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了年华不负你

负了年华不负你

萋萋覆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挑衅

  入宫前夕,大夫人白氏拨了两个贴身丫鬟给她。两人均是双八年华,一个喜静、一个喜动;一个沉稳、一个好动。青色衣裳的是碧罗,而那个身穿嫩黄色衣衫,挂着明艳笑容的,是绿萝。先前她总以为,即使她们是大夫人送来的,但若是她真心以待,也不是不可以换得她们的忠诚。多年后,她才发现,这个判断是多么愚不可及。

`红墙黄瓦,金碧辉煌`

“哇——小姐!这…这就是皇宫吗?”绿萝东张西望,一脸兴奋地看着谢纤欢,激动地都快要跳起来了。碧罗睨了她一眼:“绿萝,你这副样子,不是明摆着让人挑小姐的错吗?说她上不得台面,连婢女都这般没有见识?”

绿萝杏目圆睁,眼中尽是不满:“碧罗你什么意思啊?我这不是第一次来嘛?”

“谁不是第一次来?”碧罗轻轻笑了一声,不再与她辩驳。

可偏偏绿萝不依不饶,扯着碧罗就要恼,引得旁人纷纷围观,她愤愤道:“碧罗你给我把话说清楚。”

谢纤欢静静地看着绿萝,一边却对碧罗起了赞赏之意。见谢纤欢不做言语,绿萝的脸涨成了猪肝色,她急得快要哭起来了,“小姐!”“好啦,都进去了吧!没必非要分出个谁对谁错……你说对吗碧罗?”她莞尔一笑,看着碧罗。

“小姐说的自然是……”碧罗点点头,还没等她把话说完,就被人生生打断,“你就是谢纤欢?灵儿怎么没来?”

她们均是嫡女,自然是瞧不起庶女的,所以对谢纤欢没有好脸色。加之是谢纤灵的闺中好友,如今见她没来,看谢纤欢越发是不痛快了。

眼前女子一袭紫色色拖地烟笼梅花百水裙,外罩品月缎绣玉兰飞蝶氅衣,内衬淡粉色锦缎裹胸,袖口绣着精致的金纹蝴蝶,胸前衣襟上钩出几丝蕾丝花边,裙摆一层淡薄如清雾笼泻绢纱,面露不屑,语气嘲讽。而跟在她身边的两名女子脸上也都是讥笑的神色。

谢纤欢敛眉,一副恭顺的模样,道:“正是。长姐许是身子不适……不知姐姐如何称呼?”

“哼!果然是上不得台面的庶女,谁是你姐姐?”杜瑶扬起头,语气尽是毫无掩饰的刻薄,此言一出,周边秀女纷纷掩面轻笑。

绿萝瞪了杜瑶一眼,谢纤欢轻轻拍了拍她的背,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佯装不解:“不叫姐姐,那叫妹妹?”

京中有谁不知道杜大将军的独女杜瑶蛮横泼辣,年方十八都未婚假,几乎是闺阁秀女中年龄最大的。其实倒也不是没人娶,小门小户的她看不上,大户人家又不敢娶这样的女子。拖着拖着,也就成了老姑娘。

谢纤欢此言看似无心,却一言击中。杜瑶的脸由红便白,由白便青,她狠狠地剜了身旁笑出声的那个女子,扬起手就要给谢纤欢一个巴掌:“你算什么东西?!竟然敢这么说我?”

“啪!”

谢纤欢没有躲,生生挨下了这一巴掌,脸上随即浮现出五个手指印,她咬咬唇忍住泪水,委屈地说:“不叫姐姐也不叫妹妹,那纤欢该如何称呼?”

这副样子,饶是谁看了也不忍心。

没有家族支持,没有好友帮衬,为今之计她只有忍,也只能忍。

众秀女纷纷露出同情之色,心道这谢小姐真是可怜,偏偏忍了杜瑶。杜大将军身居正一品官职,掌管一半军权,连皇上也得给他三分颜面,何况谢纤欢?

“瑶儿,别闹了。”此声仿若春风拂面,令人心生好感。

浅色罗裙缭姿镶银丝边际,水芙色纱带曼佻腰际,着了一件浅蓝色彩绘芙蓉拖尾拽地对襟收腰振袖的长裙。微含着笑意,青春而懵懂的一双灵珠,泛着珠玉般的光滑,眼神清澈的如同冰下的溪水,不染一丝世间的尘垢,睫毛纤长而浓密,如蒲扇一般微微翘起,伸手点了点小巧的鼻子,一双柔荑纤长白皙,袖口处绣着的淡雅的兰花更是衬出如削葱的十指,粉嫩的嘴唇泛着晶莹的颜色,轻弯出很好看的弧度。众人知道仙女下凡,不食人间烟火。

杜瑶见了她,露出依赖的神色:“长姐……”

很快,一片唏嘘声响起。

何人不知杜家大小姐聪慧过人,且性子极其温婉顺和。不仅琴棋书画样样染指,更精通兵法奇招,十三岁就为杜大将军出谋划策,次次大胜。连先帝都赞她巾帼不让须眉,想要封她为承安郡主,却被她婉拒了。刚刚及笄杜家的门坎都被打破了,但都是奔着大小姐去的。正当大家都认为杜二小姐要发火时,谁知道这个素来刁蛮的女子竟不气不恼,钻在杜大小姐怀里笑。可以说,世上降得住杜瑶的人只有杜楹。

“楹儿,得饶人处且饶人,何必针对谢小姐呢?”杜楹朝谢纤欢歉意一笑,对她说:“在这里给谢小姐赔不是了,小妹素来被我们宠惯了,不懂事。”

“是我……是我不对。”谢纤欢低头绞着衣角,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瑟瑟道,“惹杜二小姐不痛快了。”

杜瑶似乎对这声“杜二小姐”很受用,被杜楹拉着走开时她轻瞪了谢纤欢一眼,说:“今天算你识相,不过以后可给我小心着!”

“是……”谢纤欢往后退了几步,那副恐慌的神色要多可怜就多可怜。

知道众人走了她才松了一口气。“小姐,这个杜二小姐太欺负人了!亏她跟杜大小姐是一母同胞,竟是天差地别……小姐为什么要让着她?”绿萝小声嘀咕道。

“你这性子!”谢纤欢笑了笑,“真该跟碧罗好好学学。不过杜瑶说的不错,我只不过是个庶女,纵使父亲是丞相也无法护我在宫中平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杜瑶不是好相处的你不是也说了?”

何况杜瑶不好相处?杜楹也是。别看她之前一字一句都在替杜瑶向她道歉,实则句句护着杜瑶。也是呢,毕竟是亲姐妹。谢纤欢努力平复心中的酸涩,却还是忍不住羡慕杜瑶,虽刁蛮任性,但从小父母姐姐都是打心底宠爱的……

“对不起小姐,刚才是我不对,我不该与碧罗起口角的。我不知道小姐你那么难做……”绿萝愧疚地低下头,言语有点哽咽,她转身对碧罗说:“碧罗,你不会怪我吧?”

碧罗面不改色,“我知道你的性子,又不是故意的。谁会跟一个泼辣的小丫头计较?”

“碧罗!”绿萝佯怒,嘴巴嘟起一副气鼓鼓的样子:“你说谁泼辣?!”

“刚说完。”饶是碧罗也忍不住笑了。

谢纤欢连忙说:“好啦好啦,天色不早,赶快寻了自个院子歇息吧。”

第一章挑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