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战争前夕

  信使被带了进来,但是却没有对着宓洛行礼,见宓洛没有追究便想起身,可是宓洛不咸不淡的一句话却将这个信使惊出了一身冷汗,“什么时候佐须家族的人这么没有教养了,别忘了我担任的是守护神,岂是尔等小卒可以冒犯?你别忘了你是什么身份。回去告诉你主子,让他别忘了我们一族可以让他做中国的奴才几个世纪。大不敬是死罪,但是谁让中国有句古语,两国交战不斩来使,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信使急忙规范的行了一个大礼,伏在地上:“殿下,小人实属无心之失,望殿下海涵,饶了小人。”

宓洛看着自己身旁的男子:“轩,你在中国最久,是不是来使不死就可以?”

轩面无表情的的说:“是

宓洛走进里间:“交给你了,留口气别弄死了,我还想让他传个话呢。比让他喊出来,我想休息了。对了,月黑风高给他送回去,就放到佐须幸之助的门口,让他知道我想杀了他轻而易举,就权当我送他的大礼。”

轩深鞠一躬:“是,主上,属下一定完成。”

房间里宓洛看着信,佐须幸之助把自己的责任撇的一干二净,仿佛自己从没有让日本天皇入侵中国,一切得一切都是宓洛挑起的战事。

宓洛拿起房内的纸笔写到:佐须幸之助,在下新任的中国守护神,看过你的信,我很是意外,不知为何您会认为是我杀了贵公子,貌似我没有那个能力。世上的血族多了,还是好好想想贵公子到底得最了哪些人。如若你先因此挑起圣战,我宓洛奉陪。还有你的奴才很是不懂规矩,我代你教训了一下,烦你回去之后好好管教,不然你见到的将是他的项上人头。

合上写好的信,用蜡封好,转身出了房间。看见了已经被折磨得只剩一口气,那情况只能用惨不忍睹,目不忍视来形容。轩走了过来:“主上,差不多了。”宓洛点点头,交给轩一封信说:“将信一起送给佐须幸之助。”

佐须幸之助的宅邸:

轩悄悄潜入宅邸,将这个倒霉催的信使放到了佐须幸之助的门前,然后悄悄退了出去,纵身一跃到了远处的大树上。不大一会,信使便被巡夜的人给发现了,急急忙忙的敲开了佐须幸之助的房门。在佐须幸之助踏出房门的那一刻,一直羽箭带着破风声呼啸而来,擦着他的耳朵射在了一旁的门框上。其他的守卫纷纷围了上来,形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人墙。

佐须幸之助从震惊中缓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的耳朵已经被擦破,渗出了鲜血。对着守卫说:“散了吧,这是宓洛给我的下马威,告诉我她的人可以随时随地的杀了我,看来是我小看了她,手段不比她母亲差。”

一旁的守卫拔了出羽箭,将信递给了佐须幸之助。在看完信之后,佐须幸之助勃然大怒说:“都给我谨慎点,最近可能会有吸血鬼大规模活动,最后的决战时刻到了,是时候较量一下,是我们的式神厉害还是群吸血鬼。”

第三章:战争前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