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2章 医仙的消息

  再一次来到怜香楼,心境也大不如前。鸨爹上次见过她,所以什么也没说,直接带她去了二楼。

还是那间静室,古韵清雅。案几上不知何时燃起了沉香,甘甜回味。

只见一个天青色身影,风一样地将林慕晗扑倒在地。看身形,对方不会武功,所以也就随他了。一股大酒味扑面而来,这得喝了多少酒啊。就见怀里的人形动了动,这难道是要吐?林慕晗赶紧把他推开,还好没吐出来。定睛一看此人果真是怜惜,小脸微红,双眼迷离对不上焦虑,估计离快睡着也差不了多远了。

林慕晗打算扶他上内室休息,谁知手还没碰到,就被他像八爪鱼一样攀了上来,四肢并用抱的极紧,怎么也甩不开。

“怜惜,你醒醒,我扶你去里面睡好不好?”林慕晗还想试图跟他沟通一下,结果人家根本就没清醒。抬起头,都快和林慕晗的脸贴一起了,笑了笑,“你是谁。”

怎么,半个月没见就把她给忘了。林慕晗有些生气,“怜惜,咱们说好的今天是你告诉我医仙下落的日子,你忘了吗?”

“嘻嘻,医仙,那又是谁。”林慕晗心想,难道真是因为醉了才不记得。

怜惜终于把焦距对上了林慕晗的双眼,哈气如兰,“姑娘想要奴家吗。”

“啊?”霎时,林慕晗忽然觉得周围的景色都模糊了,眼里只有怜惜那张娇艳动人的脸。

只见他扭动着纤细的腰肢,双眼迷离地望着她,勾魂摄魄。

纤纤玉手顺着敞开的领口抚摸她嫩滑的肌肤。林慕晗猛然回过神来,攥住他的胳膊,试图阻止他继续的动作,“姑娘这是要拒绝奴家吗?”这声音酥麻入骨。

林慕晗本来想要开口说话的,却怎么也说不出来。这手就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样,竟然也顺着他的手臂向上摸了过去,这是怎么回事,她不是想这样啊。

掀开对方上身的纱衣,露出凝脂般娇嫩的肌肤。林慕晗心脏狂跳个不停,冷汗都流出来了,可不知道怎么的,心里特别清楚特别明白,身体却不由自主。怎么办,有没有人来救她啊。

“你们在做什么!”就好像上天听到了她的呼唤,似是从睡梦中猛然惊醒,双眼直勾勾地看向了来人。

“怜惜?”还是那套浅绿色衣衫,门口站着的不是怜惜是谁。

既然他是怜惜,那自己身下的人是?

低头看向衣衫半露的可人儿,一模一样的脸,竟然是双胞胎。

“对不起,刚才我是身不由己。”林慕晗甚是狼狈地整理着自己的衣服。

“没关系。”怜惜倒很是大度。

谁都知道怜惜是这里的清倌,他的兄弟应该也一样,自己这样非礼人家,那还不被怜惜追着打呀。

“帮我把他抬进去吧。”怜惜的声音很平静,貌似没有在生气。

看着躺在地上睡着了的人,发现右下腹隐约露出的蔓珠沙华纹身,林慕晗心惊,还好什么也没发生。原来这个世界的男子,在吃下胎果以后,都会用守贞纱在右下腹纹一朵花,每个国家纹的花都不同,比如青龙国纹的鸢尾花;白虎国纹的是蔷薇花;玄武国纹的是桔梗花;朱雀国纹的便是曼珠沙华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彼岸花了。

为他合上衣衫,硬着头皮把人抱进了寝室。

终于坐了下来,林慕晗还是心有余悸,“他叫怜玉是我弟弟。”怜惜开口说道。

“今天被客人灌了很多酒,我给他点了醒酒香。我以为你不会这么早来,是我大意了。”怜惜拨了拨香炉。

“不,是我的错,是我不能控制自己。”林慕晗还是很愧疚的。

“他神志不清,对林小姐使用了魅术,是他的错,林小姐不必介怀。”怜惜善解人意地说。

“魅术?”林慕晗倒是第一次听说。

“这是我们来怜香楼必须学的东西。”感觉上很像是催眠术的一种。

“打探情报要用这个?”林慕晗有些不可思议。

“有时候需要。”看似波澜不惊的话语,其实应该很无奈吧。

在这样一个地方,或许会同情他们的遭遇,可这又能改变什么呢,林慕晗自认不是救世主,没有救人于水火的觉悟。她只想守住自己小小的幸福。

“我们还是来说一下医仙的事吧。”怜惜终于步入了正题。

“找到她了?”这是林慕晗现在最想知道的事情。

“皇城那边给了我消息,你要找的人在皇宫。”怜惜的消息极具震撼力。

“皇宫?”没想到医仙竟然在皇宫,难道自己还要去皇宫找人不成。

“我们只帮你收集情报,要找人还得靠你自己。”

说着,掏出一块不知什么料子的布,打开发现竟是一张地图。

里面明显标注了一个红色区域,“这是皇宫的地图,你按照地图上面去找,就能找到了。”果真得自己去呀。

林慕晗希望自己这次能够马到成功。

伽千叶
请各位审稿的大大高抬贵手,这次真的只是露个肩而已。 TAT

第22章 医仙的消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