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九天

不知九天

昀清仪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惩继母,罚“庶妹”2

  景氏母女还以为沈紫冥怕了,找个椅子就坐了。

沈紫冥将水杯放在桌子上,什么也没说,只有她们放松了警惕才好下手,这个时辰老夫人也该来看自己的孙女了吧,想着嘴角弯了弯道:“母亲这次来何事啊?”

景氏这才想起自己的初衷,眼神狠狠地盯着小眉:“这个贱婢,刚才竟因饭食与厨房的管事老妈子起了争执,定要多补一份饭菜。厨房的米都是定量的,饭食不能多一点,否则这亏空还得从别处挪,再不也只能你母亲我自己倒贴钱了。这种奴婢,女儿啊,你还是遣了吧。”说罢便要招手。

小眉听景氏骂自己时,便有些沉不住气,现在想到小姐身边就自己一个奴婢还算尽心,万一自己走了,小姐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来不及多想便上前一步:“夫人......”话音未落,沈紫冥便拦住了小眉,轻声道:“回去。”

沈紫冥当然不会相信景氏离间的话,小眉的人,她知道,不是那种会随便与人争执的人,厨房的管事老妈子,因为厨房事多,厨房一应事务都交给下人,怎么可能与小眉起了争执,这一点景氏一定撒了谎,遂将小眉护在身后,便转向景氏:“小眉也是听了我的命令,她也是着急我。母亲,不过饭食而已,母亲何故生这么大的气,父亲身子近日不大好,母亲还是多照顾着,即便相府家规严苛也得防着,免得出了什么偷鸡摸狗之类见不得光的事,咱们相府也丢脸。母亲就莫要再分心了。”沈紫冥笑着对景氏说,仿佛真是为景氏好一般。

只是话语中讽刺和警告的意味她怎么会没听出来?沈紫冥这话不仅解释了小眉的事,她没办法办了这个丫头;还说自己不顾相国的身子却去关心本应由老妈子管的厨房饭食。这事儿,一般人听了会说她舍本逐末,有心人听了.....会说她故意找茬,严重的会说她身为相国夫人却去管下贱之人管的事,那她相国夫人之位也不稳了。

“母亲毕竟管着相府,自然得面面俱到。”

沈紫冥也没有再逼她只是道:“恩,母亲自然是忙的。但衣服也得洗洗干净吧。”

“你这话什么意思?”沈魅冰听了忙大声道。

沈紫冥看了她一眼,仿佛在求证什么。忽然展开笑靥:“既然妹妹如此冤枉我,我也得为自己辩白啊?母亲衣服下摆上有些泥点,鞋子上也粘了泥。五天前下了场大雨,可水早该散了。一般是不会粘上泥点的。能粘上泥点的只有在地势低或者有洼地的地方才可能。沈府地势最低的地方就是流毓院,可也没有水,其他地方更不可能了。府上有洼地的地方,一是花园,二是厨房。”沈紫冥顿了一下,她已经看到景氏不自然的拽着衣角,鼻尖上也有丝丝冷汗冒出。

“我和冰儿是去了花园才来这儿的。”景氏没多想就说了,她只知道不能让人知道她去过厨房,否则下人们会鄙视她,谁都知道,厨房里的老妈子、女婢们都是贱民,有祖辈都无法脱去的贱籍。若是真的让人知道自己掌管庶务的大权就会旁落,相爷的妾室又都被自己给处理了,这一落便一定是老夫人的了,那自己若是想要给沈紫冥使绊子,可就不容易了,说不定还会偷鸡不成蚀把米。

急于撇清关系的举动更引发了沈紫冥的怀疑,自己的想法也更加得到了证实。更是引了景氏入套。貌似无意地瞥过景氏又淡淡乜了一眼沈魅冰,开口道:“那倒是怪了,既是一起过来,怎么妹妹鞋上没有泥点呢?”

沈魅冰冷哼一声,傲傲地开口:“娘亲怕脏了我的鞋,背着我过来的。”景氏点了下头表示赞同,眼中流露出一丝如释重负的感觉。却被沈紫冥尽收眼底,嘴角一挽,若有所思地说:“母亲倒是肯放下身段呢,真是‘舐犊情深’。但是......”凤魅雪看向景氏身后一众仆婢,“这些丫鬟媳妇们总不能一个个背过来吧?她们鞋上为何也没有泥点?”

景氏有口难言,只怪自己百密一疏:“她们是先走的,不知道她们走的哪一条路,许不是花园吧。”

沈紫冥在心里冷笑,想的倒是周全,装作惊讶的向景氏走去:“呀!母亲你鞋上这些绿色的汁水怎么像芹菜汁水呢?是什么啊?”

景氏见沈紫冥向自己走过来,忙缩了缩脚:“许是些花叶的汁水吧。”

沈紫冥作无知状:“花叶的汁水也会这么多吗?”

“景氏!阿冥说得对,这不可能是叶子汁,只能是你去了厨房!”

第二章 惩继母,罚“庶妹”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