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纪念你的茶社

  新年的第一天阳光明媚,那温和的曦阳透过窗户撒入房间,照到小书的床上。冬日里的阳光分外暖和,让人想去拥抱。沐浴在阳光里的小书转动了一下身体拿起棉被盖过头,遮住那刺眼的阳光继续睡。已经是十点多了,她还没有要起床的意思。最近她确实是太累了,年尾赶设计图让她忙疯了,所以也好几个月没有去茶舍了。在她迷迷糊糊的睡梦中隐隐约约听到电话在响,她吃力地转过身伸手到梳妆台拿过到手机,揉了一下半咪着的眼睛,然后瞅了瞅电话的屏幕,原来是辰如的的来电。

“怎么啦?那么早打电话来扰人清梦。”小书用很不耐烦的语气说。

“还没有起床吗?表现在已经十点多了,怎么今天那么能睡,平时你都是晚睡早起的。”电话那头辰如说道。

“哦,是哦。十点多了,原来已经那么晚了。”小书看了看手表说。

“快点起床梳洗一下,吃个早饭然后到店里去。刚刚接到姑妈的电话,她说过了茶舍和客户谈事情,顺便想见见你。”辰如一本正经地叮嘱她说。

“什么?林董在店里,还要找我?”此时的小书听这个消息瞬间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激动,那些懒洋洋的睡意虫也被赶到九霄云外去了。

“你快点起床啦,我已经给晓薇打过电话叫她好好招待了。你快点赶过去,不要让姑妈久等了。我这边有事先忙,晚点再聊。”说完辰如就匆忙地挂了电话了。

“喂喂,你还没有说你姑妈找我干嘛?”还没有等小书说完就听到电话那头嘟嘟的响音。

什么嘛,好好的假期还要我去应酬,也不说为什么要见我。挂了电话后小书就一直念叨着,而且一副忐忑不安的样子。或许是害怕林董又会干涉她和辰如之间的事情吧,因为像林董那样强悍又温情的人物小书确实很难招架。许小书急忙起床梳洗了一下,从冰霜里取出一瓶牛奶放到微波炉里叮了一下拿着就出门了。她本来想化个淡妆的,但是想到要林董久等又害怕,于是就不加修饰地出门了。

“师傅,麻烦到嘉兴路的三草堂。”小书急急忙忙地走到楼下拦住一辆计程车。

去茶舍的道路是必经商学院的,每次坐车经过学校小书都会多看几眼。前几年茶舍刚开的时候她每次经过都会落泪,很多次想下车进去走走,但始终没有勇气。毕业那么多年了,她没有进去过一次。其实伤害她的并不是这座校园,而是这座校园勾勒起的往事可以让她哭成泪人。学校的风景依旧,学校依旧承载那段往事的温情,只是故事的主角却天各一方了。

“刚刚经过商学院的时候我发现小姐一直盯着那个门口,好像满肚子心事的样子。”司机先生察觉小书的不妥,于是斗胆问了一句。

“大学的时候在那里上学了,只是好多年没有回去了。”小书感慨地说。

“肯定是想到前男朋友了吧,现在很多大学生在学校里谈了恋爱都会留下遗憾的。”司机打趣说。

“师傅说笑了。”小书微微一笑尴尬地说。师傅也是性情中人,他通过车镜子看了看小书,看到她脸上露出几分伤感,知道小书不愿意多说也就没有继续说下去了。

经过二十几分钟的车程终于到了茶舍了,小书付了车钱就急忙走了进去。她一进门晓薇就迎上来说“姐,你终于来了,林董问了几次你到了没有。她在兰苑,你快点进去吧。”

“晓薇,里面有多少人,还有辰如哥有没有交代说林董过来干嘛的?”小书细细地询问她。

“兰苑就林董一个人,之前还有一个客人的,但是你来之前不久就走了。辰如哥也没有说什么,就是叫我好好招待一下。”晓薇说。

“好的,你帮我备一份红茶过来,那上次辰如从云南带回来的老树红茶。”小书说完就往兰苑走去了。

她站在兰苑的门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平静了一下心情然后敲门。

“请进。”房间里传来那种熟悉的声音,是辰如姑妈的声音。

“林董,您好。”小书走进房间礼貌性地打招呼说。

“小书你过来啦,坐吧。都是一家人了,不要叫林董了,像辰如一叫我姑妈吧。以前你都是叫我姑妈的,怎么现在又改口了。”林秋桦面带微笑温和地说。

“现在不敢了。”小书压低着声调说。

“我今天找你就是想和你谈谈你和辰如的事情,以前我希望你叫我姑妈,现在也是一样。你也明白辰如和程倩的交往只是一种交易,虽然他们的结合对公司有益但是我希望我的侄子能拥有真正的幸福。所以如果你答应嫁到我们林家??????。”

