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膳食风波

  “安夫人到——”一声高喝,引得落曦微微抬头。手中的医书放了下去,她自美人榻上坐起,柳眉微皱。

安夫人?安路侯府与落府一向无甚交集,此次来的便是……

“见过安夫人。”落曦起身,微微欠了身道。

落烟忙扶起了落曦,笑道:“曦儿和我客气什么,都是自家人。”

“原来是姑母。”落倩及笄礼上落曦见了落烟,也就是近几年的事,自然是记得的,“姑母快坐。”

“上次见你,还是个小姑娘,如今长大了,竟是如此的标致。就连这气质,也是随了夫人……”落烟拉着落曦打量几眼方才笑道。

可不是么。落曦虽还年幼,却是个美人坯子。她身姿窈窕,玲珑有致;肤若凝脂,白皙的皮肤吹弹可破,散发着淡淡的光泽;墨发如漆,长长的顺着优雅的后背蜿蜒而下,青涩,却一根不乱。而她的容颜无疑是所有的亮点,瓜子般的脸上细腻白皙,柳眉纤细,凤眼深邃,她的鼻高挺着,粉唇既不妖艳亦不浅显,极是自然。清冷的双眼上是浓厚的微微上翘的睫毛,随着眼的波动,轻捷展翅。十指修长,掌心细腻,指甲经过精心的修剪,白皙与红润交织着,极是动人。整个人仿佛有一股魔力一般,让人看了一眼便念念不忘。她周身仿佛环绕着光彩一般,冷淡而孤傲,清冷而淡漠。

落曦早已换下了刚才那身衣裳,此时她身着一件妃色撒花烟罗衫,头发简单的挽着,一支玉镶红宝石簪子贴在其上,淡淡的羊脂白玉的镯子套在腕上,清新淡雅,却又高贵动人。

闻言,落曦淡淡一笑:“姑母哪里话,真是取笑落曦了。”

“你这丫头啊。”落烟笑了笑,看着落曦眼中一望无际的冰冷,不由轻叹了一声。

“小姐,可以传膳了。”夕颜走进来向两人行了礼,然后才道。

“传吧。”落曦点头示意夕颜退下,回身看着落烟笑道,“姑母若不嫌弃,便在这儿用膳吧。”

“曦儿这是哪的话,整个相府谁人不晓曦苑风水极好,又是整个府中最好的住处?哪谈得上嫌弃呢?”落烟嗔道。

落曦淡淡的笑了笑,凄凉哀伤的眸低垂着掩下所有情绪。一年前这里还遭受了一场火灾,而那天……

“姑母快坐。”落曦吩咐菱若看茶,便进了内屋,片刻后出来,手中拿了个紫檀木的盒子。

“姑母,听说弦孺马上要及笄了?”落曦轻轻打开木盒,几许哀伤划过眼眸,“这是我娘亲手做给我那未出世的弟弟的,奈何世事无常……这,便代我转送给弦孺吧。”

细看去,一支极普通的墨玉簪摆在丝绸上。落烟轻拾起那小巧的物什,惊喜的抚上简单的墨玉:“里头竟还藏着颗夜明珠,你娘,真是有心……”

当年段氏生了一儿一女龙凤胎,三年后又怀孕,当时府医诊治,断定又是一个男胎。段氏便做了两枚玉簪,一支留给落驿,另一支则是留给未出世的孩子。

奈何造化弄人,许是段氏这一生太过幸运——儿女成双,夫君宠爱,所以她的结局只能惨淡——一尸两命。

这世间,又有几个人是圆满呢?

她的命运,又可会与段氏相同?

天命巫女,是否真的是命定?

落曦颤抖了一下,轻轻合上木盒的盖子,强笑道:“那便用膳吧。”

夕颜和菱若带着几个膳房的丫头走进来,往桌上摆了些食物。落曦淡淡一眼看去,冷道:“其余的呢?”

领头的丫头不明所以:“这就是三小姐每日的俸例啊。”

珍珠翡翠银耳,合欢汤,桂花糖藕,水晶冬瓜饺。

简单的四个菜,散发着淡然的光泽,看着极是诱人,更多的却是平淡。

落曦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那个丫头,伸手向食盒触去。

“三小姐使不得啊!”那丫头惊慌的避开,却被夕颜抓住,动弹不得。

落曦缓缓打开食盒,里面赫然放着几样菜。

翡翠芹香虾饺皇,珍珠玫瑰汤圆,莲叶羹,花开富贵。

都是些普通的食物,却都是落曦每日吩咐必须有的。

“大胆!”落曦陡然出声,几个丫头立时跪了下去,在嗜血般目光的注视下,冷汗涔涔,不多时,贴身的衣裳便如水洗一般湿透了。

“你们好大的胆子,克扣小姐的俸例,可是不想活了?”菱若本忙着换冰,听见了动静赶来一瞧,竟是这番场景,心下气血翻涌,当场便斥道。

落曦阴沉着脸,周身恍若散发着冷气,嗜血的眸子里划过一抹讽刺:“且说说看,是谁给你们胆子这么做的?”

