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1章 疗伤

  “多谢林宫主出手相救,彦儿才能脱离险境。”魏惜灵郑重地向林慕晗道谢。如果不是林慕晗,南宫柏彦恐怕早就没命了,她更不知道要怎么去跟南宫易真交代。

“都是朋友,谈什么谢不谢的,而且你们也帮过我的忙,这也算是互相帮助了。”魏惜灵说的是借宅子和打听医仙下落这些事。

随即,林慕晗坐到南宫柏彦身边,执起他受伤的双手,上下翻看一遍,又摸了摸筋骨,确定是贯穿伤。虽然伤口有些狰狞,但筋脉都还算完好。只要敷上伤药,再每日口服一粒药丸,完全恢复应该问题不大。

不是林慕晗自夸,蹑云宫自制的伤药虽然只能做疗伤之用,可在治疗内外伤的效果方面,是任何一种伤药都无法比拟的。不过效果虽好,但是只限内部人使用,江湖上亦有千金难求之说。

就在林慕晗翻看手掌的时候,南宫柏彦额头已冒出了一层薄汗,这样大幅度的动作牵动的伤口,让人实在是吃不消。即便如此,他还是忍住没吭一声。

林慕晗虽然也算是心细之人,但是有时候在一些细微之处,难免会有粗枝大叶的毛病。

就见念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过来,里面是一些治伤所需的物品。

“处理伤口的事,还是我来吧。”估计念也看不下去了。林慕晗点了点头,两人交换了一下位置。

林慕晗的确也没处理过伤口,让她来做不一定能比念强,这样看来还是交给专业的更好一些吧。

终于腾出手来了,林慕晗站在一旁看着念忙碌的样子,“晓呢?”

“他今天状况不太好,早早就睡下了。”一说状况不好,那肯定是又吐血了。林慕晗不自觉地皱起眉头,看来要抓紧时间了。

“你跟他说我去找柏彦了吗?”林慕晗这一去就花了半个月,时间也不算短了。

“没有,只是说你去办点事。”

恩,还是不让他担心的好。

“明天我直接去皇城,就不要告诉他我回来了,免得又要记挂。”病人还是应该静心修养才是。

“你要去皇城?”魏惜灵在旁边冷不丁地蹦出来一句。

“恩,怜惜说医仙在皇城。”这虽然是个秘密,不过魏惜灵也是知道的。

“是为了晓吗?”除了晓,魏惜灵也看不出还有谁生病。

林慕晗并没有回答她,只是说,“这是蹑云宫的私事,不能对外人说。”

此话一出,直接掐断了魏惜灵想要刨根问底的念头。

“那你可以说说你是怎么进的玄冥教,又是怎么跟神无夜成亲的吗?”魏惜灵说这话绝对是故意的。不过她认为,有些事情还是说出来比较好。

“成亲?”念忽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很是震惊地看向林慕晗。

南宫柏彦已知此事,所以并没有多大反应。

“是,我是跟神无夜成亲了。”面对念不解的眼神,林慕晗很干脆地承认了。

“不过希望你能听我解释。”

随即,林慕晗把她这些天来在玄冥教发生的事,大体说了一遍。当然,里面直接略过了南宫柏彦刺她那一剑,还有和神无夜那些亲密的情节。

“你是说最后是神无夜帮了你们?”

念的理解能力还是不错的,林慕晗大大地点了下头。

“因为他不能离开玄冥教,所以我没办法带他走。”林慕晗说这话的时候,带着些许遗憾。

看来神无夜对林慕晗真的很好,比起他跟晓,也许神无夜才是那个能陪林慕晗走到最后的人。

“有机会还是让他离开玄冥教吧,晗儿的夫郎不能让他一直待在那种地方。”念不自觉地又用上了长辈的语气。

这个意思,难道是念同意了?

林慕晗心中大喜,双手托起念的脸一阵狂亲。

“念,你真好。我还怕你不能接受无夜呢。”

念被亲的有些头晕脑胀,“人都娶回来了,难道还不同意吗。”

看着二人这种旁若无人的亲昵举动,魏惜灵有点不好意思地清咳了一声。

南宫柏彦则直接把头别了过去。

“我说二位,时候也不早了,魏某就先告辞了。彦儿得在这打扰一晚,明日我就去禀告南宫家主,让她来这里接人。”

把南宫柏彦留在这里,一是能得到更好的照顾,二是,天色也是太晚了,再叫人来接,再回去,实在有些折腾人。

“好的,那就不送了。”林慕晗也没多做挽留。

南宫柏彦今天异常安静,甚至魏惜灵走也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就这样,林慕晗看着魏惜灵离开这里,看着念帮南宫柏彦把手上和脚上的伤都处理完毕。

收起托盘内的用具,念转过头冲林慕晗淡淡地说了一句,“该你的了。”

‘什么,还有我?’

