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喜事突变

  闻言,所有人皆是一愣。

落曦送给落倩的东西,落曦的丫头又来抢,这什么和什么?

落梵的脸微微柔软了些,他转身看向落曦冷若冰霜的面容:“曦儿,你怎么也不管管你的丫头,任她偷了你送给大姐姐的一片心意呢?”

落曦冷冷的扯唇:“事情还没有查清楚,爹就一口咬定是夕颜偷了戒指,请问爹,可曾想到,女儿是否真的送了戒指给大姐姐?”

“三妹妹,你怎么能这么说?那樱花戒指,不是你前日赠与姐姐,祝福姐姐的吗?”落倩的声音有些受伤的感觉。

落曦不屑的应道:“那樱花戒指是我娘的遗物,不知大姐姐是有多抬举自己,认为一个小小的庶女,也配拿着丞相夫人的遗物?”

“够了!”叶陌凡极度的不耐烦,狠狠瞪了眼刘氏,开口,“那戒指将军府自是不缺的,作为将军夫人,太过财迷岂不有失体统?起轿!”

“不可。”刘氏咬了咬牙,上前一步还是阻住了。

“刘氏,你是不是太过贪财?”这时落梵也不耐烦了,他就说么,若是落曦嫁过去,就没有这么多事了。

刘氏自知这一次恐是失手,但只要在那丫头身上搜到了戒指,一切就有余地。是以,她吐了口气,屈膝:“老爷,只要搜了这丫头的身,一切自见分晓。”

见刘氏信誓旦旦,眼里还隐含忧伤凄婉,落梵不由心软。他挥手:“罢了,勿要耽误吉时,由你去吧。”

“不曾想丞相竟是个偏私的,何时给刘氏个平妻之位,我等也好去庆祝庆祝?”叶陌凡讽道,百姓皆是一静,骚动不安。

“叶将军,你我两家大喜的日子何需这般互相挤兑?刘姨娘也是为了我好,是以,事关三妹妹,不弄清楚怎么行?”落倩适时的解除了尴尬,妙语连珠的劝告不觉让人多了几分好感。

刘氏的丫头佩珥缓缓走向夕颜,却被淡色的身影拦住,抬头望去,竟是对上了落曦似笑非笑的眼神:“刘姨娘,这搜人的事怎么好劳驾你的人呢?”

“三小姐莫不是怕了?三小姐放宽心,事情不会牵连到你,又不是你指使的。”刘氏淡淡一笑,话中有话让人不由疑惑,浮想联翩。

“呵呵。”落曦嗤之以鼻的笑了一声,“刘姨娘想太多了。怎么说你也只是半个主子,怎能让下人的下人来搜嫡小姐一等丫头的身呢?还是你亲自来吧。”

“是啊,三姐姐此话有理。刘氏,请吧。”落驿冰凉的声音冷到骨子里,无形中的压迫让刘氏心里下意识的动了动。

无碍。

刘氏淡淡笑了笑,左右一会儿她就笑不出了,何不先将她捧高些,不然怎能看到她摔惨?心下喜悦万分,向着夕颜一步步走过去。她停了步,伸手就往夕颜的荷包掏去,触到那个坚硬的物什时,漾出一抹了然的笑。她掏出那东西,转身跪在地上:“老爷,正是这戒指。”

落梵脸色暗了暗,正欲说什么,忽听落驿冷冷道:“刘氏,嫁祸嫡女罪该如何,想必你有分寸。”

刘氏淡淡开口:“无须五少爷担心,事已至此,明哲保身才重要。”掩下眸中欣喜之意,低垂了眸,暗有所指。

围观的百姓且有了窃窃私语——未曾想他们帝都第一才女竟是这样的人,纵是此事与她无关,底下的人这般不知廉耻,想必她也好不到哪去。况且,此事真与她无关吗?

“落曦!”落梵低沉的喊了一声,不怒自威的冷道,“这便是你管教底下人的法子吗?”

“是或不是,父亲连那戒指都未曾看过,就咬定是我的。我又何必辩解。”落曦不为所动,衣衫微动,“若那戒指不是我的呢?若是我说……”落曦缓缓扫视周围一众人等,朱唇轻启,“那戒指就在我身上呢?有谁,信么?”

