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

卿非清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引子 就算隔了时空.换了妆容.我依旧记得你熊样的脸孔

  “好久不见,我回来了。”路灯像一个个满腹心事的少年,明知道重逢的两个人有许多话要说,许许多多的话到了嘴边,却仍是沉默着,只是被昏暗的灯光拉长了影子,良久,杜梓媛又露出了习惯性的微笑,那笑容很标准,隐隐的还有些孩子气,慢慢的向前走去,在离少年两步远时停了下来,用朝鲜语说道:“哥哥,我回来了!”

面对沈羽俊木然略带怨恨的眼神,一种奇怪的感觉弥漫周身:是不是自己太残忍了,明明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却一直喊他哥;父母明明是希望他做女婿的,她却笑着说‘爸妈只有我一个孩子,所以我一直希望能有个哥哥和我一起照顾他们’;甚至在他生病了喊她名字的时候,她问:“哥哥,你跟嫂子吵架了吗?”他失望的眼神让她一颤,却依然如旧。

“你现在连中国话都不会说了吗?”沈羽俊的声音有些颤抖,其中夹杂着哀伤,和略有些夸张的愤怒。

“哥哥,你还认得我?”北京的夜风始终是微凉的,杜梓媛穿着杏色及膝礼裙,却还是有些冷,沈羽俊仍穿着格纹T恤,她几乎想跑过去抱住她,告诉他,其实她很想念他,然后,两个人一起取暖。但是,理智还是战胜了一切。

“就算隔了时空,换了妆容,我依旧认得你熊样的脸孔。”沈羽俊依然是那半开玩笑式的话语,却不带一丝温度,仿佛那个笑容温暖的少年从不曾存在过。

“呀,哥哥什么时候成了诗人?”杜梓媛撇撇嘴角笑了,却不再是那个孩童般的笑脸,有种成熟却很沧桑的感觉,沈羽俊不知道这段时间她去了哪里,但是那沧桑的样子却让他的心被针扎了一下,痛到了神经。

“你成天跟在我身后扮诗人,所谓近墨者黑,我能不受你影响?”沈羽俊又是那冷嘲热讽的样子,熟悉的感觉充斥着神经,让人有种错觉,仿佛杜梓媛从不曾离开,仿他们从未长大,仿佛他们一直是那些快活的傻孩子。

“哥哥你说错了,”杜梓媛用朝鲜语说道,沈羽俊不觉皱了皱浅淡的眉“请不要扮韩国人,假冒诗人,已经是我对你最大的容忍了!”

“我从来不假冒,一直都是做正牌的。”杜梓媛微笑着说“没吃饭的话我请你吧!去吃正牌的牛排怎样?”

“牛排?你什么时候开始吃起了西餐?不是说那都是些中看不中吃的东西吗?”沈羽俊疑惑地望着她,近在咫尺,却又不了解她的心思,她好似远在天涯,这一切都好象一个梦,梦醒了,杜梓媛又会不见,让他迷惘,让他困惑,不知所谓。

“不喜欢吗?”杜梓媛似乎在喃喃自语,“还是吃大排当吃习惯了?难道就不是富贵的命?”

“你才不是富贵的命!”沈羽俊暴怒,狠狠地弹了她的头,奇怪的是,杜梓媛闪过一丝慌乱,却没躲闪,认命地低下头。

地处内陆的北京总是炎热的,一阵微风吹来,拂乱了额前的头发,杜梓媛感觉有些冷,轻轻的揉着额头,掩盖了想打颤的牙齿。

沈羽俊就这样呆呆地看着,却没有揭穿,也没有问她为什么不躲,只是环住她,用他的体温温暖她冰冷的手,轻轻地抚开她额前的头发,揉着额头,看着一道绺子,心疼地问“疼吗?”

“不疼。”杜梓媛笑着摇头,那笑容很温暖,却让沈羽俊一阵一阵地难过。“我帮你揉揉吧!”沈羽俊难得一见的温柔,杜梓媛却跳开了“我都说不疼了,你还要帮我揉,这可不像你哦!”

这样沉寂浪漫的时刻太不真实,杜梓媛不祈祷上帝的垂顾,因为上帝想要惩罚你的时候,就满足你的愿意。沈羽俊是一个多么美好的男子,有幽默感,细心,在疯闹的时候也知道轻重,这样的人,只能欣赏。

引子 就算隔了时空.换了妆容.我依旧记得你熊样的脸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