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终归来

  杜梓媛:

也许你有朋友,也许会有人向你伸出援助之手,但他们都不是你可以依赖的人,即便是父母,也有离你而去的时刻。所以在这个世界上,你唯一可以依靠的人,就是你自己。

时间总是贪婪的吸走我们的光阴,转眼间我已有三年不曾见到苏依了,最后一次见到她,是在街上偶然碰到的,那时我已高中毕业准备到大学报到去了,而苏依,初三时就去了职高,在我高二时就进入了社会。

我们唯一的联系,就是在QQ上聊天。

苏依的名字多好听,眼前这个妖媚的小女人也很漂亮,与从前那个略黑又有些矮胖的女生判若两人。看来学校真不是个好地方,浪费了我们大好的时光,把我们囚禁在无形的牢笼里,一个个都成了可以任老师摆布的玩偶。到了社会,又要尊纪守法,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活着真不容易,但我们一个个都挣扎着不愿放弃活着机会。任何一个生命都想好好活着,我又何偿不是呢?既然不能做我想做的事,既然活的不快乐,那么我会让这一切都有个合理的交代。我从不与任何人深交,所有的朋友都不了解我,也包括苏依,尽管她曾是我最亲密的朋友。也许时间会冲淡一切吧!但那些我所经历的,却把我带向了万劫不复。

那万劫不复,便是没了未来。而沈羽俊仍是那个沈羽俊,丝毫不会受到我的影响,这是多么可笑的事情啊!只知道我的名字,却不知道我的故事。

这样也许很好,如果苏依仍念旧情帮助我,我会在成功后送她去首尔,她若愿意,我也可以把她推进娱乐圈,然后我和爸妈也移民过去,度过余生。我想我有这样的能力。

其实,我也很希望能在沈羽俊的身边,只是可惜,七年的时间,我恐怕还没升级为蓝颜,不然他不会在我送他三星平板时,皱着眉头说“这是什么玩意儿”,面对我拼命打工攒钱换来的新款,我却只能无奈地叹息:“这是别人送我的,反正也不怎么样,我就顺便给你拿来了。”我自己都佩服自己运用自如的演技,竟搬到现实舞台上来了,好似真的满不在乎!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沈羽俊的脸变的比京剧还快,上一秒还满是不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质问,逼着我说到底是谁给的东西…

我还没老,竟开始反复回忆,我讨厌这样想你的自己。

之前曾带给我的那些感动,真的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记得有首歌唱道:感动越是深刻,寂寞就越伤人。

还好我不怕寂寞,记得你曾说过——杜梓媛是谁啊,扛得了忧伤耐得住寂寞!而寂寞,是太过奢侈的东西,我会忙的找不到北,又怎么会寂寞?

苏依似乎也不寂寞,她的男朋友一个接一个,却也在百忙之中出手相助,不愧是曾经的死党。可惜,多了个曾经二字。

下了社会才明白,在学校里学的东西并不是都好用,好多人为人处世的方式都是不同的,比如梁鸿,比如王子瑞。

王子瑞还保留着许多以前的习惯,喜欢像以前一样在我身后突然拍我,跟一大帮狐朋狗友聚在一起吃喝玩乐,常常喝的烂醉,却不知悔改。我知道,因为梁惠。

梁鸿却不同,他虽然只比我们大六岁,只有高中文凭,但他经商多年研究《欧也妮?葛朗台》研究到出神入化的程度,总是人醉神不醉,最令我担忧的是,他对突然出现的我很不信任。不知道他有没有派他的黑道朋友差我,我总能敏感的感觉到,王雨露对他来说很重要,我仇人的女儿,却是他的爱人。

我能做的,就是尽快取得他的信任。

在王子瑞给我发短信的时候,我正忙着做报告,匆忙的结尾,对室长说家里出了事,便匆匆的赶去“芒果”。

原来黑社会的日子也并不好混,梁鸿身上的伤都是内伤,我刚取出的五千块钱不过是杯水车薪,王雨露来看他时,却连句谢谢也不说,看了王子瑞,低着头就开始哭诉,梁鸿又惹麻烦了,怎么办,又惹了麻烦……

惜财如命的我只好眼睁睁的看着那五千块钱打了水漂,再也回不来了。

碍于情面,我也不能要。何况,现在还是拉拢人心的时候。

苏依告诉我,王雨露每个月都会去他们饭店,而且每次都是跟他们老板预约,一进来就到包间里,而且一吃就是两三个小时,真不知道他们这对狗男女究竟在干什么。

看了苏依给我的照片,我也只是笑笑:没到最后,谁知道又会出什么变数?

把音响开到最大,车窗大开,顶棚也落下去,有风灌进来,我享受着“风偷吻我的脸”的情调,试图抛开所有的烦恼。九月的风吹来,空气重已经混合着淡淡的凉意,我又开始怀念北京的热风,还有那个陪伴我读过严寒酷暑的少年。

时间贪婪,人更贪婪。兔走乌飞,我们都不再是少年,何必再去贪恋?

学生时代是人一生中最青涩的时期,每天都会为学习、作业、考试而忙碌、烦恼,却不必为生计而忧愁,但于我,不能也不敢轻松。我一直期待着像小说里一样美好的生活,谁料,分班后我进入了最讨厌的理科班,却遇到了我人生中最美好的片段:我遇到了那个笑颜如花的少年。他是我的同学,亦是我的同桌,沈羽俊,他皮肤白皙,漂亮的眼睛,微黄的头发,略有些脂肪却不影响他的优雅。他的人缘出奇的好,我也成了他的朋友。万幸的是,我们都都考上了北京的大学在同一座城市里,交集便多了起来。不幸的是,交集越多,我便越依赖。明知道不可能永远依靠,我却沉溺其中。

我无法再这样心神不宁的开车了,身后滴——声一片,然而,我正准备靠边停下休息的时候,就听砰——的一声,把我吓了一跳:出了什么事?

探出头一看,原来是路边的一辆厢式货车和一辆黑色商务车相撞,不知怎么竟着起火来,我冷哼一声,转动方向盘准备离开,但后视镜里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车牌号:连——2727,这不是我在“芒果”常见的保时捷吗?而这辆车的主人——是梁鸿?来不及多想,我踩了刹车,冲上去拉开驾驶座的车门,一个大脑袋倒在了方向盘上,果然是梁鸿!

第三章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终归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