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锋芒初露1

  转眼,淡然庐开店已有数月,沈紫冥所赚银两何止千万。清远茶庄本是远近闻名,如今以往顾客皆抛之不用,只许淡然庐主售卖,百姓又听说是沈小姐的产业,更是希望有幸得见沈小姐真容,但是这见嘛,怕是想见见沈魅冰,而非沈紫冥了。

“小姐,你现在可是大财主了,可否带了青鸾姐和奴婢去醉欢楼好好庆庆功啊?”小眉颇有些讨好的意味,沈紫冥也有些无奈,拿指头直戳小眉的额头:“你呀,什么时候改了这个贪吃的性子!好吧,青鸾姐你可去吗?”

青鸾并没什么表情,只说:“妹妹相邀自然却之不恭。”

“那好,小眉你去叫菊茯,我先与青鸾姐打扮打扮。”

小眉应声去了,青鸾见沈紫冥当真要给自己梳妆,忙挡了:“妹妹,可使不得。”沈紫冥哪里管她,伸手将发簪拿了下来:“姐,醉欢楼可是珩王的产业,我听说就连文宣淑蒂在那里都有投资呢。妹妹虽然没什么贵重的东西,但是绝不会让别人将姐姐看扁了去!”

沈紫冥看过青鸾的发簪,沉香的,檀木流苏。贵重的很,但是醉欢楼里都是权贵,自己又没有太贵重的服装,这不存心惹人怀疑吗。可是一个有这么贵重的发簪的,怎么会来当奴婢?沈紫冥心中的疑问可是越来越深了。

虽说这一行人穿着并不富贵,甚至还有些寒酸,但在醉欢楼中却频频引人侧目。当然了嘛,看惯了穿红戴绿的富家小姐,偶尔来这么两位:一位水蓝服色,一位月白服色的女子,仿若天女,一尘不染。就连两个丫鬟都让人觉得有几分仙气,这样的景,换谁都会觉得新鲜。

四人正上楼,偏有一小厮过来:“几位小姐,我家公子请。”

“你家公子?”沈紫冥一遍按住了准备拉开这小厮的小眉,一遍四下打量。果然看到一男子正朝这边看,沈紫冥带笑对着那男子微微颔首,转头给了那小厮一些银钱,“有劳小哥跑一趟,但今日我们是受邀而来,恐有不便,还请你家公子多多担待些。”

小厮收了银子,看沈紫冥如此得体倒也暗自佩服起主子来,看人真是准:“哪敢说有劳,那姑娘先走,我且回话去了。”

沈紫冥点了头,便领人上楼去了。

小眉颇有几分不解:“小姐,你对他那么客气干嘛,他家公子指不定是什么浪荡子弟呢。”

沈紫冥狠狠戳了戳小眉额头:“你呀,什么时候才能看人细致些,那小厮的身上可带着青玉呢,成色还不一般,刚才他的自称可是‘我’恐怕不是什么贴身的侍者,倒像是个侍卫。一个侍卫都戴的起那样成色的青玉,他家公子指不定是什么皇亲贵胄呢。”

小眉恍然大悟:“以后奴婢就跟着小姐了,这本事可真是太了不起了!”

与小眉截然相反的倒是青鸾了,一直不动声色的。引得沈紫冥心里的疑惑更深了,反而有些怀疑其自己买了她回来又认了姐妹是否是个错误。

“那我们真的是受邀而来吗?”

沈紫冥听小眉这样问,笑了:“刚出来事不是,刚才那小厮来时也不是,可现在......却是了。”说罢,望向朝这边来的一个婢女。

“你们哪位是沈紫冥沈小姐。”

“我是。”

“几位随我来吧。等下沈紫冥小姐随我进房,几位就到我们东边的那个屋。”

“好。”

几人依言进了房间。那女婢只道:“我家小姐就在里面,请小姐自己进去吧。”

沈紫冥点点头:“多谢。”

室内倒也没有过多陈设,只一个书柜、案几与其上的一只香炉和笔墨纸砚罢了。沈紫冥进时,那女子正不知在写些什么。女子打扮与其他人看似无异,但她桌上和身上的两样东西样东西却引起了沈紫冥的注意,俯身行了礼:“臣女沈紫冥,见过文宣淑蒂。”

那女子似乎不在意,仍自顾自的写着:“谁告诉过你,我是淑蒂了,你这么乱叫,你不怕死,我还怕呢。”

沈紫冥也不起身,只半跪着,回道:“恕臣女冒昧,臣女虽年不及及笄,却仍认得二物。”

女子终于停了手中的笔,抬眼看了看沈紫冥,却反而笑了:“你倒说说,你认得何物?”

