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月色渐凉

  叶釉慢慢的走到床边,月色朦胧。

她一身轻罗白纱柔裙上是浅银色月光似的碎花纹。开得盛意恣肆,在水银样点点流泻下来的清朗星光下有一股说不出的冷傲。花瓣上似有点点白雪,晶莹剔透,映着白玉般的蕊。

“不要问我我怎么回事。我问你问题,你只管回答。”风过,叶釉三千青丝随风而起。遗世独立,绝世傲然。

“嗯……”小丫头弱弱的跪在地上颤颤颤。

叶釉嘴角上扬,挑起一丝邪魅的笑容。“那么,第一个问题,你是?”

“回禀小姐,奴婢、奴婢……奴婢是夏至。”芙蓉泪潸潸的摸着面庞。

“这里是何地?”叶釉的眼神聚焦在芙蓉的脸上。

“这里是云落大陆……云落大陆以武为尊,灵力分为赤、橙、黄、绿、蓝、靛、紫。赤灵为最低,紫灵为最高。每一阶灵力也分十阶。大陆上除了有云落、雪霁、风沉、夜未四个国家的统治者以外,还有统治九州大陆的九州天子。小姐是云落国仙蕙长公主的女儿,老爷是云落国的北相国。小姐的母亲长公主仙逝,府里的夫人小姐们不过小姐不用担心,长公主府在长公主仙逝之后,还是长公主府。继长公主之后,小姐是公主的女儿,被冠的是‘叶’氏,而老爷与其他小姐们冠的都是‘北’氏,夫人们虽猖狂,可小姐还是长公主府的主人。”夏至泪水渐干,坐端正了回应叶釉。

“我娘既是长公主,为何我的待遇如斯?北府情况如何?”

“仙蕙长公主她……七年前病逝了……而后六年,原本府里最有可能被立为正室的二夫人兰氏也没有扶正。去年,老爷新纳了暮雪阁的花魁姬娇玉为十一夫人。二夫人气的不得了,三夫人四夫人都偷着乐呢。”

“这玉夫人,还有点本事。”

“玉夫人容貌倾城,能歌善舞的,被老爷当心尖尖儿上的人宠着。去年玉夫人年芳不过十九,今年也有二十了。正是年轻,才今年初春……肚子就有了好消息,已有孕五个月了。不过玉夫人嚣张跋扈到极点,平日里都没人敢惹她。玉夫人仗着自己肚子争气,挺着个大肚子,没少做欺负人的事。小姐要小心!还有兰夫人,兰夫人表面上看上去很仁慈善良,其实兰夫人很狠毒的!”夏至一双大眼睛朦朦胧胧的氤氲着水汽,急地跳了起来。

“还有还有,兰夫人生了大少爷和大小姐,月夫人有三小姐,梅夫人有五小姐六小姐。老爷膝下男丁单薄,对玉夫人这一胎很是重视,就盼着她肚子争气,生个公子出来。”

“嗯。”叶釉淡淡地点点头。“你先出去,我想一人呆着。”

“是。”夏至退了出去,“嘎吱——”伴随长长的沧桑收尾声,破旧不堪的木门关上了。

南风乍起的时节,叶釉一袭轻薄的单衣仍不能阻止凉意的轻拂。只是那凉的触觉并不叫人觉得冷,而是一种淡淡宁和的舒畅。暮时的菊,清新恬淡如雨渐落,亦是无声无息,袅袅娆绕萦绕于鬓角鼻尖,令人心凉。

叶釉望月。无限沉思。

“恐怕……这是一场穿越。”怡怡然立在西窗下,发如黑云轻散四开。月色渐凉,浅浅的白云缓缓遮住月。月儿心也凉,犹抱飘云半遮面。

“我……要小心了。”

无数细小的半透明白花瓣从屋外的老树上撒下,轻轻栖落在她随风而飞扬的青丝间。

“嘎吱——”木门被轻轻推开,绿衣的夏至走了进来。

“小姐,刚刚兰夫人派人来禀报,说明日会在流苏台举办家宴。兰夫人言简意赅,望小姐能来。”夏至澄澈的双眸望着叶釉,眼中的忧伤如同被扑湿的天鹅羽翼,惨淡而沉重。

“我知道你的意思。不过,我倒是想见识见识。”她邪魅地一笑,有遗世独立的风姿,更有魅惑众生的风韵。

——————————————————————————————————

月色渐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