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惩继母,罚“庶妹”3

  见到来人,沈紫冥迎上去:“祖母!阿冥想着您快来了,本想推而不见的,如今孙女这里实在乱的紧,你可别介意啊。”

“祖母,您别信她的,明明是她自己开的门!”沈魅冰叫到。沈紫冥冷笑,自己开的?不知道是哪一个喊她“贱人,不知道是哪一个叫仆人来踹开她流毓院的门!

不待沈紫冥反应过来,刚刚坐下的老夫人,霍地站起,怒目圆睁,三人也忙站起,老夫人盯着景氏:“你这个母亲怎么当的,女儿如此无礼,你自己也太不知礼了些。《南羌律》有云,三品以上官员元配夫人之子女与元配夫人地位相当,若女儿未嫁,继室及其子女在嫡长子女面前做妾室、庶子女看待。妾室与庶子女在正室面前坐得吗?偏生我进来便看到你和沈魅冰稳稳当当坐在椅子上。冥丫头,你也不劝劝你母亲。”

沈紫冥无辜的说;“祖母,对不起,阿冥觉得母亲既是三品诰命夫人应是精通《南羌律》,阿冥也记得有这一条,所以才未请母亲与妹妹坐下,谁知母亲说阿冥不孝,妹妹说阿冥不仁。皇上承先帝遗命,登上大宝,更承先帝思想仁孝以治天下。阿冥也不好让母亲与妹妹起来,还当是自己记错了呢。”

小眉听了,心下暗笑,小姐手段又高明了呢,将自己择得一干二净不说。还说了夫人身为诰命夫人连《南羌律》都不通,狠狠打了景氏一耳光。连自己都佩服起小姐来了呢,,先忍气吞声,再来致命一击。

景氏在一旁呆愣着,若说自己也记错了,沈紫冥才12岁,别人一定不会说什么可自己可是诰命夫人,若这么说也不应了沈紫冥的话?自己可不能给自己找苦果子吃。老夫人却不待她解释,已经开口:“你若只是不敬嫡长女还罢了,过去嫡长子子黎在相府时,你那个不争气的次子沈煜谷就屡次不敬长兄。现在子黎去了九天书院还好了些,你就又开始训得女儿不敬嫡姐,你这个母亲怎么当的!”

景氏听了更窝火了。本来只要沈煜谷在,他沈辰云就甭想出风头,可如今他去九天书院学习也有几年了,近几年更是校长亲自教。几次在武擂和文会上夺魁。更是得秦清风大师赐字子黎。可他的谷儿却因为达不到九天书院要求,校长拒收,只能跟个普通小卒学些武术。九天书院啊!全玄玉大陆都极有名的,甭说自己南羌国,就连云梦、西朗那两个大国都争着送人进来,可真正进去的却不多,更别说其他蛮夷小国了。校长更是最富盛名的秦清风秦大儒和陆敬陆武师。而沈辰云那个贱种却拜师在他们门下!景氏真是恨得牙痒痒。

老夫人之前就想找个错处好好敲打敲打景氏,谁知她做事在自己看来是个滴水不漏。今日多亏自己的孙女细致,寻着了错处,她可不能放过:“阿冥的分析我在门外就早已听到。明明就是你去了厨房却还不承认!”

景氏打定了主意不能说,自己去厨房可是极隐蔽的,谁也没看到,沈紫冥再能说,也无法:“母亲,儿媳确实未曾去过厨房,母亲却是如此冤枉儿媳,大小姐,你倒说说,母亲为何要去那腌臜之地?儿媳被如此冤枉,儿媳真是......呜呜......”说着景氏竟哭了起来。

沈紫冥仍带着一贯的笑容看景氏演戏,她能戳穿她的证据可不少呢,既然景氏说了,要自己说明,那她也不好扫了人家的兴嘛:“依女儿的话,母亲应该是午时去了厨房。厨房的人忙着备菜,有些烂叶子就仍脚下了,母亲鞋上的汁水,便是踩上后留下的。而那时人人忙乱,母亲若是扮作仆婢,进去还不是难事。至于为什么女儿觉得母亲换过衣服,那是因为母亲身边的丫头佩儿,平日只穿一件粉色布衣,今日却是粉色绸缎,一个丫头那里来那么多钱给自己做衣服,想必换过。”说罢停下看着景氏,“这件粉色绸缎,是您的吧?”

