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花非花,雾非雾(3)

  夏子旖和乔黛莹偷偷从上阳宫中溜出,夜凉如水,月华如银。风华殿前的守门侍卫和宫女见了急忙行了礼,却是面露难色,不敢放行。乔黛莹笑着从袖口里拿出两锭沉甸甸的银子递给他们,侍卫连忙摆手道:“皇上下了旨,闲等一律不可接近风华殿。奴才也是不敢违旨。还是请两位姑娘回去吧。”乔黛莹面色有些难看,夏子旖见状连忙拍了拍乔黛莹的手,安抚道:“黛莹,别生气,这些人也是因为在执行皇上的命令。走吧,我们回去吧。”乔黛莹这才眼里有了笑意,点点头,携着夏子旖回到了上阳宫。

夏子旖脱去外衣睡下,屋里还有的一个秀女阿楚睁开眼,声音里带着浓浓的倦意,“子旖,黛莹,你们干什么去了?”“没什么,睡吧”夏子旖轻声说,说罢也合眼睡去。只有乔黛莹抱着膝坐在床上久久不眠,她想,从没有人敢拂过她的好意,哪怕是当今的皇上,也不可以。性子被挑起来,也就再无睡意。看着窗棂落下的流光染白的夏子旖身旁的那袭翩翩白衣,不知是害怕被发现,还是怎样,乔黛莹竟然鬼使神差般的换上了。衣服惊人的贴身,一轮铜镜,倒映乔黛莹美丽的面庞和纤细的身躯,一袭白衣衬得她如同天外飞仙,仙气逼人。

她低头看了一眼夏子旖沉睡的恬淡面容,低低道:“你我姐妹一场……”后面竟不知说什么好,只能轻轻叹息一声。

太牢宴正在如期举行。皇帝一身黑色龙袍,前襟绣着九爪金龙,腰束玉带,挂五爪金龙祥云佩,足蹬鹿皮云锦靴,戴古冠。祭祀所用牺牲,行祭前上需先饲养于牢,故这类牺牲称为牢;又根据牺牲搭配的种类不同而有太牢、少牢之分。帝王祭祀社稷时,牛、羊、豕三牲(整只)全备为“太牢”。诸侯祭祀用“少牢”,少牢只有羊、豕,没有牛。皇帝端起一盅古铜色的酒杯,酒液倾洒尽泼,整个大殿环绕着一股严肃的气氛。一双灵动的眼眸探出,皇帝忽然瞥见洁白的一角,“谁?”咻的一下,衣袂旋转消失了。“搜!”皇帝冷冽道。

侍卫们很快将守在殿外的人带了上来。“皇上饶命,皇上饶命。”侍卫和婢女不等皇帝发话,连连磕头。皇帝旁的太监总管李常德道:“是谁允许你们抗旨不尊放人进来的?”婢女嗫嚅着不知说什么。皇帝终于开口,“可是一名穿白衣的女子?”

“是……”侍卫道。

“她是谁?”皇帝道。

“回皇上的话,奴才们不知,只是……”侍卫犹豫着。

“只是什么?”李常德问。

像是下定了天大的决心,一直无语的婢女抬起满是泪痕的脸,道:“第一次,是一名白衣女子和一名红衣女子相携而来,被奴婢们劝走了。可不久那白衣女子又独自一人来了,说她的父亲是大官不怕,奴婢们这才,这才……放了人。”

在场的大臣皆为唏嘘,右旁的夏溱徴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这厢正在查着,那厢乔黛莹已经抄着小道返回了上阳宫,她褪去白衣,又将这为她挡去嫌疑的衣服放回了夏子旖的床头,散了鬓发,装作沉睡的样子进了被窝。

贪凉
噗噗个噗,今天我搜我的书名,结果发现有人写过了。。。(迷茫眼)(o??ェ?`o)我也米想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_?。)?

第三章 花非花,雾非雾(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