有在意杜梓媛眼中闪过的那丝惊恐,把梁鸿推到了一边,你怎么老是仇富?把你那套咄咄逼人的样儿收起来吧!杜梓媛是我的中学同学,就她那身行头还能值那么多钱?我当了半年多的主管,也没那么奢侈过,你就别在这拉客户了。

这时梁鸿的手机响了,他起身去接电话,我也去拿高脚杯了。

那天因为梁鸿实在是很尴尬,他竟然拿起杜梓媛才喝了两杯的红酒往他的啤酒里倒,好脾气的杜梓媛笑着说,你喝吧,我刚好想走了。

接下来的许多天都没看见她,梁鸿也没再跟我提起梁惠的事,那个小太妹一样的梁惠也没有再出现,然而平静的日子没几天,梁鸿领着合作伙伴来谈生意,各自都带着两车的手下,可不知怎么竟祸起萧墙,也不知谁先起头打架,反正结局是梁鸿受了伤,被丢在包间里,无人理会。

我抖着手想给梁惠打电话,趁机听听她的声音,梁鸿却推掉了我的手机,我看见他的口型,猜到他不想让妹妹担心,可是我怎么办?如果你不去医院死了谁负责?我哪里有钱送你去医院?我急的抓耳挠腮,忽的一张小纸条从钱包里掉了出来,我又想起了杜梓媛。

二十分钟后杜梓媛推开了包间门,脸上还有因匆忙而带来的汗珠,看来我的短信没有白发。

第二章 都说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