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各番景象

  刘氏闻言不由火冒三丈。好在多年来在相府学来的本事不是白学的,该忍的时候不得放肆,她还是知道的。于是笑道:“婢妾自然不敢居功。只是周氏不过犯了这么一点小错,三小姐就要处死她,传出去只怕会坏了三小姐的名声。”

“小错?”落曦冷冷一笑,“不守礼数是小事么?如此说来,那不知姨娘今日公然陷害嫡女,该当何罪啊?”

“婢妾是一时糊涂才……”刘氏自知圆不过去,聪明的转了话题,“不过三小姐毕竟是相府千金,和一个奴才斤斤计较,岂不有失身份?”

“干你何事?”落曦扯唇,满眼尽是嘲讽。

“三小姐此言差矣。三小姐贵为相府嫡女,一举一动代表的是咱们相府。”咱们二字咬得极重,似是想示威似的,刘氏淡淡的笑着说,“婢妾身为相府的人,怎能说不关婢妾的事呢?”

落曦倒真有些佩服刘氏了。她挥手道:“刘姨娘起来说话。”

刘氏自以为落曦示弱了,站起来又不知好歹的补了一句:“三小姐以后做事,不要冲动才好。”

却不知她这句话,给落曦铺了一条反败为胜的路。落曦淡笑,没有一丝温度,冰冷的目光让人从头凉到脚:“刘氏,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冲动了?”

“婢妾……”

“你一个姨娘,嫡女做事你百般阻挠也就罢了,如今竟敢指责我,你真以为你管着中馈就成了夫人么?还是说你觉得有了爹的宠爱便可以无法无天?我们凌云国向来以礼数为重,你身为相府中人竟敢如此不把凌云国的法律放在眼里,你好大的胆子!”刘氏刚开口就被落曦打断,逐句听来,刘氏不由心惊。落曦说的虽然不好听却是句句属实,若是闹到落梵那里,保不齐她的正妻梦就泡汤了,她倒不要紧,可她的两个女儿又怎么办呢?庶女是没什么身份的,就算是为了女儿,她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

思及此,刘氏屈膝,一脸惶恐的说道:“是婢妾的错,求三小姐,求三小姐开恩哪。”

落曦淡淡的看不出喜怒,盯着刘氏仿佛就把她洞悉了。那眼神太像从前的夫人段氏,也是这样的平静,冷漠,带着无尽的高傲。

许久落曦才缓缓出声:“刘氏你可愿交出中馈权?”

“三小姐开恩哪!”刘氏顿时慌了神,腿一软几乎快要跪倒,是真正的恐惧。

落曦嗤笑:“你既不是真心求罚,又有何用?不过你若是把本小姐院子的管理权交给我,我倒是可以考虑守口如瓶。”

刘氏震惊,她一个嫡女竟然也会乘人之危?

只是,落曦不是圣人,她不会预知未来,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站稳脚跟,还有复仇。所以她没有精力去要一个无谓的保证,她要的是她需要的,至少,当下需要的。乘人之危也好,危言耸听也罢,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子,不是摊上嫡女二字就应该完美圣洁的,她做不到。

“婢妾……”刘氏咬了咬牙,总比失去这掌管中馈的权利好,“婢妾愿意。”

“退下吧,本小姐还有事。至于她们么……”落曦起身扶起刘氏,低声道,“我也该换水了不是?”

“三小姐说的是。”刘氏笑得有些难看,应承了一句,“婢妾告退。”

换水,那她这几年来安插的人手只怕是都白费了。不过那又怎样呢,她要换人,自己再安几个进去不就行了?回身看着菱茉没有一丝表情:“你回去。”

“夫人……”菱茉愣住,这样回去她只有死路一条。

刘氏不耐烦的看她一眼,头也不回离开了。

菱茉回去的时候正好看见两个侍卫把周嬷嬷拖出去,周氏还高呼着:“三小姐饶命啊,三小姐!”

深呼一口气,菱茉微微颤抖着进屋,低眉顺眼的行礼。

“跪下。”落曦不凉不热的一句话飘了出来。

菱茉腿一抖,跪倒在地,脸色惨白如纸:“三小姐饶命!”

“饶命?”落曦玩味似的笑了笑,转而又变成了一片冰凉,“没想到你演得还真是好,若我今日不是为难了周氏,你还要装多久?”

