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沈羽俊:

第一次见到你,就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个总是静静的坐在那里的女孩,那个一惯表情淡然却又满腹心事的女生,那个看我剪了头发就笑的小女孩,那个做起题来一丝不苟的你,仍让我记忆犹新,让我难以望怀,却又…无可奈何。

那时候的我,没想到今天的你我会是这个样子。

像以前一样,我有许多朋友,在我难过时也会有蓝颜安慰我,而你,却是狠心让我难过的那个。

当你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你想回到北京看你想看到的人时,我就在电视前看着你,我很想知道你想念的人是不是我,然而,当你真的说是想念我时,我却很失望,因为你说,我很想念爸爸妈妈,还有哥。后面你说了什么我都记不清了,只是呆坐着,想不明白你为什么总是让我做你哥,貌似没有血缘关系的你和我,本来就该是兄妹。

你知道吗?刚开始的时候,我以为你很喜欢我,却又因为我的人缘太好,才做我妹。

可是,在那个明媚的日子你约我出来喝茶,给我一沓钱叫我照顾你爸妈时,我仿佛被狠狠抽了两巴掌,失去了知觉。望着你潇洒的背影,我安慰自己:你该是要去首尔拍电影,给我钱而不是卡大概是因为刷卡太麻烦,你不会认为我透支你的信用卡让你的信誉受损的,也许你还会在电视上给我一个大大的惊喜。我却忘了,你去首尔之前是开心的向我道别啊!这次,你却是平静又毫无波澜的告诉我过的愉快。

我不知道你去了哪里,当我想问你时,却又有些尴尬——我没有忘了我说过我不会找你,一直都是你找我的,我不想打破这份自己给自己定下的清高定义,安慰自己说过段时间你闷了就会来找我,然后我会笑着说,成天找我不累吗?

可是第二天,我就接到了西子的电话,她作为你的室友兼朋友,又是跟我说你的无聊新闻,就没理她,跟李叶君一起去听历史课了,还把手机设成了静音,听那个老教授声情并茂的讲课比听西子讲你的八卦好多了,而且你惹我生气了,惩罚你也是应该的。

两个小时后,教授拿着书走了,我们也三三两两的准备去玩了,李叶君习惯性的看了下手机,突然喊了一声:“呀!不好了!”边说边拉着我冲出人群往校外跑,好几次我差点摔倒,李叶君还是疯跑,好像有狗在后面追他似得没命的跑。原来,刘茜没联系到我以为我出了什么事,跑到学校门口来哭。

李叶君心疼的看着她,把校门口那个蜷缩成一团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女孩拉起来,问:“怎么了?谁欺负你?”刘茜却摇摇头,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没有……就是……杜梓媛……走了……沈……羽俊……也联系不上……我……好……我好着急呀……”

刘茜哭的语无伦次了,李叶君狠狠的瞪我:“沈羽俊!人家杜梓媛送你手机不是摆设!你留着不用干什么?”转过脸却又温柔的安慰刘茜:“不会有事的,杜梓媛虽然有时候大大咧咧,但一直是很稳重的人,不会想不开的,你不用哭了……”

我拿出杜梓媛送我的三星手机,为了用好这个我还现学了韩语,虽然她告诉我可以启动汉化包,我却闲着麻烦,始终不用,宁可看着有些生疏的韩文,也许是虚荣心作怪吧!我这样想着,拿出手机看了看消息。

7个未接电话,4条短信,2条语音留言,未接电话和短信都是刘茜的,语音信箱里的留言也有一条是刘茜的,另一个是陌生的号码,我的心忽然激动起来,颤抖着手打开了那条留言,熟悉的声音又传到耳畔:“哥哥,我知道你不会为我担心的吧?”虽然是问句,却很肯定。

这熟悉的声音竟让我有说不出的情绪一时间感动的想哭,却又觉得悲哀:“她知道我不会想她,所以根本不留恋。”

我自言自语的话被刘茜听到了,她冲上来攥住我的袖子:“她不留恋还给你打电话?你别总拿出那个高傲样,没了杜梓媛,你什么都不是!”

“我早就告诉过你,杜梓媛她也是人不是神,你那总是忽冷忽热的样儿就是神也有看不惯到时候!”李叶君拉走了刘茜,抛下我一个人站在原地,心想真是重色轻友的家伙,等杜梓媛回来了我非教训你一顿不可,真亏了杜梓媛还叫你的外号“大君”。

可惜我等了俩个小时,在车水马龙的街道旁,我忽然有种孤寂感,想着以前杜梓媛等我是不是也这样焦急又无可奈何?难道真像大君说的那样,杜梓媛等累了?

那几天哦一直捧着杜梓媛送我的平板电脑和无线网卡看新闻,娱乐圈总是你方唱罢我方登场,却一直没有你的消息,难道就是因为我的态度不好你才故意让我着急?我安慰自己说这只是欲擒故纵,脑袋却不知为何有些恍惚。

两星期后于仁智拿着他的手机指给我看,“这个不是杜梓媛?”

在上海广告公司的招标会上,吸引了无数记者,发到网上的组图中,有一个穿职业套装的女子吸引了我的注意,黑色的职业套装,黑色的高跟鞋,手中捧着蓝色的文件夹,连舍友都看出这是杜梓媛了。

“连大学毕业证都不知道有没有,怎么能进入大公司?”我问出了疑问,于仁智却笑了,“作为去他们公司的实习员工,一样可以参加竟标,不过---看样子杜梓媛做的很好。”我很少看见他如此认真的表情,“其实她是个很好的女孩。”

“我说她不好了吗?”我对着转什就走的于仁智喊道,他却头也不回:“你的态度我们都看得见,逼走她有必要吗?”

于仁智也认为杜梓媛是我逼走的!我多日隐忍的怒火终于在这一刻爆发:“你知道什么?是我把杜梓媛逼走了?是她自己走的!临走的时候什么都没说!就给我一沓钱照顾她爸妈!你什么都不知道瞎说什么!”

“那你照顾好了吗?”于仁智总是那么理智清醒,真是把“大智”这名声坐实了---我也如梦初醒。

第一章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