“回三小姐,今日厨房里菜式本就不够,大小姐又……”依旧是那个丫头,低声解释着,眼睛偷偷打量落曦,见她神色如常才继续说着,“又遭此打击,没什么胃口……刘姨娘便吩咐奴婢等备下几样点心送去,列出的单子,刚好都是每日三小姐要的……”

声音越发低下去,最后,几乎是听不清了。

落烟有些恼了,但毕竟十年经验,于是她转口劝道:“算了曦儿,不过是些吃食,何苦与那等卑贱之躯计较?由她们去吧。”

这刘氏以一个姨娘的身份,竟能使右相侧目,拿了整个相府的中馈不说,打压嫡出却还不被指责,手段必然不低,落曦和她计较,难免吃亏。

落曦却蓦地冷笑起来:“今日是吃食,昨日是住处,那明日呢?嫡女的位置?还是我的命?”

四下无声。

“来人,把爷爷奶奶请来,传刘氏。”落曦回身躺回美人榻,夕颜上来拉上纱幔,粉紫色的幔子淡淡隔绝了两个空间,立刻有人去通知老夫人和刘氏了。

“若和叶家的婚事不成,朝野中还有哪几个给你效忠?”毕竟是朝堂上打拼了几十年的护国大臣,落远钐看得极远,当下便问道。

“爹,这事不一定没有余地,叶家一个小小的将军府,届时向皇上求一道圣旨,还怕他叶陌凡抗旨不成?”落梵颇有些不满,淡淡挥手,“只是眼下,怕他说成什么都不愿娶倩儿了吧?”

“若他依旧承认这婚事,倒不妨事,随意找个庶女嫁了便是。”徐氏闻言不甚在意的摆手,道。生在这样的家庭,这些庶子庶女的作用就只有——联姻。

落梵沉默一会儿,也知这是唯一的解决办法,只得点了点头。

“参见老爷子,老夫人,老爷。”忽的一丫头走进来,行了个礼,“老爷子,老夫人,曦小姐请你们过去一趟,说是关于……刘姨娘。”

徐氏站起身,眼里有些怒色:“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刘氏,我还未和她算账,她竟找麻烦找到了曦儿那边。走,去看看她弄了什么幺蛾子。”

落远钐也站起来,虽未说什么,但也跟着离开了。临走前,目光意味不明的看了落梵一眼。

一想起夜间刘氏妖媚而楚楚动人的样子,以及她今天惹下的祸端,落梵便忍不住皱眉。抬步走了上去,嘴角一抹冷笑——落曦,这次,你又想做什么?你以为,他还会允许么?

“老爷子,老夫人,老爷到——”小厮的声音极高,隔着老远,落曦便已经听见。

“来得倒快。”落曦缓缓放下手中的医书,藕臂拨开层层纱幔与各色珠帘,看向一直屈膝行礼的刘氏,冷冷一笑,“听见了么?刘姨娘,父亲也来了。”

刘氏眼中浮出几分欣喜,但她依然低眉顺眼的垂着头:“婢妾自然相信,老爷会保婢妾安好,三小姐,还请放心。”

落烟不屑的走出门去迎接,落曦则是一脸厌嫌的盯着刘氏。

落远钐、徐氏和落梵缓缓步入正厅,就看见一个人影摔了过来。

刘氏软软的倒在地上,满脸**的泪水,头发散乱着,凄楚动人;她一身缕金挑线纱裙,把优美的身姿与娇嫩的皮肤展露无疑。右手处一块乌黑的颜色,更是昭示了她的委屈。刘氏用帕子轻拭了下额头,这才抬起头见礼:“老爷子,老夫人,老爷。”

酥酥软软的声音,让落梵身子猛地颤抖。这才看到刘氏额间的血迹,此刻,血液正滔滔不绝,染红了地面。

此刻落曦走出来,她扫了一眼刘氏,却是一脸诧异:“刘姨娘,你好好的躺在地上做什么?也不看看是谁来了么?见过爷爷奶奶,爹。”

几句话将自己撇的一干二净,落曦淡淡的嘲讽一笑,瞄过刘氏错愕的眼神。

到底是落梵放在心尖上宠了多年的女人,若是没有手段,一切就显得荒谬。刘氏一脸恐慌退后两步,不住的磕头:“三小姐,你怎样对婢妾都好,可千万不要加害大小姐啊……婢妾知道你是怨大小姐抢了你的婚事……可这凌云国,不一直是长姐先嫁的么?三小姐大人大量,就饶了婢妾吧……”

落曦不置可否的轻摇头,一抹无奈的笑意呈现。她轻移莲步,走到刘氏面前,弯下腰去,微微顿了顿,才笑道:“刘姨娘,你的戏演得不够好呢。你怎么不扇自己一巴掌,再诬陷说是我打的呢?”

说罢手抬起,对准刘氏那娇嫩的脸狠狠打了上去。

第五章、膳食风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