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这是命令

  推开屋门,清晨的几缕薄光透过门口那一身水兰色的衣衫散在屋内,映出一抹修长的剪影。

念靠坐在床头,微微一愣似是认出了她,随之哑然一笑,“晗儿。”

“我以为,等你醒了我会有很多话跟你说,但是现在却不知道要说什么了。”林慕晗有些不太自在地坐到了桌边。

“你长大了。”念这句话说得很平静。

“是呀,11年了,早就不是当年那个跟在你身后的五岁小女孩了。”拿起桌上的水壶给自己倒了杯茶。

“那不都是你吗?”念倒觉得没什么区别。

“已经不一样了。”林慕晗感叹道。

“不管怎样,还能看见你,就已经很满足了。”念这话说的有点无奈。

林慕晗却皱了皱眉头,心里忽然变得很不舒服。她知道这不是她的想法,可她控制不住,想想应该是这具身体的残念吧。

直接换了个位置,坐到念的床边,替他掖了掖被角,然后躬身把自己凑得很近,手扶向他的双肩,冷着一张脸说,“我有没有告诉你,只要有我在的一天,你就不会有事。我会想办法帮你解毒,让你一辈子都陪着我,直到你厌烦为止。”说着,手指便顺着发丝描绘他侧脸的轮廓,然后帮他掖起耳后的碎发,“而你要做的就是,不要轻易放弃自己。”

这话说的很霸道,不过对念来说,却从中听到了暖暖的心意。于是不甚吝啬地送了她一个迷人的微笑,“好,我等着你。”竟是看呆了林慕晗。

呼,心里终于好受了,‘林宫主,这也是你想跟他说的话吧,姐帮你至此,希望你可以安息了。’

出了门,看到站在外面的晓,“怎么不进去?”

“您和前辈叙旧,我不便打扰。”晓答到。

“也许他想见你呢?”林慕晗说。

“不会,他不认识我。”这点林慕晗倒是认同地点了点头。

“那好吧,咱们回去!”说着便去拉晓的手,却被晓躲开了。

看着他的样子,林慕晗笑道,“你都听到了?”

“……”

“原来你也知道我喜欢他呀。”这句话其实是林慕晗替林宫主说的,她又没失忆,还多了很多记忆,她又怎会不知。

“那我可以理解为,你在吃醋吗?”林慕晗说这话的时候其实是蛮开心的。

“不会,我永远不会吃念前辈的醋。”晓肯定地回答。

“就算我要和他在一起?”只见晓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慌乱。

“毕竟历任宫主里也没有说不可以娶前任宫主的未婚夫,虽然他的确是个意外。”林慕晗继续拿话刺激他。心想,‘小样,看你什么时候说实话。’

晓终于沉默了,这倒让林慕晗有些不知所措。走近身前,低下头斜着向上看,“傻瓜,不愿意干嘛还说的那么大方。你要知道,爱一个人是不可以让的,而且他只当我是晚辈,没有其他。我不知道他爱的是谁,那个人肯定不是我。对于一个不爱自己的人,我只会果断地放弃!”林慕晗把话说的很清楚。

似是考虑了很久,晓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晗,咱们完婚吧。”

“你说什么?”林慕晗有些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只要成了亲,你便可以把蹑云功法练到第九重,就可以救念前辈了。”晓仿佛根本没听进去林慕晗刚才所说的话。

林慕晗当下气的肺都炸了,直接用吼的,“你以为这毒这么好解,蹑云宫历代宫主不乏练到第九重的,你有听过哪个人解了此毒?”

晓没想到林慕晗会生气,随即用平静的语气说,“即使不能解毒,这也是药人应尽的责任。”

林慕晗没想到他会这么死脑筋,“好,如果你不在了我就找好多的美人,气死你!”

晓忽然有些想笑,“都已经不在了,还怎么生气。”

“所以为了我不去喜欢别人,你必须给我好好地活着,这是命令!”林慕晗说这话的时候绝对是咬牙切齿的。

晓心头忽然涌过一股暖流,内心深处竟有一丝窃喜,不知怎么地就说了一句,“好。”并单膝跪地道,“晓,领命!”

伽千叶
推荐一首歌 牛奶咖啡的《蝶恋花》 和这章的意境很搭~

第九章 这是命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