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转折

  “阿......阿枫?”我回头,眼前的男人脸色苍白,看起来十分虚弱,身上穿着医院的病服,眉宇间充满了痛苦。

  又是因为我吗?

  我有些不敢看他。明明这几天来,我因为他的绝情而痛不欲生,甚至想过干脆恨他好了。可当真正站在他面前,看见他如此憔悴,我的心如刀绞,比他还痛。

  他把我拉上岸,压着怒气问我:“告诉我,你刚才想干什么?”

  我避开话题,说:“你是不是生病了,跑出来......”

  “你想做什么!”他红着眼睛大声吼,“你想死吗?谁允许的!高继你是不是忘了答应过我什么!你说过不会丢下我的!为什么又要反悔!”

  “我没有!”我大声吼回去,“我只是......只是在家里无聊,出......出来走走。”

  说实话,刚才我确实有过轻生的念头,不过我又打消了,因为我舍不得从此再也看不见他,哪怕,以后我们在街上相遇只能是以陌生人的身份。

  好一会儿,也不见他说话,我扭头偷偷看他,才发现他竟哭了,我连忙伸手,想要帮他擦干眼泪,他却抓着我的手,看着我说:“对不起,对不起......”

  我的心脏又是一阵抽疼,我用另一只手替他擦了擦眼睛,“没关系,我自愿的。现在,回去好不好,你还生着病呢,嗯?”

  他看着我,似乎又要发怒,我连忙抱住他,“嗯?”

  他张了张嘴,最终发现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作罢,拽着我的手,说:“跟我一起走!”

  我心下想,他是不是忘了前几天那么坚决的说过不会喜欢我,让我离开。可是看着他满脸的惊慌,眼里的恐惧好像怕我随时会消失一样,我心软了。

  明明决定好要离开,不再纠缠,但此刻,我无可奈何,只能跟着他走。不论他让我做什么,我都会去做。因为他是我最爱的人。

  我们都因为出门匆忙而没有带钱,只好走回裴宅。不过我很开心,因为一路上他都在牵着我的手,很紧。如果今天的事是一场梦,那我想让这条路再长一点儿,哪怕一点。

  但他的手十分烫,刚又在水里泡了一会儿,我便把这样的念头掐掉,祈祷路短一点,似乎是等回到裴宅,裴枫就不会生病了一样。然而一路上一辆车的影子也没有,我有些着急。

  到裴宅大约是一个半小时之后的事了,管家郑叔看见我们一起回来,很诧异,但更多的是对裴枫的担心。裴枫拉着我径直往他的房间去,郑叔跟着我们,对裴枫之前的突然消失各种唠叨,很奇怪,这种事要放在以前,裴枫早就不耐烦了。进了房间,他对郑叔说:“郑叔,你先下去吧,在我们出来之前,吩咐人不准上来。还有,准备一点饭菜。”

  郑叔闻言,只能替我们关好门然后离开。

  裴枫看着我,握着我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最终只说:“先去洗澡,衣服在我柜子里。”

  我知道他紧张,我也是。大约二十分钟后,我从浴室里出来,他说:“先待在这儿,等我。”我点头,他紧盯我的视线在浴室门关上后才消失,我走到窗边,心绪十分混乱。我不知道今天他的举动是什么意思,明明前几天那么坚决地说再也不想看到我,却在今天来海边找我,还说我反悔想抛下他。我苦笑,明明是他先推开我的啊......可是怎么办,我又不想管了,我想再争取一次,也许希望渺茫,但我不想冒着一辈子失去他的风险,我输不起。

  他出来了,走到我面前,我本欲先开口,他却抢先一步说了,“我......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我梦见你离开以后,我就找不到你了,无论我怎么做,你都没有出现。阿继,我后悔了,我不应该让你走,”他向前一步抱住我,头埋在我的颈边,“如果我知道我再也不会见到你,我真的不该让你走,我后悔了,我真的后悔了,我错了,对不起,对不起......”

  我红了眼眶,紧紧抱着他,他说:“我不会再让你离开了,你回来好不好?”他眼里蓄满泪水,用几乎哀求的语气对我说。我都不敢想象,原来他对我的感情并不是假的,他爱我。我说“好”,然后用力吻他,他用更激烈的方式回吻,他说:“我要你,好不好?”我抱着他走向床,轻轻把他放在身下,看着他微微颤抖的眼睛,吻下去。

  出来大约是一个小时以后了,我牵着他下楼吃饭,再回房间,郑叔让医生过来给裴枫看病,还好只是感冒发烧。听医生说,裴枫好像已经生病三四天了,今天还好,不像前几天那样高烧不退,所以只开了一点感冒药,不过,医生后来对我说:“年轻人,就算再饥渴也不能对病人下手,还好没出事,不然我看你哪儿哭去。”以至于满屋子的人都埋怨地看着我,当然,裴枫除外,他别过头,嘴角微微勾起。

  我倒没有恼。这是今天阿枫第一次笑,我很开心。裴枫又让医生也给我检查了一下,再次确定我也无碍后,才让人离开,满屋子又只剩下我们,他说:“过来。”我迟疑了一下,靠近他,他见我再没有进一步行动,似乎有些不满,把我拉到床中央,双手绕过我的腰,拥住我,头埋在我胸前,贪婪地呼吸我的气息。

  我想了想,决定开口,“阿枫,我不知道是因为一个梦还是什么原因,你今天来找我了,尽管这些年来你从来没对我们的感情明确表态过,以至于我之前以为自己在自欺欺人,你从来没爱过我,”他抱着我腰身的手紧了紧,“可是今天看见你的反应,我知道,或许不是......”