“我不嫁。”还没有等林秋桦说完小书就抢着答话了。

“你这个孩子怎么这样执拗,再说我家辰如哪里不如你那个慕华啦。这些年辰如为你做的事情看着我都心都痛了,你怎么就不懂得珍惜眼前的呢。”一下子林秋桦激动起来,放开声调大声说着。

“林董,感情的事情是不能勉强的,你也年轻过,你应该懂我的。”小书也不甘示弱,她已经不止一次在林秋桦的面前捍卫她的感情了。

“我就是懂才没有逼辰如结婚,你知道辰如等了你那么多年我也没有给你压力,但是你总不能耽搁他一生啊。”此时林秋桦已经气到不得了。

说得正激动的时候突然有人敲门,打破了她们唇枪舌战的战争。

“进来吧。”小书冷冷地说

“姐,这是你要的茶叶。”晓薇进来把茶叶递过去轻声说。

“好,谢谢。你先出去吧。”小书说完就接过茶叶。

“呃,还有刚刚林总打电话来叫我过来问问两位,要不要冲两杯绿茶进来给你们降降火。”晓薇闻着这满屋子的火药味兢兢战战地说。

“大冷天喝什么绿茶,出去回个电话给林总,跟他说他要是有那么多闲情就加把劲娶个媳妇回家,不用我这个老人家给他瞎操心。”听了晓薇的话林秋桦就更加生气了。

“好,我知道了。林董您也要帮林总加加油。我也想小书姐快点出嫁。”晓薇说完冲着小书做了个鬼脸就出去了。

“越来越不像话,说话都不经大脑。”小书嘴里嘀咕着晓薇。

“他们都是和我一样心痛辰如,就你这个丫头心肠硬。”林秋桦听到小书嘀咕的话继续给她施加心理压力。

“林董,我们不说这个问题了,我给你冲一道红茶解解乏。”小书自知是自己的不对,也不好意思再气林秋桦了。她在上海的这些日子也是多亏她的照顾,一直以来林秋桦就把她当家人一样看待。这个大概就是爱屋及乌的缘故吧。

“哎,我就知道劝不动你。但是你和辰如的事情也要做个了断了。我就这个侄子,他父母去世得早,我辛辛苦苦把他抚养成人,现在就是天天盼着他能成个家。但是你们两个却总是不让我称心。”说到伤心处林秋桦眼泪就掉落下来了。

“林董,我知道了,等辰如回来我会好好和他谈谈,我们之间的事情也要做个了断了。”小书低着头内疚地说。

“小书,你是个好孩子,我不是想为难你。我想好了,如果你真的不想嫁给辰如我会帮你找回你曾经的幸福的。”林秋桦说这话让小书觉得不可思议,什么叫帮我找回曾经的幸福。

“林董,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小书疑惑地问。

“没什么,辰如有和你说过参加年会的事情吧?到时候记得出席就可以了。茶不喝了,下午还有事情我要先走了。”说完林秋桦就起身准备离开。

“林董我送你。”小书看着林秋桦起身也跟着连忙站起来。

“还是叫我姑妈吧,不用那么见外,就算你和辰如走不到一起我也会把你当家人一样对待的。”林秋桦牵着小书的轻轻拍了几下说。

“嗯,谢谢姑妈。”那时候的小书感动不已,在那一刻她真的很想如林秋桦所愿嫁给辰如,辰如摆在眼前是实实在在可以触及的幸福,而他的慕华就像遥不可及的繁星一样,遥遥不可及。

送走了林秋桦小书拖着沉重的身子慢慢走回店里,她还在思考着刚刚的谈话,那时候的片刻感动真的让她觉得很开心。在漫不经心地走着时,突然晓薇那个爱管闲事的人凑过了挽着小书的手说“姐,和林董谈得怎样?其实我觉得你嫁给辰如哥挺好的,他长得那么帅气,高高瘦瘦的,身材也是一级棒,最重要的是他还那么有钱。”晓薇一直都是辰如的铁杆粉丝,估计如果不是因为有小书这个人存在她早就对辰如有所行动了。

“晓薇,我发现我几个月没有过来茶舍你都成了辰如的心腹了,尽帮他说好话。”小书取笑她说。

“谁让你那么久不过来,现在这个茶舍的员工都以为辰如哥才是老板了。我们这几个月都受他关照不少,自然要帮他说好话。”晓薇得意洋洋地说。

“好,那你们这个月的工资叫林辰如给你们发。反正在你们心里他才是老板,我什么都不是。”小书酸溜溜地说。

“嘻嘻,姐你别开玩笑了,我就是随便说说,别往心里去。”晓薇嬉皮笑脸地扯着小书的手说。

“好啦,说正经的。最近店里有什么重要事情没有?”小书一下子就进入当老板的角色严肃地问。

“有辰如哥打理着一切都很好。就是最近有个遇到一个奇怪的客人,他每次过来都说想见见这个茶舍的女主人。我们推了他很多次,但是他晚上还是经常过来坐,而且每次过来就问你有没有在。”晓薇认真地说。

