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穿越No.2

  黑暗的铁皮屋子被明晃晃的白炽灯照亮,一个绝色女子侧身躺在地上,浑身警惕的气息让人心生一股生人勿近的感觉。猛地,那女子睁开眼,红色的眸子让一向自持晃眼的白炽灯也不得不让步,太美了!乍一看美丽至极,那双眸子漂亮的让人不敢直视,像是一看就会让人感觉到自己亵渎了神仙一样;二看,一股子王霸之气扑面而来,那是久居上位的人才有,会令人一丝叛逆之心都起不来;三看,清冽如水,但好像又炙热如火,好像深邃的让人看不透,但又嚣张霸气到骨子里,简直一个矛盾体!这能是谁?当然是我们家涣瞳!

涣瞳一个翻身,从地上弹起来,心里一阵疑惑,自己不是在最后一刻跳崖死了吗?怎的还有呼吸、心跳?还能动?想着,涣瞳扭头看了一下四周,眉头皱的更甚,这是她的医馆地下室,也是她训练包括自己在内的狼瞳小队的基地吗?怎么会来这儿?低头看了自己一眼,心中大骇,不是红色皮衣,是平时训练穿的红衣古装!翻出手机,一看,2015年7月12日,那日是……九月八号,好嘛,回到过去了!既然回到过去了,那他们五个……应该,没死呢吧……

“篱歌、向云、血涯、班茹、天放!”话音刚落,五个身影从地下室通往医馆的暗道中出来,四男一女。各个惊为天人,名为班茹,身着黄色古装的女子虽没有涣瞳好看,但也是回头率100%的美女子;叫篱歌的男子身穿红色长衫,古韵古风类型的,颇有些回到古代的感觉;天放是个粗犷的汉子,虽然人很粗犷,但长得可不是盖的,他和向云都穿了一件白色半截袖,正中间画了一朵藏青色骨纤兰和一朵艳红血薇花,那是涣瞳亲手画的;血涯,冷冰冰一个木头脸,比涣瞳性子还冷,长得怎一个“帅”字得了!

班茹,也就是唯一的女子开口了:“老大,你不是说给我们放天假吗?我们刚要换衣服,一会我要和小篱去逛街。”“我去买东西!”天放在一旁插嘴。“带我一个。”向云立马接上。血涯:“我还是陪瞳儿吧。”“你个木头脸,不要以为你是我们家涣瞳的哥哥就肆无忌惮,你不能陪着老大,过来!懂不懂男女授受不亲啊?”班茹打趣道。“不去。”血涯依旧冷着脸。

“那就给你两个选择,一,和向云天放一起买生日礼物,二,到医馆代替涣瞳处理事务,选吧。”班茹一阵摇头晃脑,却丝毫没有发现在她说出“生日礼物”四个字之后,另五个人脸色各异,除涣瞳之外四人脸色先是错愕,然后翻白眼儿,最后定格在无奈;涣瞳听到这四个字之后,轻皱起漂亮的眉毛,随后展开,最后释然,看样子天放向云和血涯是知道的,既然知道,那就不是他们;班茹……她不知道,可能吗?最后剩下自己和篱歌,篱歌的生日是在三月,已经过去了,那就是自己了。

“班茹,大嘴巴是病,得治。”向云玩儿起了语言攻击。“三月份的时候,小篱过生日,就是班茹搅了一场好好的生日会。”天放在一旁帮腔。“哎,你……”“行了,说正事儿。”篱歌打断班茹。“好,瞳瞳,你找我们是有什么事吗?”不得不说,班茹的思维跳跃能力太强了!见五人将视线放在自己身上,涣瞳强忍下眼泪,不去想五人惨死的模样,倔强的开口:“有两件事。”“你先说一下,你现在怎么了吧,总是不能对自己好一点。”“……”涣瞳沉默了一会儿,“我在九月八号那天死了。”

“什么?怎么回事?”五人惊骇地大叫,涣瞳对朋友从来不说谎,那刚刚这件事就是真的!“别着急,听我说……”(此处省略1314个字)“大概就是这样,这就是我要跟你们说的其中一件事。”“哦,原来你回到过去了!”班茹若有所思,涣瞳看着班茹的样子,脑中浮现那天弋茹婷疯狂地引爆炸弹,又浮现面前班茹冥思苦想的面容,突然,两个毫不相干的人瞬间重合,毫无出入!