  “我爱你,高继你听好了,我爱你,我以前从来不说是因为觉得太矫情,我......我没办法开口,并且我以为我们永远也不会分开,因此没那个必要。但现在,是我错了。”他突然打断我,说。

  我低头认真看着他,说:“没关系,现在好了,我们以后还有很多时间、很多机会说,阿枫,我也爱你,很爱很爱。”

  他笑了一下,可是脸色又突然变得忧郁起来,我没问他,因为他现在看起来需要的是一个人静一静,我借机说想回家一趟,毕竟早上突然离开,高扬回来发现我不见了会担心的。

  他沉寂了一会儿,说“好”,并且让我明天早上过来。离开前他的手紧紧拉着我,眼里又布满了早上的那种慌张,我笑着告诉他我会回来的,他没必要担心,我不会走。他却突然吻我,缠绵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说:“你还是晚上过来吧,我等你。”

  我摇头,说:“我需要很长时间和高扬解释,你知道他很固执的,尤其是......前几天的事以后。”

  他最终还是点头了,放我离开。其实我还有一件事没问,那就是为什么之前他对我的态度十分绝情,现在又转变了。我不傻,只是在感情方面很脆弱,完全处于被动,这似乎是小时候就这样了,而小时候又是什么样,老实说我并不怎么记得,记忆很模糊。裴枫好像一直陷在自己的情绪里出不来,这让我确定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我想哪天等他心情好了,问一问。

  回家以后果然看见屋里有几名警察在跟高扬说话,从前就是这样,一旦我失踪超过三个小时,他就会很慌张,然后报警。我看了看日头偏西的太阳,摸了摸鼻子,进屋喊了声“哥”,果然,高扬立刻拔高声音,“高继你去哪儿了!你知不知道你离开了多久,你是不是又去找裴枫那个坏东西了!你是不是看见我担心你就高兴!”

  我赶紧说:“没有,我就是心情有点不好,出去走了走,出门有点恍惚,忘带手机了,没来得及通知你。你别生气,我这不是好好的嘛。”

  然后转身对几位警察说:“警察同志对不起,我没有失踪,之前我精神状态不好,我哥一看我不见了,还以为我出什么事了,让我哥担心了一场,真是麻烦你们了,对不起了。”

  为首的一位警察说:“还好你回来了,不然整个警察局都要被你哥掀了,”他一脸无奈,“我见过弟控,没见过你哥这么严重的弟控,真的是......太能折腾了。”

  根据他的描述,我大概能想象出那个画面。顿了顿,我说:“麻烦你们了,我现在没事了,让你们白跑一趟真是对不起。”

  警察摆摆手,说:“还好,本来我也好奇能让你哥这么闹腾的弟弟是个什么奇葩,现在嘛......”他还一脸失望地看着我,旁边一直不说话的高扬哼了一声,“没事就好,我们先走了。”

  我把他们送出门,临走前,那位警察又说:“看好你哥。”我嘴角抽了抽,转身进屋。

  我们的房子在郊区,偏远,人不算多,所以警察这次来倒是没惊动那些邻居。高扬挑眉,“走了?”

  我点头,然后他一下子冲到我面前,“说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今天早上穿的什么衣服,现在明显就不是早上的那套;之前精神也一直不佳,现在倒好得很;脖子上还有吻痕,你是不是找裴枫去了!”

  我无可奈何,这么小的细节他都注意到了,“哥,我确实出去了,不过没有找裴枫,是他自己来找我的。”

  听到这里,高扬怒气更甚,“然后你就跟他走了?就因为他来找你?你忘了他前几天怎么对你的吗?高继你还没吃够教训是吗?”

  我皱眉,说:“哥,我又不傻。他这次来找我说是想补偿我,弥补之前对我的伤害。”

  “补偿?你们补偿到了床上?你老实说,他来找你到底干什么?”

  “......”

  “他不会是想复合吧?”

  “......嗯......”

  高扬笑了,气的,“裴枫他可太要脸了,之前怎么说的?说什么根本不会喜欢你,像你这样身份一点也配不上他的人没资格站在他身边,还说一辈子不想见到你,现在跑来要复合?他怎么不去死!像他这种人渣凭什么对别人指手画脚?他以为他是谁?他不就是仗着他有钱吗?他凭什么去祸害别人......”

  我见他愈说愈烈地样子,连忙打断他:“唉唉唉,哥,他说的对象是我,你着急什么?”