菱茉自知理亏,一言不发。

落曦不再说什么,只是挥手:“打五十大板,扔出府去。”

两个侍卫走过来拉走菱茉,菱茉也只是顺从的跟上去。

她从很早以前就已经想过要死。逼不得已为刘氏卖命,背叛曾经待自己极好的主子,她怎么能安心?刘氏给了她很多钱,可是换不回良心,她就日日被金钱的诱惑和内心的谴责折磨着,不知何时才是尽头。如今,落曦知道了真相,她反倒心安了。想必她被打死了,母亲就不会被刘氏胁迫了罢。重视回头看了一眼落曦,轻轻跪下,磕了三个头:“菱茉辜负小姐信任,罪该万死。今在此谢小姐不杀之恩,愿以命交换,只求小姐救奴婢的母亲。”

落曦听着这话,无喜亦无悲。直到菱茉的身影远去,她才微微点头。

收回思绪,落曦冷冽的眼神扫过这十几个丫头:“还有谁和她二人一样,或是不愿留在曦苑,立刻说明。不愿留的,卖身契和月银各自拿好,离开曦苑。”

眼看着十几个丫头陆续离开,落曦只是漠然的笑笑。她不需要数量,要的是质量。所以就算只剩下两个人,她也照用不误。思及此,回身看着安静的夕颜和菱若:“你们不走?”

菱若跪下,一脸冷静:“奴婢母亲的命是小姐给的,奴婢也就是小姐的人。就算小姐赶奴婢走,奴婢也不会离开。奴婢知道,小姐是做大事的人,奴婢,愿为小姐肝脑涂地,万死不辞!”

落曦点头,看向夕颜。夕颜只是平顺的行礼,字字坚毅,却又如同誓言:“要我生便生,命我死即死。从此,愿以命相助,绝无怨言。”

誓死追随。

落曦笑了,发自内心的笑。这么久以来,她第一次尝试笑。明艳如阳光,一闪即逝。

璃园。

“四姐姐,说到底那也是你亲姐姐,你当真不去看看么?”落佩坐在梨木椅上,双眉微皱,语气极是关心,眸子里却是没有一丝担忧。

落璃呆坐在美人榻上,闻言,皱眉抬起头去,视线被水蓝的纱幔阻住,只隐约看见人影。她冷哼一声:“何须我去?你可看见姨娘巴巴的跑去安慰了?今日若换做我,只怕她连一个字都懒得说吧。”

落佩端起茶杯,骨瓷的光泽映在眸中,她轻啜了口茶,唇边蔓开若有若无的笑意,道:“四姐姐只怕是误会了刘姨娘,她待你和大姐姐不都是一样的么。”

落璃欲拿帕子的手一顿。她眉头皱起,起身,藕臂拨开朦胧的纱幔,不咸不淡的问了句:“你倒是知晓得清楚么?”

落佩身子微僵,却是笑得灿烂:“姨娘待你好,旁人自是看得出,只是严厉些罢了。”

“严厉么?”落璃愣了愣,喃喃道,忆及这些年,那个她应该唤作娘的女人,从未给过她一丝笑容,甚至与她说句话,都是勉强。可是对待落倩呢,什么好的都是先给她用,她喜欢的不遗余力,不喜欢的也同样厌恶,就连对付落曦,也只是……她眸色微暗,却因着这些年来的教育没有出声。

“四姐姐,妹妹还有些事,就先走了,四姐姐保重身体。”落佩依旧挂着得体的笑容,眸间带着些意味不明的含义,“妹妹斗胆送姐姐一句话,有个词,叫捧杀。”

落璃还未回过神,就见落佩起了身,行礼后,转身出去了。

——捧杀!

“丢人败兴!”徐氏气得头有些痛了,手一挥一个瓷瓶落地,碎成几瓣儿,里面的几束荷花也软软的瘫了下去。

“娘也别气了。”落梵脸色也有些阴沉,着人收拾了地面,劝道,“叶家只说延迟,并未解除这婚事,应该还有余地。”

落远钐不满的扫了儿子一眼:“你这丞相是怎么当的?他叶陌凡的意思就是解除婚约,哪里的余地?凌云国有守孝三年的国法,你还让落倩等着不成?”

“我就说落曦嫁过去,可你,唉!”徐氏欲言又止,苦苦一叹,“如今可好,全帝都都在看相府的笑话!”

落梵冷笑:“爹娘放心,他们不敢。”

“旁人你能制约,难不成还能管着百姓的风言风语?”自内室走出一个青衣女子,眉眼温婉间带着丝高贵和成熟,金色的步摇在头上摇曳着,雍容大度,美目流盼。

“烟儿?”落梵愣了愣,“你怎么回来了?”

眼前的落烟是落梵的妹妹,也是落远钐和徐氏的嫡出女儿。早在十一年前她便嫁去了安路侯府,回来的极少,怎么今日?

“今日落府不是嫁女么?我和寞孰说回来看看,不想出了这么大的乱子,索性我便回来了。”落烟轻轻捂唇一笑。

“落府的事你不用操心,赶紧回府去吧。”徐氏却是向来不喜欢这女儿——嫁出去的女儿就如泼出去的水,回来做什么?

“怎么说我也姓落。”落烟淡然的开口,“我去看看曦儿,若是行的话便嫁给我家孺儿罢。”

“胡闹!”落远钐也沉下了脸,“休要胡说。”

落烟则是撇了撇嘴,径自离开了。

第四章、各番景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