此时的涣瞳两眼空洞,面容僵硬,盯着班茹出神儿。班茹被涣瞳的红瞳盯得不自在,伸出手指戳了戳涣瞳的锁骨,看见这个场景的四个男人二话不说,以平生最快的速度冲向屋子的墙角,四个墙角,四个绝美男佳人,仿若做错了事的小孩子,低着头,背靠墙角,心里同时念叨着:班茹啊班茹,你是第一天认识老大吗?不知道老大有严重的洁癖吗?即使你洗干净了手,老大还是会觉得别扭,你……你竟然碰了老大的锁骨,那是比你在泥潭里打个滚儿之后再去摸老大的头还要严重的。四人同时在心里为班茹默哀:阿弥陀佛,佛祖保佑,高高在上的神啊,让老大给班茹留个全尸吧(额,有点夸张。)!阿门。

出奇的,涣瞳没有暴怒,只是一个过肩摔,将班茹抡到在地。更奇怪的是,班茹好半天没有起来,几乎过了一刻钟才起来,目光盯着摇摇欲坠、刚从地上站起来的班茹,涣瞳的眉毛戏谑地向上翘了翘,血瞳中的血薇花开的更盛,心中暗道:果然!“茹姐姐,没事吧。”明明是关心的语言,从涣瞳薄薄的樱唇里吐出的却是冰冷的语调,配上涣瞳嘴角不可忽略的浅浅笑容,诡异的吓人,“啊!对不起,我叫错了,应该是……‘茹婷姐姐’,茹婷姐姐,你说……对吧?”还是缓缓、戏谑的语气,但有着说不出的可怕,“茹婷姐姐,我真没想到,你……竟然和我一起回到了过去,你的死相,应该很惨吧?只是……再惨,有我朋友惨吗?”涣瞳的声音突然变得尖锐刺耳,“你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别以为你做的天衣无缝!你和那个弋霸业毒死我母亲,我睁只眼闭只眼,因为那个女人只生了我,并没有养我,是血涯,血涯救了我,养了我十八年!向云和天放跟了我十年,班茹和篱歌跟了我九年零四个月,你知道相依为命十多年的感觉吗?他们才是和我最亲的人!弋茹婷!你先用‘红颜’使他们肌体腐烂,再用百叶虫毒死他们,你一定想看当昔日的战友面目全非、七窍流血、痛苦的死去后,我疯狂的模样?很好,你看见了!看见了!”最后一句话,涣瞳几乎是喊出来的,涣瞳痛苦地揪着自己的胸口,要不是旁边的血涯扶着,涣瞳已经坐到地上去了。“你什么时候看出来的?”弋茹婷几乎是颤抖着出声儿。“哼,第一,你对瞳儿的称呼,班茹对瞳儿的称呼只有一个,就是‘头儿’,因为瞳儿救了她。”血涯开口,“天放接。”“好咧,第二,你对老大的眼神,你的眼神是带有仇恨的,我虽然是六个人中功夫最差的,但论眼睛,我可是世界上的万年老二!老大是我们家老大!”骄傲的语气把现场剑拔弩张的气氛缓解了,天放朝篱歌抛了个媚眼儿,篱歌接收,“咳咳,第三,你对小瞳的动作,涣瞳有严重的洁癖,不喜人碰她,可你不但碰了,还碰了小瞳的锁骨。向云。”“收到,第四,欲盖弥彰,亏你还是文科毕业的呢,算起来,你还是我上一届的学姐,连欲盖弥彰都不懂,真笨!你想和三月份搞砸小篱生日的事情发生联系就非得现在吗?瞳妹的生日在班茹看来可比小篱的重要!”“最后两点,我来。”涣瞳在他们说话的时候调整过来了。“好。”“第五,你的武功,班茹的武功虽然是六个人当中倒数第二,但在世界杀星榜上,她……第五,远不是……你一个文科毕业的弱女子可比的。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会辩魂!”说到这,涣瞳与生俱来的狂傲霸气毫无遮拦的散发,“我认出了你的灵魂!外壳再怎么变,灵魂的气息是隐藏不了的!你的灵魂和那天在崖顶不顾一切要杀我的灵魂重合了!你没有办法否认,出来吧,我知道,你能出来!”冰冷的红瞳,右眼角下好像开的更盛的血薇花,诠释了什么叫“铁血佳人”!

第二章 穿越No.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