沈紫冥重新压了压身子:“便是您桌上的静斋松烟墨与您头上的极品羊脂玉。”

“你认得此二物又如何?”女子收了笑容傲然道。

沈紫冥道:“静斋虽是私人宝号,但其松烟墨一直品质上乘,专供皇家使用,当然皇上也准许静斋的店主使用。而极品羊脂玉,是专供皇家的。只有二品以上官员帽上才会有一小块,以显示身份。臣女也是凑巧看过父亲帽上的才知道。结合这两者虽然能得出您可能是皇家的结论,但是,臣女却认为,刚才那婢女虽礼仪精通,却并不像是宫女,那么能得到这样赏赐的,只能是一品淑蒂,文宣淑蒂您了。”

“还算是个聪明人。起来吧,请坐。”文宣放下手中已停的笔,指了指一旁的椅子。

沈紫冥谢过后忍着腿上的酸麻缓缓行至椅前,自坐了。

文宣道:“听说沈小姐开了一家茶馆?”

“小女不过一时兴起,玩闹罢了,竟传到了淑蒂的耳朵里。”沈紫冥默认了。

“不算什么,再怎么说,我也是一品。若是京城里出了这么一家数月就赚了千万两的店,我却不知道,那才真的是笑话了。你说呢?”

“怎敢呢。小女不过借着家里的光,开个店,也不至于人人都认得小女。”

文宣终于放下了手中的笔:“那你倒说说,你这‘闹着玩’?一月便挣够了千万两银子,若你正经经商,岂不要富比皇家了?”

南羌虽不是没有富可敌国的商人,只不过,那些人都是皇商,自是不怕。可是若如自己一般的人——父亲是相国,又被封了个国公——家世好,恐怕皇上为了保全自己的江山,会将整个沈家的人赶尽杀绝,于是到:“紫冥不敢在淑蒂面前造次,但毕竟父亲大人已承天恩封了国公,实在不敢肖想这富可敌国之日,所以小女办这产业,也不过是闹着玩而已。”

文宣大笑起来:“果真伶俐,那我问你,刚才那位公子,我看也不是什么好人,你为何对他如此客气?”

沈紫冥一听,更是明白了,保不齐,那个男子是文宣淑蒂安排好了的,于是便将刚才对小眉的说辞又说了一遍。

文宣当下便佩服起来:这女子是丞相之女,本以为养在深闺,见识浅薄。谁知,看人的眼光竟这样凌厉,就连对着自己一个一品,也是答辩得体,不失大家气度,心里便爱惜起来。更是在之后做了一个自己得意终身的决定,不过那是后话:“沈小姐是个聪敏的姑娘,若姑娘不嫌弃,我有意要收你为徒。”

沈紫冥忙跪了:“承蒙淑蒂不弃,能成为淑蒂的徒弟,也是紫冥的福气。师父在上,受徒儿一拜。”话毕,便是三叩首。

文宣自是受了这礼后扶了沈紫冥起来:“那日后,恐怕我得多去淡然庐里坐坐了,只是我闲的时候不多,只能在休沐日辰时去,呆两个时辰便走。”

文宣这是在告诉自己上课的时间呢。行个屈膝礼道:“徒儿今日出来时辰长了,恐家父着急......”

话已至此,文宣哪里有不明白的,笑道:“去吧,那三人,在店门口呢。”

沈紫冥又行了一礼才退出门外。

沈紫冥走后,文宣心下暗想:到是我从前错了,本以为从商之人,除了那珩王,皆为狡诈之徒,如今看来,并非人人如此啊......

第六章 锋芒初露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