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在叶玄冲向火鸦时,叶玄就感到一股寒气在后背漫起,打一个滚,闪到一旁,看都没看一眼,又是往前冲,一棵一人高的草,露出像人一样愤怒的表情,似乎在愤怒自己竟没能抓住他,手指粗细的枝叶向叶玄再次袭来。叶玄手高高的向前仰着,想够到晕倒的火鸦,突然,叶玄感到双腿被什么东西缠住了。向后拉去,叶玄张大嘴,一口吐沫再玄力的作用下,如离弦之箭,啪,的一声吐在火鸦嘴里,嘴边陡然亮起一道玄力,把嘴封了个透湿。等叶玄一直被缠到膝盖时。火鸦方醒。一股寒风袭来,瞬间,清醒无比,歪这头,看见了叶玄,这个捣了自己,还坐在自己身上,让自己一人和冰山来了个亲密接触。如今他好像被人捆了起来,正是个报仇的好机会。便向困到小腹的叶玄走起,却发现自己走几步,叶玄就被人拖几步。兽性发起。一口一团拳头大小的火焰想叶玄激射而去。小腹的枝叶卷着自己浓稠的鲜血退到膝盖,叶玄用力一弯双膝,一把匕首向枝叶砍去,,谁料,那颗放大了几百倍的“小草”,得枝叶用力一甩,叶玄直接向一团拳头大小的火焰扑去。喝,叶玄低喝一声,左手直接握向那一团拳头大小的火焰,隐隐约约看到一黑烟从手中冒出,手中的油脂不断保持火焰的温度。火鸦惊呆了,自己的火焰有多人有谁比它清楚,自己都不敢有肉身硬接,眼前这少年竟然硬接,木魅也有些吃惊,不明白为何用手接,难道是弃车保帅?一手硬接再废手?

叶玄,猛然回头,直接跳在有十几条“手臂”的木魅上,左手握着火球一拳捣在茎上,右手拿着匕首找着枝干一通乱砍,呲,一声尖啸,震落了雪堆。十几条手指粗细的一半缠着叶玄,一面如尖刀般插入叶玄身上,大肆的吸吮着,鲜血鲜肉一滴滴,一块块。啊,敢吞老子的肉,看嘴,一口要在“草人”最幽绿的部分,在嘴边流下晶莹的绿液,无数叶子,纷纷向叶玄激射而去,一个呼吸间,回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这月发激起了叶玄的凶性,一刀砍断插进自己下巴枝干。嘴里的鲜血不停的流在那一抹幽绿。渐渐木人躺在地上,如同死去一般。叶玄不敢掉以轻心,一口将花狼,熊明争夺的宝贝吞进腹中,这和花狼将异草直接打入叶玄肚子里,不同,前者是当食物吞了,而后者,则是有肯能炼化的。

突然,原本在胃里的木魅突然穿破,胃壁直接插入心脏,心脏瞬间停止跳动。叶玄感到自己从来都没有这么接近死亡,仿佛看到了幽冥殿,不知什么时候,通,心脏又开始跳动,先是极慢极慢,随着速度越来越快,紧接着,天地间似乎都为一片幽绿。叶玄感到自己似乎多了一个身体,一举一动动能轻易知晓,甚至能掌握他的生死,但是,这个身体似乎还有一个主人,,朦胧间,他好像看到了一个小草,又突然听到:前为阴后为阳,阴为木魅,阳尚缺一物,就你了吧,画面都转,自己似乎成了一只乌鸦,一滴不只来自何方的鲜血,它竟从中感到了祖辈的召唤。那滴火红的鲜血,似乎变成一只巨大的乌鸦,展开蔽日双翅,将叶玄包裹,好像又来到了那碧绿的世界。

喝喝喝,穿着铁熊标志的佣兵不时地在喝酒时偷看捆在树上的杜蓉,酒过三巡,几个武者在杜蓉接连变化的表情,晃晃悠悠的来到,啊,老胡,你背后是什么,老张,这招不行了,下回想抢呢,编个好点的主意,那名叫老张的武者见“老胡”不信,一个人不要命的往下跑,老胡,一转脸看到了昔日同生共死兄弟一个个如同被人吸干了血一般,干涸的脸上还维持开心的笑容,没想到刚刚还在对酒当歌,写如今生死两隔,耳边还想起老张的叫喊,对着黑暗处道:兄弟,来个痛快点的。

第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