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罗渡是卧底?!

  莺昙公寓——

枫月白在饭桌上,把在晚上的那棵树上发现的事情和众人讲了一遍,刚说嫌疑人就是维斯凌,这时,罗渡端来三盘点心和十二杯牛奶放在桌子上,听枫月白这么一讲,随即否定道:“不是的二少爷,您有所不知啊。维斯凌在半年前就已经失踪了,现在外面人们谈论的只是维斯凌他的作品罢了。所以,维斯凌杀人是不可能的。”

听罗渡这么一说,凤熙微眯着双眼,看着罗渡问道:“他只是失踪,又不是死了。你怎么断定维斯凌不会杀人啊?除非,你和他......”

“少爷,我和维斯凌是远房表亲。但我有一次听维斯凌他的母亲写信向我哭诉,说他儿子死了,找我借钱她要葬儿子。所以,我才......”罗渡皱眉,单膝跪下不急不慢的澄清。百里剑枫点头,表示赞成。

“哼,别这么快下结论。”凤熙冷哼一声看着罗渡问,“维斯凌是独子吗?”罗渡摇了摇头,说自己并不知道。凤熙淡笑,对他挥手让他下去。

“这么说......维斯凌可能还没死。”伊司雪托腮思索道。

凤熙点了点头,什么话也没说。但有一件事不得不引起了他的注意,就是罗渡最近总是有一些不对劲。比如昨夜他怎么到公寓里给他们泡咖啡的,要知道,罗渡是个有家室的人,每晚都是要回他自己的家的,他家中还有妻子和儿女在等他。而且,从他的家到莺昙公寓最快也要半个小时。昨夜,玫兰胤他们回到家时才打的电话通知的罗渡,总共算算才十分钟而已。只是在玫兰胤叫醒他们的时间,他是怎么从他的家赶到的公寓的,而且还煮好了咖啡。

“咳咳,熙,想什么呢?”坐在凤熙旁边的花弋墨用手肘碰了碰凤熙。

“没什么,一点小事而已。”凤熙回过神来,看着花弋墨笑着问道,“对了,弋墨。昨晚,剑枫把咖啡泼到你的身上,那杯咖啡的温度怎么样?”

花弋墨一听,十指交叉的说道:“温度不会太高,因为我都没有感觉到烫,但是对于煮咖啡,这温度稍微凉了点吧。熙,你问这个干什么?”

“没事,只是随口问问。”还是先不要告诉他们,毕竟都是我的猜测而已。

枫月白听花弋墨说的,摇了摇头,说道:“没有,昨晚我的那杯咖啡就很烫,但是也太烫了。所以,我昨晚没有喝。”凤熙点了点头,皱眉思考道:太烫了和稍微凉了,这就说明这两杯咖啡煮的时间是不一样的。那罗渡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样做了对他有什么好处。

“熙,你怎么了?怎么魂不守舍的,出什么事了吗?”玫兰锦看着凤熙关心的问道。

凤熙摇了摇头,“头有点晕,我去外面透透气,一会儿就回来。”可能是我在乱想吧。

后花园——

“怎么样了,他们现在在哪里?”

“没事的,那群笨蛋还在饭桌上边吃饭边讨论那个女人死的原因。”这是罗渡的声音。凤熙刚好走到墙角,就听见罗渡和别人的对话声。

“那就好。对了,千万不要让人知道那女的是你杀的,让人知道。主上会毫不留情的杀了你的。”

“我知道,主上的手段我也见识过的。如果,你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不然,他们可是要怀疑上我的。”

凤熙皱眉正准备转身回去时,罗渡不知何时出现在他的后面,轻描淡写的问道:“七少爷,您听见了什么?”凤熙摇了摇头,手持朱焱弓,但罗渡已经看出了他的招数,单手就将朱焱弓打飞到十几丈之外。要知道,凤熙擅长远程战斗,这么近,他根本无法拿出自己的本事。

“你还真的是隐藏的够深的啊。”凤熙咬唇,他十分清楚现在自己不是罗渡的对手。

罗渡淡笑的摇了摇头:“才没有呢,七少爷。如果,我藏得够深的话,你就不会发现了不是吗?”

“你想怎样?杀我灭口吗?”凤熙皱眉,“如果我死了,他们绝对会怀疑上你的。”

罗渡浅浅的笑道:“当然不会,我只是想请你到我家里帮我一个忙而已。今天一过,如果你的兄弟们没有找到你的话,不仅你会死,我还会找一个人来陪你的。”话落,罗渡一记手刀狠辣的劈向凤熙的后颈,凤熙闷哼一声,身体软倒在地。

落花风吹雪
科普一下:一丈=3.33米

第十七章:罗渡是卧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