  他气得更甚,说:“着急?我着急是为了谁?你就是不长记性!你也不看看......”

  我掰正高扬的身体,看着他很郑重地说:“哥,感情这件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我很确定他说的是真的,再说情侣之间难免吵架,我们吵证明我们之间的感情正在磨合,会越来越深厚,他爱我我也爱他,我们在一起是一件很幸运的事,你知道这些年来我因为他变得越来越好,他也是。就算如果我们真的不能走到最后,但我们一定会庆幸拥有过对方,我们都不会后悔。所以,不要担心好吗?我向你保证一旦我觉得他不爱我了,我一定毫不拖泥带水,坚决离开他。”

  高扬愣了愣,一把拍下我的手,“随便你!希望到时候你真的不会后悔!”然后怒气冲冲地回的到房间,“嘭”地一声关上门。

  我看他气得不轻,但又没法和裴枫分开以此来平息他的怒火,不过,他是我哥,我相信他会支持我的。刚才说的话,其实有很大一部分我属于“自欺欺人”,比如我和裴枫之间不是吵架,比如我不确定他会不会越来越爱我,比如我们在一起是不是正确的,比如我不知道以后他不爱我了,我会不会失去理智......

  但是现在,我不想考虑这些,能不能到达我的期待,还要看以后,不是吗?

  第二天早上我出发去裴枫家,刚好看见他站在门口,我跑过去牵起他的手,“怎么在外面?”

  “等你。”

  “进去吧。”

  “嗯。”

  接下来的一个月,我早上到裴枫家,晚上回家,虽然累了点,但和阿枫在一起,我觉得很值。当然,裴枫也想让我直接在裴宅住下,只是我还要给高扬做思想工作,加上因为那几天无故旷工,我被炒了,要找新的工作。意外的是,裴枫这一个月虽然也很忙,但还是隔三差五的在我哥面前刷好感,所以,我哥接受了我和他又在一起的事实,但依然不待见裴枫。

  这天上午,我接到了某外企的电话,约我三天后去面试,裴枫见我心情好,带我到外面吃饭,理由是:“阿姨的饭菜吃腻了,出去换换口味。”

  然而,我们遇见了一个不速之客。他就是裴枫之前和我吵架的时候拉来的一个挡箭牌,据说是某知名房地产公司的一个公子,在我遇见裴枫前一直暗恋着裴枫。

  他看见我和裴枫在吃饭,一脸怒气地跑过来,质问裴枫为什么会和我在一起,裴枫淡淡地吐出一个“滚”便不再开口。接着这位公子就把攻击转移到我身上,公然对我进行谩骂,我虽然没觉得有什么,但这是公共场合,何况我不想坏了和阿枫约会的心情。只是还没等我动手,裴枫就起身把他撂倒在地,这人吃痛,碍于裴枫的警告,不敢再闹下去,便离开了。

  事情当然还没完,之后我们吃完了午餐,出了餐厅,在等门侍取车的时候,就见一辆车向我们开过来,因为这家餐厅只对极少数的人开放,所在街道比较冷清,并没有太多的人,见车开过来都迅速闪开,而我们刚出来,还没来得及看清情况,没来得及做应对措施,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撞,只不过我最后推开了裴枫。

  我感觉整个人像是脱离了这世界,什么也听不见,感觉不到,然后我被一阵剧痛刺激到,整个人躺在满是玻璃的地上,头部狠狠地被撞在地上,脑子十分迷糊,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像是被敲碎了,痛觉神经被放大了一百倍。昏迷前我看见裴枫惊慌失措地跑向我,嘴张着不知道在说什么,我猜,大概是在叫我吧。

  “高继!”

  我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我先是梦见一个人在阳光下的农场里奔跑,虽然看不起是谁,但我知道那是一个男人,我以为是裴枫,便去追他,但他跑得很快,我怎么追也追不上。突然我的眼前不再是一场,变成了一片黑暗的天地,我什么也看不清,盲目地找了很久也找不到出路。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一束光照了下来,同时在喊着“高继!高继!”,我听不清是谁的声音,但下意识地跟着他走。

  醒来的时候,我正躺在一间病房里,裴枫趴在我床边睡着了,我动了动身子,发现全身都疼得要命,连呼吸一下都会冒出一层密汗。我想用手拍拍裴枫的脸,却突然一顿,我看见了他眼睛下很明显的黑眼圈,估计是自出车祸以来,他为了我的事没少操心。

  内心软得一塌糊涂。我偏过头,静静地看着他。我想起这人是个外冷内热的家伙,同时也比较虚伪——我最开始是这么以为的,后来才知道,这只是为了维护上司与下属之间的关系不得不摆出来的面孔。真正的他,倔强,执拗,不擅长和别人打交道,有的时候也会瞻前顾后、顾虑很多东西,但他永远是一个坚强的人,无论遇到多大的事,他都会理智的解决问题。

  是的,理智。

  天知道其实我有多恨他的理智,至少在我们的问题上,我讨厌他从来不给自己留有一点余地。

第二章 转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