“他认识我吗?他有没有说找我有什么事情?”小书带着奇怪的语气问。

“那个客人第一次来店里的时候无意间走到“篱园”,于是就问了我很多事情。可能是“篱园”上写的字引起他的注意吧。”晓薇说到“篱园”的事情让小书的心情一下子变沉重了。

“姐,辰如哥说把“篱园”重新改造一下,他在做设计图了。”晓薇看着小书凝重的表情轻轻地说。

“暂时先不要动“篱园”让我再想一下吧。我还没有吃早餐呢,你叫人帮我备一些糕点到“篱园”。还有,去把账本那给我。”说完小书就朝“篱园”那边走去。

这个茶舍是一个不一样的茶社,它不追求茶叶的品质,也不去传承茶文化,它只是一个希望故事可以继续延续的空间。茶社的名字叫“思舍人”。”舍人是慕华的另一个名字,读书的时候慕华给小书写的信署名就是“舍人”二字。那时候小书还问过他为什么要叫“舍人”,慕华也没有回答,只是说一个代词而已,没有特别意思。但是小书后来发现慕华只有给她的信件里才会写“舍人”两个字,于是她又觉得这两个字肯定有深一层的意思。茶舍一共一百多平方,正门走进来就是二十多平方的大厅,大厅的正中间摆着一张长方形的茶桌。侧边有三个小房间分别是兰苑,梅苑,竹苑。正对着大厅的上方有一个小小的吧台,还摆了几张高椅子。茶舍里还陈设着一些茶叶和瓷器,那些都是中国传统的东西,都是小书很喜欢的元素。在吧台的后面另设了一个几个平方的小房间,就是刚刚晓薇提到的“篱园。”篱园的设计很特别,房子中间摆的茶桌是透明的玻璃状的,是一种特殊的材质做的,把手放上去还有一种冰凉的感觉。篱园的风格和外面茶舍的风格不太一样,墙上挂了很多乱涂鸦的画,那些画是在”篱园”留下过故事的人画的。总体整个空间还是属于简约型的,也没有带什么其他的装饰。但是很多经过篱园的人都会对篱园产生的兴趣,因为篱园的外墙刻了几个寓意深远的字:“等你的故事屋”。篱园本来是小书用了做咨询工作的工作室,她觉得每个有心理障碍的人内心都隐藏着一个悲伤的故事,所以她希望可以让那些求助者可以说出他们的故事,从而得到缓解。可惜的是小书并没有去考心理咨询师资格证,所有房子就有了另外的一个用途。有时候小书会用一个小黑板在门口做一个小广告,写着:“我为你免费沏一杯茶,你给我讲一段往事。”刚开始的时候不是很多人进来,因为有很多人都会觉得不好意思说自己的故事,当然也有一些人是进来蹭茶喝的,随便编几句话就算了。但是小书在篱园里招待的客人当中也交到很多知心的茶友。现代人的生活压力越来越大,很多人都需要找个地方静一静,找个人可以聊聊天放松一下,而篱园就可以提供这样的一个安逸舒心的空间给他们。渐渐地慕名而来茶舍的人越来越多了,茶叶的消耗很大,渐渐店铺入不敷出。虽然小书的念头是很好,可惜那些理想里的东西没有现实的支撑终究只是梦话。所有后来篱园就停止了接待顾客了。于是就空置了很久,只是偶尔小书过来的时候会在里面办公,或是喝茶。

小书走进篱园,这个房子还是那么干净明亮,看来晓薇她们每天都有仔细地打扫。她突然觉得自己很没用,因为这个店不能承载别人的故事,只能给自己一个寄托能延续自己的故事。于是她想起了大学的时候和慕华说开店的事情。在大学的时候小书就半开玩笑地和慕华说:“等将来经济允许的的时候我就开一间茶叶店作为我的工作室。”那时候慕华说:“等你考到心理咨询师资格证我就送一间店铺给你给你。但是我不希望你仅仅是把她当成你工作的地方,我想你留一个空间出来给我,让我上班觉得疲惫了能去哪里静静地喝你给我泡的茶,享受你温暖的拥抱。”所有这个茶舍只能给她自己一个希望,她希望慕华回来后可以来这里歇息,累的时候有个安歇的地方。小书希望她可以在这个茶色里完成那些他们约定的故事。所以她想把篱园留给慕华,她并不想改变这里的一切。

第二章 纪念你的茶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