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2章 神浅的危机

  穿上亵衣盘腿而坐,林慕晗拉起念的手,五指修长骨节分明,摸起来手感极好。

林慕晗忽然很玩味地看着他,“有没有觉得我身材很好,有没有想多看两眼。”

对于林慕晗的厚脸皮,念一直都是深有体会,“再好的身材,能搞到这么一身伤,任谁也欣赏不下去。”

林慕晗撇撇嘴说道,“你还真会打击人。”

然后一把搂上念的脖子,“等回来咱们成了亲,一定让你看看为妻的好身材。”

“成亲……”念嘴里重复着这两个字,似是泛起数种情绪。

林慕晗知道他在想什么,随即紧了紧双臂安慰道,“你放心,会有这么一天的。”

又见她抿抿嘴,故做无奈状,“我没地方睡,房间让给柏彦了,你今天能不能收留我一晚?”

这个宅子虽不小,不过因为许久没有人住,所以只收拾出了几个够住的地方。

“那你等我去拿床被子。”念倒是没有拒绝她。

“诶,不用了,咱俩盖一床就好。”开玩笑,大好机会不用是傻子。

说完赶紧打开被子躺到床里面,外面空出了一大块地方。拍拍被子,“你看,够盖的。”

她那点小心思,念怎会不知。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随她吧。起身吹灭蜡烛,和衣也躺了下去。

别看屋子有点黑,林慕晗却并无睡意,眼放精光地盯着念看了半晌。

“你怎么不脱衣服?”

此刻,念那好听的声音响起,“谁让我身边躺着只狼呢。”

“唔,人家只是单纯地想躺在你身边而已嘛。”语气甚是撒娇。

“穿着衣服睡会很不舒服的。”林慕晗又来了一句。还有她抱着也不舒服,林慕晗心里再补充一句。

看念没什么反应,林慕晗撅了撅嘴说,“不脱就算了。”

不过手却不老实,直接搂了上去。虽然衣服多了点,但感觉还不错。发现念没有推开她,遂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闭上眼睛,“好啦,睡觉吧。”

闻着念身上那淡淡的香气,不同于晓身上的药香,竟意外有一种安神的作用。

一夜无梦,好眠。

第二日清晨,毫无意外,念是第一个醒的,扭头看去旁边没人。侧身掀开被子,发现林慕晗正像小猫一样蜷缩在里面抱着念的手臂,小脸通红睡的正香甜。

念就这样专注地看着她可爱的睡颜,也没有去叫醒的意思,嘴角却微微向上翘起。

不过突如其来的光线,还是打扰了正在熟睡中的人。睫毛微颤,没多一会,便迷蒙地睁开了她水润的双眸。

就着这样的姿势,林慕晗转过身来,展开四肢,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胳膊似是碰到了什么障碍物,“咦,念你醒啦。”林慕晗差点忘了这是在念的床上。

“恩,刚醒。”念回答道。

对上林慕晗已然清醒的双眸,念正打算起身。

“等等!”就见林慕晗一个翻身,便骑跨在念的身上。

双手支床,坏坏一笑,“还差一个早安吻。”

说着,在念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两瓣性感的双唇便直接压了上去。

这次的吻不同于以往,很深很长,似是要把以后吻不到时候一并加进来。林慕晗不知道自己这趟要去多久,但是肯定会很想念他的。念也仿似回应了她的想法,两舌互相纠缠着,极尽悱恻缠绵。

话说,抱也抱了亲也亲了,时候也不早了。二人赶紧起身准备行装,南宫家也来人接走了南宫柏彦。

林慕晗牵着马出了城,念和魏惜灵都来送行。

“就到这里吧,别送了。”林慕晗拽了拽缰绳。

“如果实在找不到,就回来吧,毕竟已经过去半个月了。”魏惜灵是希望林慕晗能够找到医仙的,但是找人这种事,变数还是不少。

“放心,我一定会找到的。”林慕晗的直觉告诉她,她肯定会不虚此行。

“念,我不在的日子,这里就靠你了。”念点了点头。

其实把一切交给念,林慕晗还是很放心的。

“还有我呢,有事我也会照应的。”正好魏惜灵还没有要回家的打算。

“谢谢魏姑娘了。”对于别人的帮助,林慕晗很是感激。

“哪里,应该的。”魏惜灵也很客气。

说着,林慕晗拉起缰绳,飞身上了马,“那我走了。”

“保重。”魏惜灵不忘嘱咐。

林慕晗点了点头,便径直上了官道。

不远处的山坡上,一个身影伫立在树旁,看着林慕晗远去的背影,眨眼之间又消失了。

玄冥教内,一条小路上,神无夜走的有点神不守舍。

“怎么,去看她了?”顾阑修不知从哪冒了出来。

“不关你的事。”神无夜并不知道顾阑修的事,只是单纯的不喜欢这个人。

“你要知道,如果你离开玄冥教,就会被玄冥教所有人追杀,你姐姐也会受到牵连。若你舍不得,把她抓回来就好了,还省得你这样牵肠挂肚。”