林慕晗想起自己身上那些受伤的部位,还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伤痕,那是决计不能给念看呀。

只得嘿嘿一笑,“这点小伤还是我来吧,你去休息好了。”

念可不管那个,“如果不想身上留下难看的疤痕,你就自己来。”

就见林慕晗的脸,瞬间耷拉了下来,“那你帮我抹够不到的地方,够得到的地方我自己来抹行吗。”

“可以。”念倒也没强求。

其实伤的最重的地方就是后背,然后是四肢外侧,各大关节处,还有屁股。前面因为护着南宫柏彦,所以基本没伤。

这其他地方还好说,可是屁股要怎么办呀。林慕晗暗下决定,千万要藏严实了。

帮南宫柏彦盖好被子,调暗灯光,“你好好睡一觉,明天就会有人来接你了。”南宫柏彦听话地点了点头,遂合眼睡去。

之后,两人一同来到了念的房间。

不过话说回来,这样坦诚相对不应该是结婚以后的事吗,或者念已经没有当她是外人了。就连神无夜那次,她也确定他什么也没看见。而念的意思是让她把衣服全脱掉,这让林慕晗可真是愁云惨淡万里凝啊。

没办法,先一件一件脱吧。外衣、腰带、里衣然后亵衣。这里女人不穿肚兜的,所以解开亵衣的衣带就一览无余了。

不过林慕晗竟然忘记了胸前还有一道伤疤,赶紧又把衣服裹了起来。

“这是什么?”

林慕晗有些无奈,还是被发现了吗。

念拿开林慕晗的手,按向粉红色的疤痕。伤口是新的,看起来不浅。

“那个,其实是我和柏彦逃跑的时候,不小心受的伤,你不用担心。你看,现在不是已经好了。”说着也拿手按了按伤口。

虽然是南宫柏彦刺的那一剑,但是事情已经过去,林慕晗也就不打算再说了。

不过经她这么一解释,念就更不放心了。

林慕晗见状,赶紧去床上趴好,脱下上衣,露出纵横交错的后背。其中有三道伤痕尤其的长,从肩胛骨划到了后腰。

念看到伤口后只是稍微皱了皱眉,便拿起一小瓶药粉大面积撒了上去。

手法很是娴熟,一旦开始包扎,速度就变得很快。没多一会,伤口就处理完了,连胳膊上的伤也包扎好了,林慕晗基本没感觉到疼。

林慕晗以为已经包扎好了,正打算起身穿衣,却看到念在用眼神注视着她。

林慕晗暗叫不妙,“不是吧,真脱?”

“我以为我刚才已经说的够清楚了。”念没打算放过他。

“这里真的不方便,要不然明天我找魏惜灵来帮我上药吧。”林慕晗急的连魏惜灵都拉来了。

“你不知道讳疾忌医这句话吗,多拖一日伤口恢复就慢一日,恢复不好还是会留疤痕。”

此刻,林慕晗的内心绝对是不平静的,他就吃定自己是怕留疤的是吧。

好吧既然这样,横竖不也是死。遂抬高自己的下吧,双手环胸,摆出一副傲娇的小姿态。

“你要知道,我的身体可不是白给人看的。看了可是要负责的,负责你知道吗,那是要嫁给我做夫郎的。”

此话一出,念一个没忍住乐出了声,还说了一句惊掉人下巴的话,“人都是你的,愿意什么时候娶就娶吧。”

啥,这算变相求婚成功吗,这惊喜也太意外了。什么叫心花怒放,看看林慕晗现在的样子就知道了,开心地笑到露八颗牙都不止。

再确认一下吧,“你说话可当真?”

念假装板着脸看向林慕晗,“你觉得我在骗你?”

“不,你骗我我也愿意听。”这哪能反悔呀,必须是真的。

说着就要往念身上靠,却被念一把摁住额头,“先看伤。”

其实脱裤子什么的那都是浮云,没有想象的那么尴尬,趴着就好了,所以药也上的很快。只不过看看自己身上缠的跟木乃伊一样多的绷带,还真是一点美感都没有了。说给自己留点不用他上药的地方,也一并给处理了,反正就是一个词,完美。

还好没给把脸一起缠上,脖子以下缠多少都无所谓,穿上衣服谁看的出来,脸要是也缠上,那就太毁形像了。

林慕晗其实也是个颜控来着,想当年她的自恋指数,可不亚于她那辆早已阵亡的跑车,意思是脸和跑车一样漂亮。

伽千叶
其实一直怀疑我是在写甜文,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不虐。下章开始就要去皇城了,尝试一下宫斗戏,如果看起来还是甜文,那老夫也没有办法了。o>_<o~

第41章 疗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