“三小姐你……”刘氏瞪大了眼,不祥的预感袭来,眼见落曦缓缓掏出那枚白色的樱花戒指,不由看向自己手中的东西——

的确是樱花戒指,图纹形状、大小尺寸都是一模一样,却独独——

是,黑色的。

怎么可能呢?怎么会这样!她下意识抬头看向落曦,却瞥见她眼中似笑非笑的嘲讽。

“老爷,这……这是那丫头动了手脚,这……”刘氏讷讷的想解释什么,却终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刘氏,你一天到晚不得安生,处处阻挠这婚事。若是你不愿女儿嫁入将军府,此事作罢即可。”落梵此刻浓眉紧锁,他本以为这刘氏信誓旦旦的能找出些什么把这场子圆过去,没想到,竟是这样的结果。

“老爷,婢妾不是这个意思……婢妾……”关系到女儿的幸福,刘氏气焰立刻降了一半,自称也卑谦下来,“定是,定是三小姐怕牵连到自己,提前动了手脚,才会让奸人有机可乘……”

“曦儿?”落梵略有些尴尬的转身看落曦,怎么什么事都能扯到这个嫡女身上?

“动了手脚?那么姨娘手中的奸人又是指谁?是我,还是我院里的丫头?”落曦若有若无的勾起一个冷清的笑容,“我不过是怕有些人不安好心,就等着有人上钩,果然就有人中了计。不过我没有怪姨娘的意思。”说着她弯腰去扶刘氏,却在那一瞬间,压低声音玩味的笑道,“奸人么,我这里是有,不过是谁派来的呢?你就不曾想过,若我将那奸人收为己用而你又不知,又会如何?”

“你……”刘氏有些不可思议的吐出一个字,终是掩了去,站起来笑道,“三小姐大人大量,不愧是我们丞相府的嫡女。”

“这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了么?”落璃在一旁不甘心的问道,她就是看不惯落曦这种云淡风轻处变不惊的样子,更忍不了娘无条件的服软。

“那,四妹妹觉得该如何?”落曦饶有兴致的回头,似笑非笑的问道。

“事情到底出在三姐姐这里,丫头偷窃到底是上不得台面的,不如妹妹替姐姐代劳,将这丫头管教管教?”落璃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呵呵。四妹妹,你听过,嫡庶有别么?”落曦仿佛听了一个笑话,捂唇笑道。

“事情解决了也该走了吧……”刘氏生怕冲动的落璃惹出什么事,忙出声道。然而此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

那人下马行礼:“少爷,出事了!”

叶陌凡闻言一惊,忙下马扯住那人的袖子:“福春,是不是我爹出事了?怎么回事?”

被唤作福春的少年墨发轻束,一身黑衣简洁干脆。他淡薄消瘦的唇缓缓吐出的,却是惊雷般的字眼:“老爷已经,辞世离去了。”

事出意外,别说不知情的人,就连联姻两家都愣住了。本来叶府的叶允秋身子就不好,两家是想着借此事冲冲喜,叶允秋这几日身子也有了好转。今日叶府宴请百官,他一时贪杯,又听见别人说迎亲队伍出了事,旧病发作,酒精刺激下,府医还没有来,就已经归西了。

叶陌凡闭上眼,将拳头捏得咯咯作响。在福春淡淡的不含感情的叙述中,周围的气氛渐渐冷了下来。

“右丞相,我父亲的事你也知道了,今日不适完婚,改期吧。”叶陌凡跨上马大喊一声,“回府。”

百姓渐渐散开,窃窃私语。落府的人没想到一个多月的准备付诸东流,看着落倩愣愣的样子,不知是喜是悲。

“大姐姐,我先回。”落璃不喜这个大姐是人尽皆知,如今发生这么多事也不知安慰,难免凉薄。

属于大婚的东西都取了下来,那身华丽的嫁衣和配套的首饰了无痕迹,很快便没有人再谈论此事。自然,这都是后话。

叶府的张灯结彩变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条白绫在空中飞舞。

叶陌凡木然的看着百官离开大门外,避之不及的远离这个是非之地。他闭上了眼,深呼一口气,再睁眼已是一片森然。

“儿子……”他的娘亲冯氏眼眶通红的走过来,“咱们离开吧,带上钱,一起——”

“你自己走吧!”叶陌凡打断冯氏,最终还是离不开贪财么?他极度厌恶眼前生了他,却也只是生了他的母亲,“要走,母亲知会儿子一声,自有八抬大轿送您。不过,我们叶家的钱,与你是无份了。福春,送。”

落府。

“倩儿?”刘氏有些心疼的轻唤一声,自回了倩阁,落倩就一直蹲坐在地,一动也不动,“倩儿你放心,娘一定让那个丫头给你偿了这笔帐。”

“娘……”落倩的声音带着浓重的压抑,“为什么我永远比不上她?”

浓浓的不甘和无奈去,交织在她心里。小时候那个人就是那么突出,帝都第一才女,容貌又是如此动人,所以无论她们怎么陷害,到最后都是徒劳。就算后来变得如此冷漠,却还是完美如奇迹。实际上呢?若她不是嫡女,又能怎么样呢?能比自己好出多少?

“娘,我要杀了她。”

第二章、喜事突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