神无夜冷哼一声,如果一切有顾阑修说的那么简单,那他也不会为此而伤神。

“我终于知道,浅为什么不喜欢你了。”神无夜抛出来一句话。

“为什么?”这个倒新鲜,顾阑修不相信他会知道。

“你没有一颗为爱人着想的心。”神无夜说完转身就走了。

仿佛被人戳中心事,顾阑修呆愣在原地。看着神无夜消失的地方,喃喃自语道,“如果我不为她着想,当初就不会救你了。”

看着屋内满地狼籍,神浅掐住了一个人的脖子甩出老远,地上还有几具死尸,一个侍人则躲在一角瑟瑟发抖。

“浅!”见到这种情形,神无夜知道是神浅的怪病又发作了。

不过在这种暴走状态下,任谁也是近不了她身的。

赶紧上前抓住那个还活着的侍人,“快,把顾阑修给我找来。”

那侍人立刻从蒙神中缓过劲来,撒丫子就往外跑。

在顾阑修没来之前,遇到这种情况一般就是等神浅自己恢复。不过因为她的破坏力太强,即便恢复了,也会造成不小的伤亡。

神无夜现在能做的只是不让她离开这里,然后等顾阑修来。

现在房间里就剩神无夜和神浅两个人了,神无夜理所当然被神浅锁定了目标。硬接的话,没人能受得了她一掌,闪避的话,这个屋子不够大,躲不开的。找一些遮挡物,没两掌就差不多拍没了。看着空空如也的房子,没办法只能出去了。

正当神无夜刚刚跳出房门,一道看不见的墙便把神浅挡在了屋内。看到施术者正是顾阑修,没想到他竟然来的这么快。

只见顾阑修手拿法器,双手结印,口中念念有词,神浅便像被绳子绑住一样挣脱不开。衣服上可见数道勒痕,随着神浅不断地哀嚎、挣扎,越勒越紧。看到神浅痛苦的样子,神无夜都为她捏了一把汗。直到被勒出血印,身体才像泄了气的皮球,晕倒了下来。

神无夜赶忙接住倒下的神浅,转身看向顾阑修,“你能给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吗。”

他一直以为神浅是得了一种什么奇怪的疯病,所以才会精神失常。想到顾阑修来了以后,总是很容易地就让神浅恢复,而且使用的方法都是那么的不可思议,那神浅可就不是一般的生病那么简单了。其实当时他去找林慕晗索要万灵丹的时候,也不过是为了神浅能够好起来。

虽然这件事是玄冥教长老级的秘密,顾阑修还是觉得,是时候该让神无夜知道了。

“正如你所见,神浅体内有着另一种强大的力量,那就是圣兽之魂,它以人的身体为容器,让拥有它的人获得超强的力量。

所谓觉醒圣兽,是圣兽之魂和圣兽心核的完美融合,当圣兽心核压制了圣兽之魂,圣兽的力量便会为玄冥教所拥有。但是在没有获得圣兽心核的情况下,人的神智很容易被圣兽之魂所控制,所以神浅每隔一段时间都要回总坛一趟,来抑制圣兽之魂的侵蚀。如果不是被人为压制,没有心核的圣兽之魂就会慢慢吞噬容器的魂魄,直到那人变成一个无知无识的野兽。

可惜我们等了这么多年精心培育的心核,竟然被你毁于一旦,对于一个控制不了的圣兽之魂,你知道神浅会被他们怎样对待吗。”

“再培育一个心核不就好了,只不过是多等些时日罢了。”在神无夜的印象里,心核貌似没那么难培育。

“你以为心核是什么。那是百年才得一颗的赤岩果。长在红色熔岩地带,通体赤红状如心脏,从石中所出亦是石头,但会慢慢生长所以也被认做果实。把它放于护神兽体内,以人的血肉喂食,成熟后即可得到圣兽心核,而此颗赤岩果便是玄冥教前任教主在30年前所得。人的寿命不过百年,你觉得神浅还能等到那一天吗?”

神无夜内心无比纠结,“他们会杀了她?”

“确切的说,会在神浅被完全吞噬之前杀了她,这也是收回圣兽之魂的唯一办法。”

顾阑修停顿了一下,接着说,“总坛那边应该就快得到消息了,他们会亲自过来处理此事。”

“为什么是浅?”神无夜很想知道。

低下头看向神浅,神无夜难掩痛苦之色。

“因为有资格拥有圣兽力量的人,只有教主。”不知道这算是幸还是不幸。

原来所谓的教主也只不过是个傀儡而已,神无夜此刻心中异常清明。

伽千叶
额……过度章节……没到皇城……默默地飘过……

第42章 神浅的危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