景氏鼻子上汗珠更密了,她开始怀疑沈紫冥是不是跟踪她了,她怎么知道地那么详细?难不成她是看出来的?可是,怎么可能呢?!可是景氏永远不会知道,沈紫冥的确只凭观察与推测便能洞悉一切。景氏虽然紧张但还是为自己辩解道:“怎么会呢,阿冥你自己想想,母亲若是真去了,回来起码得和丫头换了吧。而且,那衣服,我是赏了佩儿的。”景氏说完,松了口气。这下看沈紫冥还能说什么。

老夫人听了眼里泛起疑惑的光,向下人说:“你们都出去吧,免得误了事。”下人应声出去了,老夫人看向沈紫冥,沈紫冥仍气定神闲淡然开口:“那也不妨碍母亲为了今日的事筹谋。从母亲院落到流毓院,最近的一条便是走厨房,所以其他人为了不被别人怀疑,自然要分开走。但为了一同到达,佩儿便带人先走,您的衣服可以换,因为厨房后便是茅厕,而佩儿因为要装成您的样子,自然不能换了。”

老夫人眸子微微亮了一下。

景氏仍然辩解:“雪儿,我们如何能保证一同到达啊!这根本不可能吗!”沈魅冰本来怕自己的娘亲被自己破坏了计划没敢开口,现在看娘亲有些招架不住,便帮腔道:“是啊,姐姐这本来就是不可能的事!我们又是怎么办到的呢。”

沈紫冥见她们仍然垂死挣扎,毫不客气的开口:“那女儿不得而知。只是母亲鞋子上一定粘了槐树下槐树滴落的汁液,现在走起路来,一定还有响声。府里为了做槐花糕,便在门口种了,花园的槐树,在花园最中心,母亲自然不可能来找女儿,还进去花园,自然只能是去了厨房了。”

老夫人听了点头:“景氏,你竟然不顾身份去了厨房那种地方!,我便依了家法......”

老夫人刚要出言罚景氏,门便被推开了。

原来是沈家家主沈慕天,沈紫冥与景氏俯了身子道:“相爷。”

沈慕天走至老夫人下首坐好道:“娘,事情儿已经问清楚了,景氏不敬嫡长女该罚,按家规,应罚抄家规百遍,并禁足半月,再杖五。”

老夫人哈哈大笑:“相府的名声可是最重要的,景氏何止不敬嫡长女这一条?身为诰命连南羌律法都不通,竟然还有失身份地去了厨房!二闺女目无长幼尊卑,不敬长姐,顶撞祖母,又该如何算?儿啊,你可得管好你的夫人,别有的没的给相府丢脸。“老夫人若有若无的一刺,让沈慕天略微有些担忧,相府牌面不能丢,老夫人言下之意是让自己惩罚景氏了。老夫人又道:“按家规吧。儿不要心软。”

沈紫冥听了也是一惊:按家规?!相符家规严苛,景氏这几条加起来,得判多少啊。但是也是因为严苛,相府下人才不敢胡来,所以相府也从未乱过。京城有身份的人家争相效仿,却总是太过。相符家规严归严,但是严得恰到好处,也就是度把握得极好,这是别人学也学不来的。沈慕天也无话可说:“相国夫人景氏不敬嫡长女、有失身份去厨房、教唆女儿不敬嫡长姐。数罪并罚,罚十五杖、抄家规百遍、抄《女训》十次,罚家庙三月,本应罚禁足三月,既罚家庙三月,便罚于家庙禁足三月。沈魅冰同去家庙三月悔过。”

景氏闻言,又惊又怕又怒,一张脸白了青,青了紫,紫了又白,十分好看。最后却只得拉了沈魅冰头:“是。”

沈紫冥嘴角勾起一个难以察觉的弧度:相国还是最重名利。朱唇轻启:“父亲且慢,母亲为何去厨房还未知晓,可否告知?”说完怕相国不答应,补充道,“说明白了,也不会冤枉了母亲,父亲也可得个明察秋毫、铁面无私的美名。”

沈慕天点了头,看着景氏。景氏只好说:“厨房那边,几日也不曾来报账子,妾怕误了相府,只好去一趟,还请夫君公断。”

沈慕天听了当即遗憾,若说也不至于杖十五啊。可是他不能悔改,反复无常乃小人:“虽如此,夫人去厨房却是有的。明日领了杖,便去家庙吧。”

第三章 惩继母,罚“庶妹”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